景德镇市张炳祥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2103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原创 董亮

70余年前,当新中国如日初升地喷薄而出时,无数景德镇陶瓷艺人压抑已久的创作热情被彻底点燃,他们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或描绘、或雕塑,以真挚的内心去歌颂伟大的时代。对于这些曾经抱有封建文人思想信仰和工匠精神的艺人们来说,无疑是一场精神与灵魂的时代洗礼与改造。

70余年来,无论是20后、30后、40后……,还是80后、90后、00后,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与伟大的时代风云际会,在个人与时代的同频共振中,谱写出一个又一个属于个人但依附于时代的精彩而曲折的奋斗故事,并将志存高远、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代代相传、永续不熄。

个人与时代

传承时代血脉

在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不同的地域呈现出显著的有别其他地域的内在气质,这种内在气质的形成并不单纯来自于这一地域最辉煌的时期,还有逆境中的奋发图强,从而积累起丰厚的世代相承的精神面貌与文化血脉。景德镇,作为我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以陶瓷而享誉千年,既有着足以震动世界的辉煌的元、明、清时代,也有着初兴的唐、五代时期以及衰败的近现代时期,在成千上万陶瓷匠人的共同努力下,凝聚成“大器成景、厚德立镇”的景德镇精神。

地域精神离不开传承,尤其是景德镇这样一座手工业之城。在教育并不发达的封建与半封建时代,只有通过口口相传、言传身教,才能将精湛的工艺技能、深邃的文化内核代代相承,而在教育发达的今天,传承不再局限于家族,而是辐射至每个有为青年。

个人与时代

当年中国轻工部陶研所艺术室的一群“年轻人”

(左起金玉岳、戴荣华、张育贤、张彬、

徐子印、涂金水、张炳祥、袁迪中)

60余年前的戴荣华,正是这样一位青年。从景德镇陶瓷学院求学至轻工业陶瓷研究所工作,走过的似乎是一条“学院派”成长之路,然而纵观他的作品,却将景德镇传统陶瓷艺术的精髓深深地融入,从中可看出长期而艰苦的传承,这得益于当时的学院和研究所集聚了一大批景德镇传统陶瓷精英以及严谨的传统陶瓷技能培训。学院派的背景则又使得戴荣华在传承中融入了更多时代思考,承古而不泥古,在传统古彩、粉彩的工笔重彩中,摆脱历史陈规和程式而呈现新意,也只有这样,传承才具有真正的意义。

景德镇精神的传承,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与提倡,更离不开成千上万的个人践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传播者与弘扬者,以戴荣华这样的先辈为榜样,主动地承担起传承时代血脉的重责,汇聚成推动景德镇陶瓷艺术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动力。

记录时代轨迹

个人与时代

31岁时的陈海澄

记录者的缺乏,一直以来限制着人们对景德镇千年陶瓷史的详尽了解,人们通过凤毛麟角的几部著作以管窥,其中不乏以讹传讹之处,而更多的则是借助于考古资料和博物馆藏品,而静态的物质遗产无法诉说全部的故事。于是,全面、鲜活地记录景德镇历史,为一批生于斯、长于斯的有识之士视为责任与使命,陈海澄即是其中之一。

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景德镇中等窑户人家的陈海澄,整个少年时代都在景德镇的窑房中摸爬嬉戏,家道中落时曾在坯房、窑房中做工,对这些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景德镇传统手工艺技能与设备有着极深的感情。当时代剧烈变化时,过去的事物也将迅速消失,上世纪50年代,景德镇陶瓷进入到现代大工业时代,大工厂、机械化的生产模式全面替代小作坊、手工化的生产方式。有感于此,曾任景德镇市政协文史办公室主任的陈海澄,感觉有必要将即将逝去的景德镇传统手工艺及相关的民风民俗真实完整地记录下来,于是有了一本堪称巨著的《景德镇瓷录》。从1990年开始酝酿,1994年正式动笔,陈海澄用了10年时间完成《景德镇瓷录》全书写作。这本长达 40余万字的大型史料专著,记录了清末至民国年间景德镇陶瓷各行业的传统面貌以及工艺工序,其中的许多文字记录,属于“抢救性”的挖掘工作。

个人与时代

“昌南三部曲”丛书封面

与陈海澄一样,愿意用笔和心记录景德镇时代轨迹的文字工作者并不在少数,这也使得景德镇的历史变得日益明晰起来。当代70余年来,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景德镇陶瓷发生了许多新的深刻变化,记录好过去时代的景德镇故事,陈海澄为我们做出了表率,记录好当今时代的景德镇故事,同样也是景德镇文字工作者的历史使命与责任。

