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文景德镇怎么写(书的篆文怎么写)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2075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1982年,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在御窑厂南院东侧(原市政府南大门的东墙边)的一道沟中发现永乐刻款白瓷靶盏等。

1983~1984年珠山中路翻修马路时,又在沟南清理发掘,清理面积180平方米,出土了大量可以复原的永乐瓷器。

明永乐御窑瓷


这一处文化堆积层分为6层。

其中:

第3层为白色沙土层,出土17块一面施有甜白釉的折角瓷砖。根据相关文献推断这些瓷砖为永乐十七年以前南京修建大报恩寺白塔所用之塔砖;

第4层为淡红土夹沙层,厚约5~45厘米,其中杂有少量的白瓷残片和青花盘残片,几个高足杯底心印有“永乐年制”四字篆文款;

第5层为白瓷残片层,厚5~55厘米,出土了大量的僧帽壶、碗、折沿盘等,白釉高足杯残足110件,刻或印有“永乐年制”四字篆文款的有71件,同时出土有白釉盘口长颈瓶、梅瓶、鸡心扁瓶、方流鸡心扁壶、折肩深腹执壶、四系矮壶等以及仿伊斯兰金属器形之白釉单把水罐、方流直颈长壶、扁壶、珠顶双环耳盖皿、八方烛台等。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锥花僧帽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白釉八方烛台


1984年,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在御窑厂南院西侧(原市政府南大门以西)约16~36米的珠山路人行横道上(该地为明御厂之公馆岭遗址),为配合基建,抢救性发掘了约290平方米。出土物仍以永乐甜白釉瓷为主。

但品种已较前期大为丰富,甜白之外,还有红釉、红地白花、青花釉里红、甜白矾红彩、孔雀绿彩、红绿彩、高温黄褐彩、绿地褐彩及黄地绿彩等品种。

器形以碗、盘、高足杯、梨形壶等实用器为多;

陈设瓷有青花龙纹玉壶春瓶,特异造型的白釉三壶连通器、釉里红笔盒、青花梵文大勺等也出土于此地,并首次出现海兽纹、三鱼纹等,祭红地白龙纹靶盏、碗、盘也为该期独创之物。


1987年,在御窑厂西墙东司岭下的明初填土中发现两块釉里红盘口长颈瓶残片,一口沿釉里红书“永乐元……供养”,另一书“永乐四年……供养。

明永乐御窑瓷

这是迄今所见的最早永乐官窑釉里红瓷器纪年标本。


1988年4~5月,为配合在中华路铺设煤气管道工程,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在御窑厂遗址东门边的一段长9米、宽约1.2米、深约1.9米的沟道中发现了永乐和明初瓷器残片。

该沟道中根据土色地层可分为4层,其中第3层出土了青花折枝牡丹纹折沿盘、青花缠枝莲纹折沿菱口盘、青花折枝花卉纹盖罐等,由于该层下面紧贴出土洪武釉里红大盘、罐的洪武地层,从而确定此层为永乐早期堆积。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湖石鸡冠花纹大窝盘


1994年6~8月,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配合景德镇市政府在中华路修建七层高楼工程,在御窑厂东院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360平方米。

该地文化堆积分为9层,在第4层和第6层之间有两片较为集中的瓷片堆积,其中90%以上的瓷片都能对合复原。


这些瓷器可分两类:

一类胎体厚重,器形硕大,料色灰淡,画笔劲健,为明初官窑瓷器,即洪武瓷器,有釉里红缠枝花卉大碗等;

另一类胎釉细腻,器形丰富,胎壁较薄,青料深蓝并微有晕散,画风潇洒飘逸,为永乐中期以前器物,品种有青花、白釉金彩、白釉绿彩等。

其中罕见的器物有影青刻海浪青花龙纹罐、青花花卉纹盖皿、青花海浪仙山双耳三足炉、青花缠枝牡丹纹大窝盘、松竹梅纹大窝盘和湖石鸡冠纹大窝盘等。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海浪仙山双耳三足炉


1999年7月,在御窑厂遗址西南侧(东司岭西约20米处),因基建挖地基时发现明永乐瓷片堆积,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对这一堆积作了清理,发掘了长约4.6米,宽约2.3米的探坑。

该地地层可分为4层,其中第3层为永乐瓷片堆积层,厚约20厘米。出土的永乐瓷片有青花、釉里红、白釉、黑釉等品种,其中有青花龙纹海水歇爵山盘、青花海水刻白龙纹梅瓶,红釉梨形壶,白釉瓷镈,黑釉“永乐二十一年”铭双耳三足炉等。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红地白龙纹梨形壶


2003年,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单位,对景德镇明清御窑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发掘地点在珠山北麓,发掘面积788平方米。

