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国际陶瓷(潮州国际陶瓷交易中心地址)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4029个文字,大小约为18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国际博物馆协会将今年的主题定为“博物馆的力量”。

何为博物馆的力量?潮州市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馆长李炳炎在其个人开设博物馆里,完整地陈列出潮州4000多年的陶瓷史,他说:“你给我一日,我给你千年,这就是博物馆的力量。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李炳炎是潮州民间博物馆创建人之一。新世纪以来,国内收藏爱好者掀起了一股民间博物馆的建设热潮,李炳炎正是其中一员。

2016年,潮州启动建设“博物馆之城”,系列展馆至今已增至70家。其中,私人开设的民间博物馆和纳入“博物馆之城”中的艺术馆、展览馆等各类系列馆,已成为潮州“博物馆之城”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散落潮州各地的民间博物馆、各类系列馆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从情怀回归现实,这些博物馆的生存现状如何?未来发展路在何方?

动因:为家乡文化建“橱窗”

对古城潮州而言,17项国家级非遗、近40个工艺美术门类,让这座城市的博物馆类别天然地有了更多可能性。

地处潮州市潮安区浮洋镇的大吴村,是中国“三大泥塑”、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吴泥塑的发源地。这一技艺最先起源于南宋,至明清最为繁荣,彼时1000余人的大吴村里有泥塑艺人400多人。

如今的大吴村,“户户有作坊,人人会泥塑”的盛景已不再,但老艺人留下的作品仍在向后人讲述着大吴泥塑往日的辉煌。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潘幼芬及其丈夫吴克煌都是大吴村人,自小看着村里的老人捏泥塑,对大吴泥塑有着很深的亲切感。2016年,平日乐于收藏泥塑作品的吴克煌向妻子提议建设一座大吴泥塑博物馆,传播大吴泥塑文化。3年后,大吴泥塑博物馆正式完工,约1200平方米的展馆里陈列着一批大吴村老艺人制作的代表性作品,也囊括了不少年轻艺人的新作。

“大吴村有这么好的手艺和泥塑作品,它们需要一个平台去展示,让外地人有机会近距离感受这个非遗文化的魅力。”潘幼芬谈起参与建馆的初衷。

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馆长方云帆有着类似的体会。2017年春节期间,方云帆几位山东朋友到潮州过节,看到古城内家家户户在门口泡茶,甚是惊讶,不禁上前询问。

“这是在干嘛?”

“喝工夫茶。”

“什么是工夫茶?”

“……”

怎料,答者中即使是茶叶店店主也解释不上来。得知此事的方云帆“心里很不舒服”,朋友随口提起,“你正好在玩收藏,为何不办一个工夫茶的展馆,让外地人来到可以了解你们家乡的文化呢?”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开办一个工夫茶博物馆的念头就是在此时诞生的。方云帆随后四处搜寻潮州工夫茶文化书籍,用了5年时间研究整理出一张中华茶道发展史的时间轴、潮州工夫茶的形成历程。借助一家三代人收藏的400多件茶壶等藏品,他在古城一座旧宗祠里正式开办起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以从夏商周时期到当代的各式代表性茶具,展示中国茶道及潮州工夫茶的变迁。

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不远处便是李炳炎的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同为古玩收藏爱好者,李炳炎则主要热衷于收集古陶瓷。新世纪初,原本热衷于收集景德镇陶瓷的他无意中收到一件来自潮州的古陶瓷。惊讶于家乡陶瓷文化的精美之余,他开始做潮州古陶瓷的收集和研究,至今已有20多年。

为了完整还原潮州陶瓷发展史,李炳炎在全国甚至海外搜寻展品多年,又到潮州陶瓷产地枫溪区找了近300位老人做口述历史。经年累月,展馆藏品日益丰富,他本人也从一位陶瓷史研究的门外汉,逐渐成为陶瓷史研究专家。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博物馆成立至今,藏品全部由李炳炎个人收集而来,所有展览从选题到陈列,他也必亲自操刀。为了延续博物馆的生命力,他每两个月更新一次藏品,每年都策划新的主题展。

“展品如果不换人家看久了就有视觉疲劳。打个比方,人家今天来看了,再过两个月来看又一样,再过半年也一样,那人家就不来了。这样下去,博物馆不就没有生命力了吗?”李炳炎说。