描绘时代画卷

个人与时代

《关于梦.可能的细节》

160*300cm

李林洪

凡是看过李林洪山水瓷画作品的人,都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作品中所蕴含的积极自由的磅礴力量,张扬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奋斗信念和对生命个体意识的尊重,而这些,正是新时期时代精神的主旋律。

任何一个时代的瓷画作品,都应该是对时代风貌的鲜明展现,譬如挥洒遒劲的元青花折射的是蒙古帝国的豪迈雄浑、华美奢华的乾隆粉彩呈现的则是大清盛世的风采,然而,当我们看到仿古风盛行的清末时期瓷画作品,却不得不说,有些时代的瓷画工作者受制于时势,并未完成自己的使命。

那么,对我们所处伟大时代的描绘,瓷画艺术家是否完成了使命?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多元包容的时代,也因此,展现时代精神的方式也是多样化的,只要心中充满对祖国伟大复兴事业的真挚热爱,瓷画家手中的巧笔便一定能够为时代描绘出五彩画卷。我们看到,许多瓷画家在作品中积极弘扬自然之美、人文之美、生活之美,优美的作品传达着广大人民寻梦的理想和追梦的奋斗,并坚守民族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明基因。

个人与时代

《山无棱》

160*300cm

李林洪

从个体看,李林洪的瓷画作品是卓尔不群的,但从时代的角度来看,他的作品却和同时代瓷画家的作品一样,是时代精神的体现与象征,只不过经过了自身内心加以解读,并以个性化的技法与语言加以充分地表达,而这正是当前优秀瓷画家的共性特征。

虽然,在瓷画领域当中,充斥着大量的平庸之作,甚至是逆时代而行之作以及洋奴之作,但这些作品绝非时代的主流,体现时代精神的作品才是主流,代表着时代以及瓷画发展方向。正是这些充满正能量的优秀瓷画作品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生动的时代画卷,激励着人们、感动着人们,践行着为人民泼墨挥毫、为时代描绘画卷的创作宗旨与理念。

塑造时代形象

个人与时代

姚永康

从为伟人塑像开始,姚永康的陶瓷雕塑作品即与时代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无论是写实风格,还是写意风格,塑造的是一个个富有鲜活生命力的时代形象,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是《世纪娃》系列作品,是以充满民俗化的元素展现富有时代审美情怀的世纪之作。

自原始时代开始,中国陶瓷雕塑即已萌生,并走过了数千年,留下了烙印有深深时代痕迹的无数撼世精品,尤其是秦始皇陵兵马俑,呈现的是穷兵黩武的一代雄风。直至建国初期,陶瓷雕塑的时代印迹依然是鲜明而显著的。不过,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现代陶艺的深入发展,照搬西方现代陶艺的陶瓷雕塑作品屡见不鲜,甚至堂而皇之地在美术界主流中窃踞席位,这些与中国时代主旋律不合拍现象的出现,显然不利于中国陶瓷雕塑的健康发展。所幸的是,仍有一大批优秀的陶瓷雕塑艺术家在坚持民族化的方式,不照搬西方、不无病呻吟,以积极奋进的艺术形象塑造和展示着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而真正代表陶瓷雕塑新时代气象和前进方向的正是他们的作品。

个人与时代

《陶》

材质:匣钵土,姚永康作于1985年

以陶瓷雕塑展现时代新形象,并非只是简单的新瓶装旧酒,抑或是旧瓶装新酒,雕塑主体应当不断地主动汲取新的创作理念和新的思想,不断升级换代自身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在作品中塑造属于自我的心灵主观空间和客观世界空间,并与时代主旋律相接轨,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与时俱进。姚永康无疑为我们做出了一个典范,人们说,他带走了一个时代,一个有姚永康艺术的时代,但在他的作品中,也永恒地留下了一个时代。

本文选自《东方陶瓷》杂志2020年第一辑“陶艺脊梁”栏目,讲述分别在陶瓷绘画、雕塑、工艺发展史研究、设计等领域作出重大贡献、已经离世的几位老人。

《个人与时代》为引言式开篇,栏目其它文章包括《李林洪:山不辞石,故能成其高》《姚永康:初无着落,后得安慰》《父亲的灯光:忆慈父戴荣华先生二三事》《陈海澄:书写,不仅是为了纪念》《张守智:我还需要点时间》。

来源:瓷器街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zhxx/22896.html

上一篇上一篇:宜春意特陶瓷(宜春百特陶瓷)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