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陶瓷釉线设备(福建陶瓷制釉有限公司)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2321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视频加载中...

千年瓷都窑火旺——醴陵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之一

千年瓷都窑火旺——醴陵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之一

编者按

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庆伟日前在醴陵市调研时强调,要坚持守正创新,把醴陵陶瓷这张名片擦得更亮,在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上闯新路、作示范。

醴陵市不断优化产业链建设,加快推动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现有陶瓷企业650家,产品包括日用瓷、工业瓷、艺术瓷三大类,陶瓷产业集群年创产值约740亿元,先进陶瓷产业集群入选省重点培育和发展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醴陵提出,通过加快升级,力争2023年陶瓷产业集群产值突破1000亿元,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

从今天起,湖南日报全媒体推出《醴陵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系列报道,展示陶瓷产业创新发展的经验成就,挖掘传播醴陵陶瓷文化,讲述醴陵陶瓷人生生不息、世代传承的动人故事,提升醴陵陶瓷品牌价值和影响力。敬请关注。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永亮

“窑内温差不超过5摄氏度,质量稳定,专供出口。”7月9日,湖南华联瓷业股份有限公司溢百利分厂,厂长姚志勇随手拿起一个刚出窑的灰色瓷杯向来宾介绍,“一年销出300万个。”

这条去年投产的智能窑炉长110米,是醴陵最长的窑炉,相比同行的“半智能”生产线,更易把控产品质量,人工减少20%。

车间另一端,一条更新更智能的窑炉正在安装,将于8月点火启用。

绵延千年的醴陵窑火,正因为新技术、新理念、新业态的导入,点得更亮、烧得更旺。

千年瓷都窑火旺——醴陵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之一

美轮美奂的醴陵“中国陶瓷谷”。通讯员 摄

“要是有这些设备,当年厂子也不会关门”

——智能化生产,提升产品竞争力

肖信芳启动电源,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制碗生产线上,传统的上百个石膏制坯模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3个模具轮流转。

“这3个模具由高分子材料注浆而成。相比传统石膏模具,强度提升10倍以上,十分耐用。而且不吸水,制作泥坯不用再烘干,滚压成型后3秒就可从模具中取出。”肖信芳告诉记者,这套设备一旦试制成功,对醴陵陶瓷产业发展将具有划时代意义,“以后就不再用有污染的石膏制模,也不用那么长的生产线。”

出生于1986年的肖信芳是醴陵“陶二代”。上世纪90年代,其父曾开过一家陶瓷厂,生意好时月进账4万余元。后因人工成本高、工艺差,无奈关门。

肖信芳大学毕业后,在长沙从事陶瓷外贸生意,一直关注行业发展。201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陶瓷自动化生产,认为这是醴陵陶瓷产业发展的又一“风口”。

同年,他与人合伙成立醴陵创智机械有限公司。这是株洲第一家陶瓷行业“自动化+数字化”设备生产企业,从研发自动上釉设备开始,短短5年就获得25项专利,成为陶瓷行业最具创新实力的成长型企业。

“父亲跟我说,要是有这些设备,当年厂子也不会关门。”肖信芳说。

从传统手工到自动生产,腾出双手谋效益,一批醴陵陶瓷企业成为智能制造的受益者。湖南新世纪陶瓷有限公司建成10条自动化生产线,成为中南地区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陶瓷酒瓶专业生产企业。湖南泰鑫瓷业有限公司建成物联网平台智能监控系统,实时抓取窑炉数据指导生产,降成本15%,增效20%。

目前,醴陵陶瓷企业自动化、智能化替代率超过70%,在全国陶瓷主产区位居前列,产品竞争力不断提升。

从“单兵作战”到“集约化经营”

——补短板锻长板,力推产业大跨步

醴陵陶瓷向千亿产业集群迈进,优势明显,短板也存在。一位业内人士说,当地陶瓷企业众多,从产品设计、制泥再到成品出厂,几乎都是企业独立完成,缺少专业分工,造成原料、能源浪费,制约产业壮大。

湖南泰鑫瓷业有限公司敢于“吃螃蟹”,致力于建设釉下五彩瓷“基因”数据库。“选用不同材料,按照不同配比混合、制作坯体,再用各类颜料汾水,用不同炉温烧制,将最终呈现效果记录在案。”泰鑫瓷业技术总监卢日高介绍,通过不懈努力,该公司已建成中南地区最大的标准化泥釉模配制供应平台。

从单一的生产企业,到材料制造供应商,泰鑫瓷业不仅自身产品质量跃升,还有60%材料批量供应其他企业。去年,该公司销售2.2亿元,比上年增长30%。今年来势喜人,年销售预计达3.5亿元。

泰鑫瓷业之变让醴陵意识到,专业化生产、集约化经营是陶瓷产业发展的方向。“既尊重市场规律,又发挥引导作用,企业练好内功,政府搭好平台,助力醴陵陶瓷走向更广阔市场。”醴陵市委书记、醴陵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王利波说。

醴陵经开区引入社会资本,整合瓷泥、包装、物流等企业100余家,推进陶瓷装备产业园建设。

合成作战,大势已成。继泰鑫瓷业后,醴陵千汇实业有限公司建成泥釉模标准化配制中心,业务辐射江西、广东。湖南光大联采陶瓷材料有限公司建成线上陶瓷原辅料集中采购平台“瓷之源”,吸引40余家陶瓷企业进驻。目前,醴陵陶瓷原辅料采购生产企业达30余家。