现状:展览之外各有千秋

李炳炎的颐陶轩在古城牌坊街上已经开设了将近12年,如今这里不仅成了李炳炎做研究的场所,也成了他临时的家。此前,为了专注做潮州陶瓷史研究,李炳炎直接在博物馆里住下,一住就是10年。

收集展品开馆的过程,也是李炳炎慢慢解开潮州陶瓷史神秘面纱的过程。在枫溪区做完近300位老人的口述历史后,李炳炎梳理出各时期潮州的主要陶瓷品牌和工厂,再到古玩市场一一对应寻找。

“当我大概整理了一轮后,潮州近代几十年的陶瓷史就基本被我解开了,不同年代不同产品的特征一目了然。”李炳炎随即出版了《枫溪潮州窑(1860—1956)》一书,细致还原近代枫溪陶瓷史。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此后,一位新加坡游客的意外到访,又将李炳炎陶瓷史研究的视线移至东南亚。《宋代笔架山潮州窑》《枫溪潮州窑(1860—1956)》《近当代新马泰潮人陶瓷业研究》《潮瓷下南洋》……李炳炎的陶瓷史研究从潮州延伸至海外,将潮人出海谋生带去的陶瓷史也纳入研究范围。

近几年,李炳炎在忙着一个更重要的研究项目——《潮州陶瓷史》。在2018年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立项项目中,该项目通过立项,成为全省15个获立项的地方历史文化特色项目之一。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潮州人,特别是对古陶瓷有浓厚兴趣的民间首收藏爱好者,我很渴望解开潮州陶瓷历史的整个变化历程。每次拿到一个新的陶瓷藏品,我心里都非常欢喜。”在李炳炎看来,博物馆建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参观时带来的各种信息和建议,又为他做研究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与李炳炎不同,潘幼芬目前更倾向于把大吴泥塑博物馆作为泥塑体验基地。2019年,博物馆被授予潮州文化研学游基地。如今在博物馆二楼体验区,这里常常开展泥塑研学游等体验活动。仅2021年,就有1万多人走进博物馆体验泥塑制作,其中大部分是小学生。

“开展研学游的目的主要是让学生体验泥塑的乐趣。我们常常邀请大吴泥塑非遗传承人来给学生上课,他们玩得很开心。”潘幼芬介绍。

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也为游客深度体验工夫茶文化提供了机会。每天上午,博物馆里都有茶艺师现场展示潮州工夫茶21式冲泡法,下午则还原复刻明代煎茶法,甚至用唐代煮茶法煮出茶粥,供参观者品饮。一位来自澳洲的游客曾经无意间走进这里,喝完一碗茶粥离开后,他在全球背包客指南书上写下该博物馆的推荐。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在潮安区的信靠龙窑文化博物馆,博物馆本身已成为一个平台。馆长邢利祥多年前在父亲的劝说下回家接手龙窑,随后与这条60米长的窑洞开始了漫长的磨合和相伴。

龙窑又称长窑,是一种半连续式陶瓷烧成窑。在气窑、电窑被广泛应用的今天,龙窑这种古老的柴烧窑早已被市场残酷淘汰。邢利祥家的信靠龙窑是潮州现存为数不多的龙窑之一,如今已是文物保护单位。

为支撑龙窑的正常运营,邢利祥创办起气窑厂,自己也开始创作陶艺作品。国内外知名艺术家也因龙窑慕名而来,寻求合作,共同创作龙窑烧制的艺术品。信靠龙窑文化博物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起来的,这里收集了旧时工艺人和当代设计师创作的陶艺作品。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既是博物馆,也是平台。邢利祥在这里办过开窑节、龙窑公共艺术节,汇聚来自世界各地的陶艺家和教授;他甚至以龙窑为基础建立大学生创业基地,邀请陶艺毕业生到此创办个人工作室。邢利祥希望借此让更多人能参与到龙窑这个技艺中来,“让大家看到龙窑至今仍然是有生命力的。”

困境:博物馆领域的“潮式小作坊”

对潮州民间博物馆而言,“小众”是其标签,也是其桎梏,数量多但品牌少,这是博物馆领域的“潮式小作坊”。至今,列入潮州市博物馆之城系列馆的各类博物馆有70家,但不论是市民或是游客,在潮州仍时常感觉无展可看,博物馆资源十分有限。

