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博华陶瓷(博华陶瓷怎么样)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3420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番禺劫案首嫌陈恂敏的双面人生:不到一年花光赃款

陈恂敏在提款机前 监控截屏

今日独家

金羊网记者 罗坪

近日,随着陈恂敏——这个1995年广东番禺特大持枪抢劫案的头号嫌犯落网,21年前那起惊天大案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7人作案、9声枪响、1条人命、1500万元现金被抢……一连串的数字让人瞠目结舌。当年,人称“师爷”的陈恂敏为何纠集一帮团伙犯下惊天大案?这个心狠手辣的“悍匪”在21年的逃亡生涯中为何会成为丈母娘眼中的“孝子”、女儿眼中的“慈父”、邻居眼中的“知识分子”?近日,羊城晚报记者赶赴云南,试图还原陈恂敏的人生轨迹,探究其“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悲哀之路。

七哥们立下“投名状”

21年前,羊城晚报及时披露了这起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武装劫钞案:1995年12月22日,7人团伙在番禺抢劫了一辆银行押款车,开枪打死1名押款员,劫走人民币1320万元和港币241万元,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

案发后5名嫌犯相继落网,而被指为策划者的陈恂敏和另一名主犯陈海强却一直未能归案。陈恂敏,1969年出生,老家广东清远阳山。曾就读于广州某大学桥梁专业,毕业后进入清远市公路局工作。

据当年报道显示,陈恂敏承包了一家公司,每年赢利百万元以上。为何正风光得意的他会酿下惊天大案?这个谜团,随着陈恂敏和陈海强的“人间消失”,未能得到精确解释。

随着陈海强自首,陈恂敏进入警方的追逃视野。广州警方通报,去年12月底,陈海强在云南向警方自首,承认其是1995年广东番禺劫钞案的逃犯。今年1月5日下午,化名“莫毅志”的陈恂敏在瑞丽团结建材市场被围捕。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和两名民警参与了陈恂敏的抓捕与审讯工作。归案后,据陈恂敏、陈海强初步交代,这起惊天大案的案由得以呈现。

据陈恂敏供述,当时作案七人基本上都是从小的哥们,属于一种兄弟同盟。后来吃喝玩乐挥霍无度,走上歧途。

“他从小爱看《水浒传》这样的书,并受到那个年代港台片的一些影响。几人做这个案是立了‘投名状’的,就是要干件大事。”参与审讯的一位民警称。

逃亡时曾一路乞

1月5日下午被抓捕,1月6日坐高铁被押解回广州,陈恂敏在回广州的路上跟民警提及案后第一年的逃亡路:为躲开警方视线,1995年他和陈海强两人从广东坐火车、汽车,先后到福建、陕西、广西、海南等地,后又折返回到广西。

在每个地方两人都化名短暂停留。1996年在海南花光分赃的钱后,两人躲在大山里帮一个农场砍树。之后做苦力维持生计,有时候一两天都没饭吃,也没钱坐车,曾被售票员赶下车。最后,两人沿着公路走,一路走一路乞讨。

陈恂敏回忆,有时候想要投案,但仍下不定决心。1996年两人曾到过越南,陈恂敏还去过缅甸,但由于此前生活条件比较好,不习惯越南和缅甸境况,两人又返回国内。1997年,两人抵达云南瑞丽,初到之时,身上只剩13元钱。

1997至2017年这20年时间里,改名换姓的陈恂敏和陈海强,在瑞丽过上了不为人知的低调生活。谨小慎微,为人谦和,为避免招惹是非,他们低调得甚至到了卑微的地步,警方眼中的“悍匪”形象,已全然不见。

番禺劫案首嫌陈恂敏的双面人生:不到一年花光赃款

陈恂敏的藏匿地“博华陶瓷”

