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陶瓷酒瓶(切割陶瓷酒瓶小妙招)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1067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酒数百箱!济宁一造假团伙被判刑

齐鲁网·闪电新闻4月25日讯 山东微山湖酒业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省微山县境内,是当地一家知名企业,该企业微山湖品牌白酒在当地有较高知名度,销量很好。不法分子瞄准了这一“商机”,大肆冒用微山湖牌注册商标仿造微山湖精品酒并对外销售。微山县检察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对该造假团伙提起公诉。近日,曲阜市人民法院依法做出一审判决。

造假“五人组”

梁孟是微山当地的酒水销售商,也是该造假团伙的骨干成员。据杨许供述,2019年3月的一天,梁孟在电话里问他想不想挣些钱,并提出了“制造”微山湖牌木盒酒的想法,“收些酒瓶子,刷刷,再灌点酒就成了,一天弄个三五箱,掺着我们家的酒一起卖,谁能知道。”在梁孟的“开导”下,杨许觉得这是一条生财之道,便答应与对方“合作”。

两人当时商量,这件事情他们俩干,不让第三人参与。本以为事情很简单,谁曾想却出了“意外状况”。“酒瓶是一次性的,收回来的酒瓶子不能重复使用。”杨许说,要造假酒就得找人造酒瓶子,造酒瓶子需要钱,但他俩当时都没钱,左思右想,他们打算拉杨石入伙。饭桌上,他们跟杨石说了这个想法,没想到对方爽快答应,“管,那就一起干。”

三人约定了出资事宜,可没想到,梁孟迟迟拿不出钱来,造假还是缺少“启动资金”。为了凑齐资金,杨许向刘歌借了些钱。借钱时,杨许顺便邀请刘歌入伙,“共图大业”,刘歌很心动,约定好分成后就加入了造假队伍。

再后来,为了扩大销路,杨许联系到朱昊,让他帮忙卖酒。“我说了这个是假酒,挣了钱平分。”杨许说,朱昊经不住利益的诱惑,同意帮忙卖假酒。

随着朱昊的加入,造假“五人组”正式形成,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们上演了一场疯狂的“造假秀”。

疯狂造假被抓获

造假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从租房子到联系仿制酒盒、酒瓶等物品,从购买原酒到自行灌装,从货物运输到拓展销路,造假“五人组”异常忙碌。

造假团队内部有较为明确的分工。据杨许供述,他和刘歌主要负责前期作案工具准备及酒水灌装;梁孟、杨石和朱昊负责送货、开拓销路。由于梁孟做过酒水生意,他还会到现场“指导”酒水灌装。杨许供述说,在团队的“合作”下,仿造出的假酒陆续销售至微山县城区及欢城镇、昭阳街道等地的超市。

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酒数百箱!济宁一造假团伙被判刑

大量假酒涌入市场对微山湖正品酒造成了一定影响。案发前两个月,微山湖酒城区总代理裴发就意识到情况不对,“代理的微山湖木盒酒老是卖不出去。”裴发说,他不确定具体情况,只是怀疑杨石等人参与造假酒,于是他偷偷进行了调查。在取得初步证据后,裴发到微山县公安局报了案。2019年8月,微山县公安局决定对微山湖酒注册商标被冒用案立案侦查。杨许等5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到案,并对涉嫌假冒微山湖注册商标的犯罪事实予以供认。

据调查核实,自2019年4月至2019年8月15日案发,短短4个多月的时间,杨许等5人共计仿造、销售假冒微山湖精品木盒酒635箱,销售金额16.2万余元。期间,朱昊在销售假冒微山湖精品木盒酒时将自家中的假冒微山湖铁盒特曲酒100箱一并销售,销售金额1.7万余元。

假冒注册商标获实刑

2019年11月,该案移送微山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微山湖酒业是辖区知名企业,品牌有较高知名度,我院高度重视案件办理,专门召开检委会进行研究。”案件承办检察官、微山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宋永强说,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检察机关立足检察职能,办好此类案件,打击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就是对企业最有力的保护。

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酒数百箱!济宁一造假团伙被判刑

根据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关于在全市推进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工作的有关意见,2019年12月,该案由微山县检察院直接向曲阜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微山县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杨许等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冒用微山湖牌注册商标仿造微山湖精品酒予以销售,情节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20年3月,曲阜市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杨许等5人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分别被判处一年至二年二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至八万五千元不等。

闪电新闻记者 李蕾 济宁报道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zhxx/22713.html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瓷体与其它陶瓷系在审美技术上的相互交流和影响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