对于将潮州文化作为潮州文旅最大优势的潮州而言,这些各具特色、主题鲜明的博物馆,将潮州文化以具象呈现,尤其是民间博物馆,延伸了潮州国有博物馆未曾抵达的潮州文化的细枝末节。但许多到潮游客走过“一桥一楼一街”,再打卡各类潮州小吃后便匆匆而返。潮州文化于他们而言,仍是概念化的名词。

大众对潮州文化了解的需求与潮州文化呈现与传播之间的巨大空白,是潮州民间博物馆“不被看到”的现状。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这背后的原因首先是选址上的随机性,导致“酒香也怕巷子深”。目前尽管有大量博物馆集中在潮州古城内,但仍有不少博物馆的选址并未考虑最广泛受众,馆长们由于租金、通勤、自有产权等原因往往选择在靠近自家厂区、工作坊的周边地段设立博物馆。

对于大众而言,在潮州公共交通尚不完善的条件下横跨城区前往某个位于郊区、工业区乃至乡村的博物馆,仍是一件需要考虑和计划的事项。

邢利祥坦言,自己的龙窑博物馆在标识设置、推广营销等方面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信靠龙窑文化博物馆所依托的龙窑是不可移动的重要窑址,其所在的潮安区凤塘镇是一个以陶瓷产业为特色的小镇,信靠龙窑文化博物馆隐藏在大大小小的工厂中。多数到信靠龙窑文化博物的来访者或是馆长亲自接待的文化艺术从业者,或是提前预约的个人、团体。

“那是博物馆吗?是对外开放的吗?收费吗?”来自福建的吴女士是博物馆爱好者,但在牌坊街看到许多挂名为“博物馆”的场所,但却很难提起兴趣走进。有的灯光昏暗,无人问津,像个私人收藏场所;有的则像个精品店,藏品摆得密密麻麻,没有相关的讲解和说明。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潮州市潮州文化研究中心林炜璇曾走访潮州各类博物馆,她表示,大多数民办博物馆通常由馆主兼任解说员,除了馆主外,其他工作人员一般都不怎么了解馆内的布展思路和展示内容等,馆主则常常存在解说不够专业、普通话不流利等诸多问题,给参观者造成很大不便。这种现象在潮州很普遍,甚是遗憾!

多数民间博物馆在游客体验上没有办法做到尽善尽美,最大的原因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博物馆的公益性质决定了其在商业变现上的谨慎与困难,民间博物馆往往自负盈亏,博物馆本身难以盈利,但又需要大量资金与时间、精力的投入。许多民间博物馆馆长身兼多职,基本都依靠自己其他领域的收入来维持博物馆日常运营的开销。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方云帆对于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的发展有着“五年计划”和“十年计划”,方云帆笑称“五年计划”即是“亏本五年的计划。”在方云帆的设想中,到博物馆成立的第三年他们能够基本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年能够盈利,第五年能够收回所有的投资成本。“我们博物馆是2017年成立的,到今年为止,如果我们不能实现收支平衡,博物馆可能就会关掉。”

林炜璇表示,很多民间博物馆空有大量隐含文化内涵的藏品实物而无法转化为市场成果,一些馆主苦心规划的新设想总因缺乏能有效执行落实的专业人士而落空。这样一来,民间博物馆在经历了一定的前期投入之后,馆主便热情渐减,再无精力继续坚持投入,终致博物馆逐渐败落,整个过程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出路:探索民间博物馆发展的方向

诸如信靠龙窑文化博物馆、潮府工夫茶文化博物馆这样的系列馆,馆主们本身已在寻求文创产业、课程培训、专利商业化、藏品出租等方式探索博物馆长期运营的方式,努力找到自身所拥有资源与社会资源的嫁接点,盘活博物馆的有形和无形资源,并通过一定方式融入社会、进入市场。但大部分博物馆仍然在维持基本开放状态的边缘徘徊。

林炜璇认为,在创建“博物馆之城”过程中,各级各类博物馆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欠缺,最大的“瓶颈”归根结底还是资金不足的问题。建议政府高度重视、动真格拿出可行措施,如采取设立专项扶持资金方式,按照各级各类博物馆建设的完善程度给予配比支持。因为各家博物馆的价值、建设程度各异,政府有关部门可通过摸底调查,对展馆须扶持项目进行统计分类,再按各家博物馆具备的价值意义有步骤地分批次予以项目侧重扶持,并定期按时跟踪督查扶持资金使用情况,避免出现私人博物馆挪用建设资金现象。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潮州多数的民间博物馆讲解任务仍由馆长本人亲自担任,一方面是讲解任务尚能够由一人完成,一方面是专业讲解员及专业团队建构的不足。邢利祥表示,自己曾经尝试过找讲解员,“但是我就是觉得放心不下,生怕某一个细节被漏掉,来参观的人没有得到全面的学习。”