此次发掘出土明洪武中期到永乐时期的葫芦形窑6座、落选御品埋藏坑16个和落选御品5大片。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黄地锥绿龙纹梨形壶


明永乐御窑瓷

关于出土的永乐官窑瓷器


根据1987年出土两块永乐釉里红“元年…”、“四年…”铭标本,印证《明史·成祖一》中有建文四年“诏:今年以洪武三十五年为纪,明年为永乐元年”与明人王宗沐《江西省大志·陶政志》中谓“洪武三十五年始开窑烧造,解京供用,有御厂一所,官窑二十座” 记载,说明洪武三十五年(即永乐元年)明御厂便开始为朱棣烧造宫廷用瓷了。

从该标本看,其釉里红色调保留了洪武时代釉里红泛灰的特点,与永乐后期色调较纯正釉里红不同。

明永乐御窑瓷


这说明永乐官窑釉里红器有早、晚之分,其早期泛灰,后期则色调纯正。

出土的永乐官窑瓷器中以白瓷最多。

如:白釉荷叶盖罐、甜白釉盘口长颈瓶、白釉三壶连通器、白釉浮雕莲瓣纹束腰三足座、白釉带盖豆、白釉单把罐、白釉双耳扁壶、白釉八方烛台、白釉军持、白釉鸡心扁瓶、白釉方流鸡心壶、白釉方流直颈执壶、甜白釉折肩深腹执壶、甜白釉四系矮壶、甜白釉锥花僧帽壶、甜白釉花口洗、甜白釉梅瓶、甜白釉素面双环珠顶盖皿、甜白釉爵、甜白瓷砖,甜白釉锥花龙纹梨形壶等。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


根据这些出土永乐甜白瓷器来看,永乐帝似乎对甜白瓷甚为青睐,如《明大祖实录》永乐四年(1406年)十月丁末条记:“回回结牙思进玉碗,上不受,命礼部赐钞遣还,谓尚书郑赐曰:朕朝夕所用中国瓷器,洁素莹然,甚适于心,不必此也,况此物今库亦有之。”

还出土了一大批与郑和下西洋有关的瓷器。

计有环底双耳扁壶、三足雕花器座、八方烛台、直颈短流把壶、单把小罐、环底钵、筒状器座(又叫无挡尊)、青花龙纹扁瓶、青花花卉纹扁瓶、青花花卉纹执壶、釉里红花卉笔盒等,这些瓷器有些造型与十四世纪伊斯兰金属器十分相似,充满了异域风情。

明永乐御窑瓷



有不少品种不见于以往的考古资料和传世品,属于首次发现。

这对于研究永乐官窑瓷器有重要意义。

如,出土的绿彩灵枝竹叶纹器托、黄彩靶盏、矾红彩云风纹碗、绿地酱彩龙纹小碗、锥花红地绿龙纹小盘、金彩钵等,这些釉上彩瓷在工艺技术上有创新,为宣德斗彩的出现准备了工艺条件。

如,出土的永乐海水仙山纹香炉、永乐三壶连通器、永乐白瓷鎛,这些器物综合运用了镶、镂空、异形粘接等技术,这种娴熟的成型技术,好似用模范浇铸金属器皿一样,显示了永乐官窑高超的成型技术和造型能力。

明永乐御窑瓷

明代永乐白釉金彩花卉纹敛口钵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白釉军持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矾红云凤纹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白釉浮雕莲瓣纹束腰三足座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仿龙泉青釉净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黑釉四方盖盒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绿彩灵芝竹叶纹器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绿地酱彩龙纹小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金彩花口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并蒂莲纹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八出开光葡萄纹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菊纹小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莲纹罐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莲纹小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花卉纹大扁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牡丹纹大窝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缠枝莲纹玉壶春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瓜瓞纹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海浪刻白龙纹扁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梵文大勺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菊纹执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海浪仙山双耳三足炉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海浪白龙纹撇足梅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开光双桃纹执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荔枝纹窝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龙纹盖罐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双桃纹窝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双桃纹小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松树小景窝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伊斯兰花纹双耳扁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六出开光莲花纹花口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釉里红海浪三鱼纹高足杯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釉里红海兽纹高足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云龙纹爵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云凤纹高足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茶花纹双耳扁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菊花纹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花卉纹盖皿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灵芝纹花口杯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莲纹折沿盘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秋葵纹玉壶春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青花折枝花卉纹直口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盘口兽耳长颈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三壶连通器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四系矮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素面双环耳珠顶盖皿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折肩深腹执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锥花云龙纹梨形壶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甜白釉锥花云龙纹罐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鲜红地白云龙纹大碗


明永乐御窑瓷

明永乐红釉碗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pp/24659.html

上一篇上一篇:求购陶瓷信息(求购陶瓷花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