文/图 金羊网记者 罗坪 发自云南瑞丽

7人作案,9声枪响。1条人命,1500万现金被抢。得来的,是21年的亡命天涯路。

2017年1月5日15时06分,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金额最大的武装劫钞案头号嫌犯,在云南瑞丽市团结建材市场被围捕的陈恂敏,看不出一丝紧张。他立定在离缅甸国境只有几千米的店铺内,平静地告诉警察:“从1号开始,我的心就一直怦怦怦跳得厉害,预感你们就要来了。”

21年来,陈恂敏化名“莫毅(议)志”,隐姓埋名低调生活。他是警界眼中的“悍匪”,是丈母娘眼中的“孝子”,是女儿眼中的“慈父”,也是邻居眼中的“知识分子”。悍匪与知识分子,在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背后,陈恂敏上演的是怎样的一种“双面人生”?近日羊城晚报记者赶赴云南,一探其“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悲哀之路。

老邻居“莫眼镜”

群山环抱,蓝天白云。中国与缅甸接壤,城区人口约十万的瑞丽市,是缅甸珠宝发往内陆的集散中心。从市区团结建材市场,顺着人民路再往前走几千米,即跨越国境到了缅甸。

1月5日星期四,又是个晴朗天。瑞丽团结建材市场的老门卫廖元,听到鸡鸣起了个大早。

这天上午,轮到他值班。清早下楼时,廖元碰到了同住在二楼209室的“莫眼镜”莫毅志,两人习惯性地打了声招呼后,廖匆匆下楼。接班迟了,他恐要挨说。

数年不出新闻的小城,一场秘密抓捕正在展开。围捕嫌犯陈恂敏,广东、云南两省警方,在廖元值班的建材市场附近,已埋伏了数天。保安廖元,不可能洞察这一切。

按照轮班制度,1月5日这天下午廖元刚好换班。他后悔,错过了令他至今震颤的一幕:他的广西老乡“莫眼镜”,那个无比熟悉的老邻居,竟然是名“头号”特大抢劫案在逃犯。

两人,彼此从“老家”来到边陲之地瑞丽,相邻一起生活了十一年。

当天监控显示:1月5日15时06分10秒,一辆黑色的SUV车,徐徐驶进建材市场北门博华陶瓷店铺门前。车停靠稳当,约6名便衣,径直跨进了正在装修的店铺内。一切,猝不及防。

警察问,你叫什么名字?

47岁、戴着黑框眼镜的“莫毅志”,直白、淡定地答:陈恂敏。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

又是一句直白的应答:从1号开始,我的心就一直怦怦怦跳得厉害,预感你们就要来了。知道你们来怎么回事,我配合就是了。

戴铐,出门,上车。15时17分58秒,黑色SUV缉捕车驶离建材市场,整个围捕过程不到两分钟,干净利落无人察觉。这一刻,发生在1995年12月22日广东番禺——新中国成立以来金额最大的武装劫钞案,宣告收尾。

第二天清早,在手机上刷新闻看到“广东番禺1500万抢劫案头号嫌犯21年后归案”的廖元,吓得几乎把手机掉在了地上:什么?他?“莫眼镜”?广州番禺那场特大武装抢劫案头号嫌犯?真的是他?

廖元揉了揉眼睛,瞪眼再看看新闻图片,确定:是他,“莫眼镜”。天,他是嫌疑犯!廖元回忆,这天早晨看到新闻才知来龙去脉的震惊之感,犹如电击一般从大脑一直蹿到脚板。

(注:本版除陈恂敏、陈海强和廖元外,其他人皆为化名)

知识分子与贴砖匠人

2017年1月4日中午,湖南人陈春生在瑞丽团结建材市场自己的店铺里,沏好一壶茶,慢悠悠地喝着。一年来,瑞丽房地产市场的波动,影响了他和周边相熟邻居店铺的建材生意。

陈春生的公司开在团结建材市场中间,上午10点许,他眼中的知识分子“莫毅志”上门喝茶、聊天来了。在建材市场众人皆称莫毅志“莫眼镜”,他的“博华陶瓷”门店位于市场北门。

