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景德镇陶瓷酒坛(景德镇陶瓷酒瓶酒坛)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1970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夏日午后,眼看暴雨将至。中坛陶瓷公司的场院里,三辆大货车正在加紧装货,准备连夜把一批陶坛送往茅台镇。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负责装车的司机,都是这条运输线上来回跑了数年甚至一二十年的老师傅,但问及这批陶坛具体去向,他们都只回答“我刚来的,不了解”。

如果刨根问底,脾气好的司机会晦暗不明地告诉你一句:“茅台镇上的小酒厂”。

在这里,每批货的流向都算是商业机密——尤其当买主是大酒厂时。

土陶小镇



中坛陶瓷位于四川省自贡市荣县,这里是“中国(西部)陶都”。每年全国大小酒厂所用的储酒陶坛,有40%左右产自这里。这意味着,近半个中国白酒行业,都被装在荣县的坛子里。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而这40%,又几乎都集中于荣县铁厂镇——如今已迁往高山镇的中坛陶瓷,是少数从铁厂镇外迁的陶厂之一。这是当地土陶产业发展、成熟和竞争的结果。

从名字也能猜出,铁厂镇是产过铁的。这里的煤、铁、陶土矿资源都很丰富,也是荣县最早开发矿冶的地方。镇上的曹家坪村,有一处西汉时期的冶铁遗址,当地人称“铁炉嘴”,铁厂之名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在铁厂镇的历史上长河里,烧陶比冶铁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如今这里也是家家户户依赖土陶为生,至少有80%的人从事陶业。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铁厂镇

铁厂镇不大,拢共只有两条街,几分钟便能从头走到尾。临街的店铺,门口都有几只陶坛,种着花卉绿植,据说是政府发给大家的。两条街的交界处,矗立着两个巨大的陶坛,坛体刻字“土陶之乡”。

“土陶之乡”的土陶制作技术始于秦汉,到宋代趋于鼎盛。彼时西南所用之陶,皆出于此。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在铁厂镇,沿途很少能看到田地庄稼,陶厂却鳞次栉比,大大小小的坛子整齐排列在路旁。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及以前,铁厂人都是挑着坛子沿山路走出去,最远能到成都,沿街叫卖换来针、线、毛线等日用品。再挑着这些轻巧货物到自贡、内江、乐山一带,卖给供销社一类的店铺,一趟下来要一周左右。

不愿走远路的,就挑着坛子到附近其他乡镇,换些大米、玉米、麦子、胡豆等粮食。

铁厂镇上的村民,历来没有多少种粮食的,大都靠着坛坛罐罐过活。原因无他,就因为这里的陶土质量好,做陶坛总比种庄稼来得轻松。这种陶土摸起来手感细腻如面粉,当地人称之为高岭土。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实际上,高岭土是因景德镇高岭村而得名,其色洁白,与偏棕灰色的荣县陶土并不一样。至于后者为什么也叫高岭土,可能因为其中含有高岭石成分,或许也有荣县土与景德镇土质量相当的意思在其中。

除了景德镇,还有一个以陶器出名的地方,便是宜兴。宜兴紫砂的生产与发展依赖于得天独厚的矿物资源条件,但数年前紫砂矿物原料的供给已面临巨大挑战。

荣县陶土随之成为候选的紫砂原料供应地。

有研究表明,荣县陶土具有紫砂陶器应用的工艺性质和条件,可作为一种具有高附加开发利用价值的紫砂矿物资源。言下之意,荣县的陶土只用来做粗陶,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尽管绝大部分铁厂人并不了解这些研究,但他们深信一点:荣县的土就是最好的陶器原料。

储量丰富的优质陶土资源,世世代代滋养着铁厂人。

静默的两千年


王天艺是铁厂镇劳武村的“陶二代”,对每家陶厂都熟门熟路。

“这是我舅舅家的,这是老表家的,几乎所有人都沾亲带故,亲戚也大部分在搞这行。”

他径直把我们带到多营陶业,也就是他老表向大春家里。

向家在铁厂镇算比较特殊的存在,因为手艺是“祖传”的。向大春的爷爷向南武是这一行里元老级的人物,其父亲、爷爷、太爷爷再往上,也都一辈子和泥巴打交道。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向南武(左)、向选财(中)、向大春(右)三代制陶人

1954年,铁厂镇国营五四陶厂成立,整个镇上的制陶工艺基本都是从这里传出去的。向南武也是在这一年进厂。

“当年五四陶厂曾生产过硫酸罐,工艺达到了能装浓硫酸的程度。”向大春说。那时谁家父母在五四陶厂工作,这家的孩子在路上就能“横着走”。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五四陶厂老厂房

