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损陶瓷花瓶属于(破损的陶瓷花瓶属于什么垃圾)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2082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沿街走巷的叫卖声,那是古城巷道间最美的声音,带着动感的节奏,传递着生活的气息,让人听起来总是那般合辙悦耳。这各种各样的叫卖声,都有各自的特点,听起来也有不同的韵律。他们叫卖的是手艺,凭借着自己的技能,把服务送到百姓家门口。


□刘珍实

锔盆儿,锔碗儿哟,锔大缸!”这熟悉的声音播撒在小街上,悠然而又绵长。一听便知道“箍辘子”过来了。“箍辘子”就是锔盆锔碗修残补缺的。谁家的盆碗缸陶瓷家什破损了,都可以拿来付费修复再利用。当年这是不可或缺的一项专门的手艺,试问谁家没有破损的玩,裂璺的盆,这些锅碗瓢盆是吃饭的家什,敬锅敬碗是老辈的传统,把吃饭的家什跌了是忌讳,既然跌了就必须修复,这是民间不成文的规矩。“两头翘的扁担颤悠悠,箍辘子挑担送上门儿。小柜抽屉里有金刚钻,扑拉钻就能锔瓦盆儿。”锔盆锔碗的师傅经常来,所以大家都熟悉,包括他的操作与工艺流程。修复陶质的瓦盆很容易,首先需要拼合起来,沿着裂隙两边钻上孔,在陶器上钻孔很容易,用扑拉钻就可以。所谓扑拉钻就是普通的手钻,木杆上按扁针型的钻头,来回旋拉钻杆便转动起来,发出扑拉扑拉的声响。裂隙两边钻孔,拼合就用铁锔连缀,再拿腻子一抹,这瓦盆就修复完成。最能显示其工艺水平的是锔瓷。瓷器不是陶器,质地细腻硬度大,粗糙的扑拉钻办不到,所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青州百姓居家正房陈设都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锔盆、锔碗、锔大缸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讲究方桌案几摆放花瓶帽筒和茶昙,寓意“平平安安”。既有象征意义,便不容破损缺失,锔瓷便是通常化。一件破损的花瓶拿到手,先清理后拼合,需要对碴做粘合,粘合剂大概就是鸡蛋清,拼对完整再用细绳做捆扎,然后才是钻孔按铜锔。师傅拿出真功夫,他的金刚钻如二胡一般精制,镶铜的钻杆由弓弦拉动,师傅的腿夹着花瓶,拉动弓弦如同琴师一般优雅。瓶体上的钻孔既细又小,按上一排红铜的把锔,如同一串中式的纽扣。破损的瓷瓶又恢复原状,更增添一道别样的美感。这里说到金刚钻,这是锔瓷之关键。小时候很好奇,专心致志就想看。师傅好像是含嘴里的,取出来抿到钻头上,根本看不到是个啥玩意。有一次他把人都赶开,用一把小毛刷很小心地扫起周边的土,然后就用一张小箩筛,原来不小心,金刚石掉地下了。他一箩又一箩仔细筛,终于在细琐的土粒中,看到一闪亮的小点,工匠长舒一口气,原来这就是他的宝贝金刚石。

小时候最怵头的营生是推磨。圆圆的石磨分上下两扇,下面一扇固定在磨床,上面一扇转动,磨在里圈人走外圈,抱着磨棍绕圈,人不走磨不转,就像拉磨的毛驴,只有开始不问结束,一盆煎饼推下来,怎么也得走出去十几里。自从有了电动钢磨,石磨便退居了二线,有些已经成为景区滩涂的垫脚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石。可在几十年前,石磨还为多数家庭所必备。青州人的主食是煎饼,泡生粮磨成糊,再到鏊子窝里摊煎饼。粗粮磨成糊必须用石磨。磨煎饼糊用的是水磨,还有用作磨粉质的叫旱磨。不管哪种石磨,都是两块相同的扁圆柱,底扇中间按磨脐,上扇套合在磨脐上。人推磨转,粮食随手往磨眼里添。粗粮何以磨成细?是因为两扇结合部有磨齿,所谓齿就是一道道的石槽,很有规律的。粮食从磨眼进磨膛,是由磨齿研碎的。石磨天长日久用,磨齿就会变浅打滑,磨脐也会松动,啮和就不给力了。要整修自家办不到,于是就请打磨匠。“打磨、打磨,水磨、旱磨都打磨!”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就知道打磨匠服务上门来。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快乐永远伴随着他,钢錾铁锤背搭兜,满手老茧诠释着生活的艰辛。砂石质的石磨分量很重,他把上一扇掀开放平,先看看底扇的磨脐,那是一个带着铁环的木楔,敲出来更换个新的,然后探手试一试磨齿的深浅,举起锤头与錾子,敲剔磨盘上的纹路。铁锤与钢钎抨击,发出当当的声响,敲击出飞溅的火星。就在这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响中,剔出一道道有规律的磨齿。清扫干净,磨又恢复了应有的功能。师傅是一个快乐的人,他给人修磨手艺精湛,还带来许多有趣的故事。他乐呵呵地来去,人们至今都还记得他。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推磨