这天,几杯茶下肚,莫毅志开口向陈春生说:过年前,还有200多万的客户欠账没收回来。等收回,先付你一两万。莫毅志说,他名下还欠别人几十万,但装修要花钱,等欠账收回来会一一还市场友邻的钱。

莫毅志说话,让整个市场的人放心。对于这个建材市场的老户来说,他们是看着莫毅志和本分的老婆杨秀丽,一步步如何走到今天的。2004年6月,“莫眼镜”的装饰公司开门营业。他带着妻子杨秀丽和妻弟杨秀文,在建材市场里租下两间铺面主营瓷砖和装饰设计。

他身高一米七几,清瘦的脸上架着黑框眼镜。爱穿运动装,看上去“文质彬彬”。陈春生打从心底上佩服这个自称是广西来的“孤儿”:思维清晰,见解不凡,头脑灵活。

从2000年相识,到2017年1月5日被带走,陈春生与这位“广西孤儿”相识了17年。他看着这位有着知识分子气质的“高材生“,从贫困潦倒的贴砖匠人,一路走到今天。

最初,“莫眼镜”是跟别人去贴砖,起早贪黑走路去;到后来条件稍微好点,买了辆单车骑着。认识他老婆杨秀丽后,就驮着老婆去干活;再到后来,开起了电动车。“莫眼镜”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从未买车买房。

门面就处在“莫眼镜”新装饰铺子对面的四川人梁华,对“莫眼镜”这个早年贫困生活的”底细”也摸得一清二楚。“他跟他老婆生了三个姑娘,以前经常到我这里借钱,三五几百,我都借他。他为人彬彬有礼,帮他不算啥子,老莫是个特别讲信用的人。”

众人也知,“莫眼镜”店新装饰公司的注册人,实际是他舅子杨秀文。生意场上,杨秀文称他为哥,需要签合同或验证身份时均是杨秀文出面;在家庭内部,其妻杨秀丽主内负责家庭事务,她沉默、内向、本分地抚养三个女儿。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化名“莫毅志”的陈恂敏跟妻女一家在团结建材市场,一住就是十余年。从未有人发现异样,众人只得知“莫眼镜”还有个远房表弟,偶尔跟着他干活,未婚单身时有吵架。也没有人得知,那就是另一逃犯陈海强。

2016年11月29日,陈海强跟“莫眼镜”吵了一场架后抽身而去。无人知道,两人究竟具体为什么发生了争执。归案后,莫毅志手下的一名装修工人向羊城晚报记者评价:“老莫没及时发现他表弟情绪的反常,大闹一场,这是导火索。”

清案目标已锁定云南

在陈恂敏、陈海强消失的21年时间里人究竟去了哪里,广东警方几代警力接力追捕仍未有消息。2016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又一次布置追逃任务。陈恂敏和陈海强两人的名单,下发到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手上。凭借多年的刑侦经验,专案组大致确定两人藏匿在云南一带。

办案民警称,就在专案组准备去云南之时,2016年12月底云南警方向广东通报了陈海强落网的消息。对陈恂敏的信息,归案的陈海强一点未透露给警方。“他有些兄弟情谊。”

2016年12月25日,是西方流行的圣诞节,一直以莫毅志为名的陈恂敏来到瑞丽市人民路上的自动取款机交易。其实时交易画面,被取款机抓拍下。这张正面视频截图,被瑞丽警方发往广东,经过仔细鉴定,广东番禺警方很快锁定:没错,他极有可能就是陈恂敏。

为顺利抓捕最后的头号嫌犯归案,广州番禺警方派出了警力赶到瑞丽。锁定陈恂敏后,警方在团结建材市场其铺附近伏击了两三天。但发现他行踪不定,活动范围很大。

1月4日晚,当两地警方准备上前伏击之时,董沛预感抓到机会不大,临时改到第二天。专案组分析,陈恂敏在中缅边境呆了一段时间怕其有枪,抓捕前董沛特意嘱咐围捕的警察一定要注意其双手,为此总共制定了三套抓捕方案。