针对博物馆专业化程度不足的认为,林炜璇提出,对于各类博物馆的管理者及从业人员,政府有关部门应定期组织培训,给予相关专业指导,从文物藏品保存、维护、整理、安保等专业知识到国家文物保护的政策法规诸方面举办有针对性、较为系统的强化训练,全面提高博物馆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特别是要重点培训博物馆的解说员队伍,可由政府牵头联合高校、旅游业机构等组织专业学习班,让各家博物馆尽快拥有一批业务能力较强的解说员,每家博物馆至少应具备2名。解说员素质高低,直接关系到民众对一家博物馆的接受程度,决定了博物馆的社会影响力。只有通过解说员的现场引导,才能最大化地发挥博物馆藏品的展示、教育功能。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在探索民办博物馆的发展道路上,公共管理硕士吴丽华认为可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吴丽华认为,多元化和开放性资金来源及筹措机制是西方博物馆的共同特点。西方博物馆往往会建立一个包括个人、企业、基金会、各级政府在内的多层次筹资网络。英国博物馆的资金来源中政府拨款占了一大部分。政府不直接向博物馆在内的文化机构拨款,而是通过中介机构——“博物馆和美术馆委员会”每年接受政府的拨款,并具体分配到博物馆和美术馆。这不仅减少了政府机构的行政事务,保证了政府的高效运作,而且政府机构不直接与文化艺术单位发生关系,利于检查监督和防止腐败。

吴丽华认为,地方政府对民办博物馆的扶持是一个不可缺的条件。民办博物馆由于其“民办”身份,自身并不具备宣传自己的有利手段和平台,往往建成之后,社会知晓度不高,地方政府要宣传民办博物馆,营造民办博物馆健康发展的社会舆论氛围。其次,要加强调查研究,制定支持和鼓励民办博物馆发展的地方性政策法规,其内容应包括民办博物馆的社会地位、经营管理模式、藏品处置方法、为公众服务的方式、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享有的权利及受保护的内容、资金的来源与补充等。此外,作为一项社会公益事业,民办博物馆应该与其他非营利公益事业一样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2021年5月,潮州市文广旅体局印发《潮州市建设“博物馆之城”(2021年—2025年)实施方案》,确定未来5年发展目标,计划到2025年,全市建成涵盖陈列馆、展览馆、美术馆、纪念馆、民俗馆、非遗馆和名人故居等(简称“各类博物馆”)门类齐全、功能互补、特色鲜明、布局合理的“博物馆之城”体系的各类博物馆100座,含已纳入2021年之前“博物馆之城”系列的70家,并提出相关保障措施。

方案中提出,各级财政部门要安排专项资金用于补助、扶持和鼓励各地博物馆之城建设;博物馆之城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要积极聘请各类专家、学者,借助外力智力为全市博物馆之城创建工作提供策划、咨询和技术支撑;引进和培养专业高层次人才,为创建工作提供人才保障;加强宣传力度,大力宣传建设博物馆之城在实施文化强市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增强全社会对博物馆之城的关注度与参与度,培养市民自觉参观博物馆的文化消费习惯。

深度|潮州“博物馆之城”的民间力量

“小博物馆像一个个钉子,把潮州文化中的每一个点钉在那里,组成一张潮州文化和博物馆之城这张大网。”这是邢利祥对于民间博物馆的思考。

“博物馆之城”的建设,不能仅看系列馆的数量,作为公共文化产品,内容与质量是更为重要的方面。如何让“博物馆之城”这张网里的每一个“钉子”钉得准、钉得牢,如何让市民与游客真正感受到作为“博物馆之城”的潮州,是政府与各类博物馆、社会大众的长期课题。

【策划】达海军

【采写】黄敏璇 肖燕菁

延伸阅读??

特辑丨在潮州,感受民间博物馆的力量

【作者】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pp/24593.html

上一篇上一篇:法库陶瓷博览会(法库陶瓷城)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