同时,醴陵市湘谐纸品出口包装有限公司、醴陵市华彩包装有限公司等包装企业迅速做大,醴陵陶瓷包装档次不高成为历史。在1915陶瓷文创街区、湖南陶瓷3D打印研究所、湖南工大醴陵陶瓷学院、醴瓷电商产业园等平台支撑下,陶瓷文创产业跨步向前。

集原料、装备、制造、物流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快速形成,力推醴陵陶瓷产业阔步发展。目前,醴陵电瓷产量占全省98%、全国51%、全球30%;日用瓷远销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居全国第一;陶瓷类酒瓶产量占全国60%。

“莫看零件小,价格却很贵”

——创新发展,打造醴陵陶瓷新优势

“你莫看零件小,价格却很贵,一个可卖五六十元!”湖南省陶瓷研究所负责人龙毅旭递给记者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白色零部件,“这种由氧化铝制成的陶瓷新材料产品,强度大、不变形、抗腐蚀,广泛用在无人机、防弹衣、重型矿卡车上。”

陶瓷产品不再是传统观念的锅碗瓢盆。记者在醴陵陶瓷企业走访看到,氧化锆、氧化铝、碳化硅等陶瓷新材料产品已应用到医疗器械、精密仪器、航空航天、手机配件等领域。

更有企业“出圈”谋局。醴陵华鑫电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电瓷生产企业。2019年,该公司成立华鑫高能电气有限公司,跨界用复合材料生产绝缘子产品,弥补市场空缺。短短3年,产品年销售突破4000万元,向世界空心复合绝缘子第一品牌迈进。

创新发展,为传统陶瓷产业插上翅膀。牵手“大院大所大企”,醴陵创建市级以上陶瓷创新中心26个,拥有陶瓷新材料企业37家。近3年,醴陵牵头制定行业标准4个,填补国内关键技术空白3项。

按照“聚焦、裂变、创新、升级、品牌”思路,醴陵大力发展“陶瓷+”新业态模式,培育产业竞争新优势。

“旅瓷结合、瓷旅相融”,醴陵建成中国陶瓷谷国际会展中心、瓷器口、釉下五彩城、醴陵1915国际陶瓷文化特色街区等一批集文化、创意、旅游于一体的新地标,千年瓷都传统与时尚完美融合、文化与经济交相辉映。以醴陵窑为核心,醴陵已完成整体规划设计,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醴陵窑世界文化遗产和国家级5A景区。

醴陵瓷博会已成功举办5届,累计吸引海内外2300余家企业参展,成交额近100亿元,成为高端、高位、高效的国际性展示和交易平台。

醴陵还走出去,先后与安化、古丈等地合作,打造“陶瓷+茶”等示范典型。

夏花灿烂,瓷彩飞扬,立足打造国家级千亿陶瓷产业集群,全面提高“湘瓷”品牌影响力,醴陵正朝全国陶瓷产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标杆铿锵迈进。



千年瓷都窑火旺——醴陵陶瓷产业高质量发展之一



短评

醴瓷“出圈”,唯传承创新

李永亮

7月8日,醴陵市左权镇永兴村,一座东汉时期古窑被发掘,填补湘东地区早期青瓷窑址空白。几乎同时,一批陶瓷新品在华瓷股份溢百利分厂下线,出口欧洲。

新时代,千年瓷都再出发。

培育制造名城,醴陵高标准锚定目标,力争2023年陶瓷产业集群产值突破1000亿元。

古窑新火,“千亿时代”赋予醴陵陶瓷产业发展新命题。只争朝夕,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

从宋元青白瓷,到明清青花瓷、民初创烧釉下五彩瓷,再到新中国成立后获“国瓷”美誉,在传承中创新,贯穿醴瓷发展史。

创新,往往从改革开始。历史证明,谁走在改革前列,谁就赢得市场。本世纪初,福建德化通过构建“原料标准化、燃料洁净化、生产自动化、配套专业化、产品高档化”产业集群模式,短短10余年就在中国陶瓷行业后来居上。近年来,醴陵陶瓷全面赶超,已形成集原料、装备、制造、物流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但总体而言,还存在企业“单兵作战”、现象级企业不多、集群效应有待提升等问题,影响产业规模发展。

醴瓷“出圈”,要在上下游全产业链补短板、锻长板,在产、供、销全流程创新求变。加快智能制造、降本增效,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加速陶瓷新材料应用,寻求更大产业领域发展。设计、制作更多陶瓷新品,满足市场多样化需求。做好“陶瓷+”文章,谋求陶瓷应用更多可能。从线下销售转为线上线下齐发力,不断拓展市场空间。

做强做优陶瓷产业,是醴陵县域经济发展之核,也是落实“三高四新”战略定位和使命任务之重。上下齐心、凝聚共识,抬高坐标、瞄准目标,敢闯敢试、不断创新,醴陵陶瓷这张名片将越擦越亮。

原载《湖南日报》(2022年7月11日01版)

[编辑:刘也]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pp/22917.html

上一篇上一篇:陶瓷釉高温性能计算(陶瓷上的釉高温有毒吗)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