第二天,就在建材市场保安廖元上午交班后的下午,广东、云南两地警力合力突击,在不到两分钟内顺利收官,完成了这起跨越21年的抢劫运钞车大案追逃。围捕那一刻,不到200米外,就住在建材市场出租屋209室的妻子杨秀丽,正准备骑车去接放学的女儿。

这天傍晚,不知其去向的妻女等了很久,男人“莫毅志”都没回家。翌日,杨秀丽从弟弟那里得到意外转告:“他交代要照顾好三个孩子,要独立、自立。哥被带走了,他不是莫毅志,叫陈恂敏。”

这一句犹如晴天霹雳,直到此时杨秀丽才得知,原来丈夫“莫眼镜”既不是广西人,也不是孤儿,他是发生在1995年广东番禺特大持枪抢劫案的头号嫌犯。21年来,除了一直跟着他的那位“表弟”,他向所有人隐瞒了一切。

金羊网记者 罗坪 发自云南保山

这些年,他过得很压抑

1月8日,陈恂敏被捕的第三天,因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外界的议论,陈恂敏妻子杨秀丽带着正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杨娇娇,悄然回到了云南保山老家。

羊城晚报记者欲约访杨秀丽,其母左素青再三斟酌称女儿不方便,代为回答了诸多问题。

问:这个问题,抱歉很残忍,杨秀丽知道“莫毅志”的背景吗?

答:我不知道怎么替她回答这个问题,真的,哭了几天了。秀丽是个本分的女人,她和孩子,还有她弟弟,以及我们,得知这个消息都是晴天霹雳。谁也不知道,他有那样的过去。

问:他们是怎么认识和结婚的?有扯证吗?

答:小莫(陈恂敏)应该是1997年到的瑞丽,我女儿和他是在瑞丽工地上打工经别人介绍认识的。他来到我们这个家庭整整18年。他们大约是2000年结的婚,没有扯结婚证。

问:你怎么看待他隐瞒身份和过往的事?

答:我是一个农民,没读啥子书不懂法律,但我知道做错事就要承担。小莫21年前犯了这样的大错,应该由法律来惩罚他。但对于家人来说,记者同志,我们是完全不知情的,我女儿是无辜的,外孙女是无辜的,我们也是无辜的。

我想处在他那个位置,如果是我,我有勇气对亲人说出来吗?我不知道。看得出来,他这些年过得很压抑,我仍然当他是我的儿子,比我亲生儿子还亲。认识18年来,他是个有孝心的孩子,不知是不是他在改过自新?等法院判决,我们一家会去广州看望他。

问:如果你当时知道了他的过往,你会怎么做?

答:我会劝他去自首,但他这些年里对谁也没讲。他活得像流浪汉一样,我女儿都没有嫌弃他,看他说话做事,认为他是有大志的人。18年来他努力赚钱生活,我们表面上看到的,是一个踏实的人。要是知道他的过往不劝他,是害了他。可是,我们知道得太晚,外孙女们也知道得太晚。

问: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什么?

答:这几天,有一些他欠了别人债务的人找上门来要钱。我女儿是个家庭主妇,从来不过问经济事,他人一被带走经济债务怎么办,我们头痛得要命。有没有途径能让他处理完这些经济问题,也好安心,别人欠他很多钱据说有200多万,他也欠别人的,也不能抽身就走了。

我最担心的,是未来三个孩子怎么办?他是家庭的主心骨啊。我最后乞求,能见见他的父母,见见我从未听说过的亲家。我要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18年来是另外一个人。剩下的,就交给法律。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pp/21045.html

上一篇上一篇:现代景德镇名人录(景德镇名人录3000)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