不过,陶厂的工资并不高。1961年,向南武成为五四陶厂的四级工人,最高是六级,月薪却只有32元。

迫于生计,向南武离厂去了宜宾、观音等地做活,因为这些地方陶工稀缺,一个月最多能拿到100多元。

打拼20多年,向南武逐渐积累起一笔原始资金。恰逢国家政策开放,允许私人办厂,向南武在1987年开办了多营陶业。在此之前,向家祖辈都是给别人做工,直到他这一代,才算是用祖传手艺创了业,一年也有几十万收入。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多营陶业

而王天艺的父亲王盛,也是铁厂镇上从陶工到厂长的典型。今年51岁的他,从13岁到陶厂学徒算起,已经捏了近40年的泥巴。

刚开始学手艺时,王盛也挑过坛子去卖。当年一个高度10公分的小坛子卖价1毛3分8,品相次一点的卖7分。现在同样规格的坛子,卖价涨到了5元,30多年间翻了三四十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出师的王盛,决定跟人合伙拱窑办厂。自己拉砖盖起了土窑,却没钱买设备。又去新疆打了半年工,攒了不到两千块回铁厂,办起了王盛陶厂(盛艺陶业前身)。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王天艺在自家的盛艺陶业

镇上的第一批陶厂,基本都是这样办起来的。

如果从秦汉时期算起,过去两千多年,铁厂镇基本都处于静默的、缓慢的手工业时代。五四陶厂的开办算是一次跨步,但铁厂镇真正开始工业化发展,至今不过十年时间。

一朝蜕变



2010年至2012年,是铁厂镇制陶业的第一个发展高峰。这段时期的兴旺,直接功劳要归于距离铁厂镇100多公里外的内江隆昌。

同属于中国酒坛主产地,隆昌的土陶产业发展要早于荣县不少。据说隆昌的石桥陶厂,已经和茅台合作了二十余年。茅台所用的千斤坛,都由这家陶厂生产,自然也带动茅台镇其他酒厂都使用隆昌陶坛。

2010年,白酒行业正处于蓬勃的黄金十年,隆昌陶坛需求量陡增,产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隆昌的陶厂便来到铁厂镇寻求合作。也就是说,铁厂镇最早大批量向酒厂供货,是作为隆昌的“大后方”开始的。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按王天艺的说法,“那会儿大家都是发了财的”。这也是铁厂镇陶厂数量激增的一段时期。

吨坛也在这时候出现。此前铁厂镇生产的酒坛均以中小规格为主,千斤坛也不算多。后来吨坛成为铁厂镇的特色产品,比如五粮液这样的大酒厂,就采购吨坛居多。

2013年对铁厂镇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在此之前,铁厂镇上的陶厂多是以家庭为单位,并且基本处于自由生长状态。

王盛当年从新疆赚钱回来拱的窑,是烧煤炭的倒焰窑,彼时铁厂镇上用的都是这种传统窑。烧过的煤炭和破损的坛罐废料日积月累在河边堆积如山,甚至有的路面也是由煤炭碴废料铺就的。

落后的技术和环境污染,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铁厂镇陶业的发展。

2013年铁厂镇进行了一场环保大整治,38家烧传统窑的小陶厂一夜间关停,最后重组为9家土陶公司。当时,王盛陶厂就和其他几家陶厂一起组成了荣县青白陶业有限公司。

随后启动大规模技改,倒焰窑被更加现代化的天然气隧道窑(也称辊道窑)和梭式窑替代,传统手工制作进一步向现代化生产靠拢。

“茅台镇上的酒厂”都用这里产的酒坛

这场改革,叫停了传统窑,也叫停了当时快速发展的铁厂镇陶业。

但真正致命的打击,并不是这次动荡,而是白酒行业从2013年开始的断崖式下滑,这让铁厂镇在后来的几年里,都喘不过气来。

王天艺2015年退伍带回来的一万多元退伍费,都给了王盛发工钱,但也只是杯水车薪。

不过也是在这段时间,铁厂镇陶业逐渐脱离原始形态,不只是经营模式、工艺技术,更是认知上的。

从那场改革起,每家陶厂都要把自己的产品送到成都去检测。摸了一辈子泥巴的制陶人,才终于明白这泥巴好在哪里。即便是没读过书的,也能大致说出来陶土中含有的硒、铁、锌、钙等元素,并将陶坛储酒的妙处说得头头是道。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zhxx/22378.html

上一篇上一篇:瓷器陶艺学习(陶艺珍品款瓷器 年代)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