生活的过去式,简单质朴随性循守传统,没有过分的欲望和要求,也没有什么力量打破这种这种平静。由于物质基础还相当薄弱,所以只要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出现,譬如谁家有把花纸伞,也会引人瞩目。石街细雨花纸伞,若是伞下女郎款步,那是旧街意境。当时这种花纸伞也算时髦的物件,虽然还未达到普及的程度,但仍需要专门的服务。于是修伞匠人就来了。“花纸伞了呵,专修花纸伞了呵!”南方人的口音,软软款款的,带着悠长的尾音。曾经的花纸伞是竹制骨架,用丝线串接连缀,密致而又紧凑,一旦丝线断开,骨架便会散开。油纸的伞面也很容易撕裂或戳出破洞。这都需要专业的修理和补漏。修伞师傅很耐心,手很灵巧,他会换掉破损的竹架,将丝线穿过上面细小的洞隙,整个便支撑起来。伞面的破损则用一种白纸用桐油粘合敷面,一把花纸伞就修复完成了。说起花纸伞,这是古老的传承,更有传统的韵致和雅趣,但与后来出现的钢架塑伞相比较,就显得拙笨,工艺也过分复杂。随着新材料新工艺的出现,旧式花纸伞也只能作为非遗项目传承下去了。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修花纸伞

曾经的过去试问居家度日,谁家没有簸箕簸箩和箢篼,柳编的器具家家有,柳编修复匠也会上门来服务。主要是修理簸箕簸箩和箢篼,兼修各种竹藤制品,因为他的挑担上挂着藤条和竹笓。他的吆喝很直接,“修理簸箕箢子!”声音短促而有力,一听便知是咱山东人。最常见他为簸箕箢子封口锁边。因为这些家什的边沿最容易磨损,一旦磨损便会散。师傅用柳条竹笓把边沿衬托,再用藤条致密地缠绕,于是这簸箕箢子便修旧利废了。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柳编修复匠

最能提起兴致的是钉马掌。所谓马掌就是块U形的扁铁,钉在马的四个蹄子下面,防止马蹄过度磨损。马的四蹄是角质,属于马的“指甲”,指甲是需要修剪的,不过给马“剪指甲”不用指甲刀,而是用一把专用的刀上下切削,切除马蹄底部的磨损层,然后把蹄铁钉上去。吆喝是钉马掌,实际驴骡等奇蹄类大牲畜都需要钉铁掌。真还没见过给马子钉掌,给驴子钉掌是常见的。街南头几家磨坊,用健驴拉石磨,用木质蹬打箩筛面。那驴子整天就在磨道转,蹄子受潮且易磨损。有时那旧蹄铁会翻起来,驴子走起来就像是穿着拖鞋。于是就得换马掌。为驴换新鞋,它还不听话,这就需要约束了。先把驴头固定在一个大树上,把前蹄捆扎,后蹄再踢蹬也无甚气力,就可以钉铁掌了。仅仅这牵驴栓驴的过程就很有看点。把驴腿蜷起来,放到木砧上竖刀硬切,角质一片又一片落到地下,待把驴蹄底面修理平整,这才贴上铁掌敲铁钉。就那么很用力地用锤敲,让人看到心蹙不忍,驴子反而安静,似乎还有点受用的感觉。切下来的废角质脏兮兮的,却有老头会来捡拾,据说可以促花结果。

青州记忆丨叫卖的是手艺,上门的是服务

钉马掌

缓慢而又舒缓的生活,敲敲打打的小修小补,清贫而又耐得寂寞,是走街串巷修理匠,还有送货上门叫卖者,那些似歌非歌的吆喝声,打破小街深巷的沉寂,调和剂般调动百姓的情绪。随着社会的发展,物质的丰富,科技的进步,适应于旧式生活的技艺,便被渐次淘汰了。有了能源动力、新式机械,谁还取用毛驴驮粮食拉磨;有了新型塑材各式用具花样翻新,谁还会捧着带锔子的大碗喝粘粥?层楼叠加的居住形式,正逐步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不过有需求就有存在,“磨剪子咧,戗菜刀”的声音,现在还偶或响起,毕竟这是硬件,还有再利用的可能。修鞋匠缝纫匠不多见了,因为卖鞋的卖成衣的,比卖菜的还多;收废品的还在叫喊,不过喊的内容也在变,过去是“碎铜破铁来换钱!”把“钱”字加长加重;而今“摩托车。电动车旧电脑、冰箱、冰柜旧空调”,把家用电器大件细数一遍,还再架一句“高价收购长发长辫子!”回收也上档次了。养殖上规模,庭院无鸡鸭,再也听不到赊小鸡沿街叫卖声。买吃食的更多,只不过那叫卖声,怎么不似过去的悦耳呢?用上了助音的喇叭,分贝提高了不少,音质却差了许多。

【本文选自青州新报导 特此感谢原作者】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bk/24490.html

上一篇上一篇:不会画画能学陶瓷吗(不会画画可以学)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