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广州陶瓷博览会(广州陶瓷机械博览会时间)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3431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广博“宝贝”99%藏在深闺

13.5万件文物镇海楼轮展一遍需100年 新馆选址有了眉目 建成后每月都有大展

前不久,由广州博物馆主办的“德化之美——馆藏明清德化白瓷展”在镇海楼展区开幕,该展览将持续至5月25日。鲜为人知的是,布展之前,策展团队颇费了一番心思。广州博物馆一共馆藏明清时期德化白瓷300多件,但受限于展出空间,本次展览只从中精选134件(套)展出。

“现有的博物馆展出面积只有800平方米,不足以展示广州2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广州博物馆馆长吴凌云告诉记者,“如果按照每年展出1000件的速度,逻辑上我们要建100个‘五层楼’,或者说需要花100年才能把我们的馆藏13.5万件文物完整展示。”让吴凌云感到欣慰的是,广州博物馆新馆选址问题近期终于有了眉目。对于广州博物馆的未来,他充满信心。“新馆建成后,广州市民每个月都有大展可以看。”

馆藏文物13.5万件

需要更大的“演奏厅”

广州博物馆是展示广州历史发展轨迹,增强城市软实力、培育民众归属感和认同感的重要载体,承担着弘扬和传播广州历史文化,延续广州历史文脉,讲好广州故事的时代责任和使命。

实际上,广州博物馆的瓷器类藏品可不止德化白瓷。2021年11月,在广州博物馆展出的龙泉青瓷引起轰动,许多文博同行此前不知道广博收藏这么多龙泉瓷,甚至专门有人从外地坐飞机过来观展。“青花瓷我们也有几百件,还有外销瓷、外销画、青铜器等,这些都是很上档次、很有特点的东西,不应该让它们在库房里‘睡大觉’,应该在公众面前露露脸,让市民听听它们的故事。”吴凌云表示,现有的馆舍展出面积只有800平方米,无法让广州博物馆的13.5万件藏品全部与市民共享。

作为老博物馆人,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前馆长,吴凌云对广州博物馆有着很深的感情。和吴凌云共事的广州博物馆副馆长曾玲玲记得,吴凌云来到广州博物馆后第一件事就是摸清广州博物馆的馆藏家底,并逐步推动这些文物与广州市民“见面”。

吴凌云说,广州博物馆曾经站在国内博物馆建设浪潮的最前沿,1929年便已成立,是跟故宫博物院同期的国内最早建立的一批博物馆之一。他十分敬佩先贤选址的高明,他们选择了当时已有五百多年历史的镇海楼作为主要展示场馆,数百年来镇海楼都是广州的城市地标,通过这样的城标和这里的藏品让公众了解广州的文化历史,本是最好的结合;只是随着广州博物馆藏品的增多,以及时代的发展,仅有的800平方米展陈面积远远不足以展示广州2000多年的历史。“我打个比方,现在光靠这个‘五层楼’,800平方米的面积,只能跳踢踏舞;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大的演奏厅,来演奏交响乐。”

吴凌云感叹道,如今,广州博物馆绝大部分藏品仍深藏于文物库房,无法面向社会公众展出,现有的博物馆不足以满足城市发展的文化需求。“如果我们按照每年展出1000件的速度,逻辑上我们要建100个‘五层楼’,或者说需要花100年才能把我们的文物完整展示一遍。”吴凌云举例,像精美的青铜器,现有的展出条件无法完全满足。

吴凌云告诉记者,去年,国家文物局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博物馆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实施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博物馆创建计划,重点培育10~15家代表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引领行业发展的世界一流博物馆;实施卓越博物馆发展计划,因地制宜支持省级、重要地市级博物馆特色化发展”。在他看来,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引擎,重量级博物馆建设的规模和质量必须跟上步伐。

吴凌云介绍,广州博物馆的“宝贝”不少,在整个大湾区城市群都是出了名的。这些年,广州博物馆与国内乃至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有联络。“有博物馆昨天还来找我们,想跟我们借文物过去展出呢,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们宝贝多。”

推动新馆建设

“广博应成为岭南文化高地”

从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馆长履新广州市博物馆馆长之后,吴凌云一直积极推动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

说起广州博物馆新馆的建设历程,吴凌云娓娓道来。他说,近20年来,广州博物馆新馆项目历经三次选址:2009年选址于白云新城文化中心区东南面;2012年8月改选址城市新中轴线南部海珠湖北侧;2013年4月再次改至城市新中轴线广州塔以南地块,并经广州市发改委批复同意项目立项。

为稳步推进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广州博物馆成立了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专家顾问组,系统性地论证并形成了新馆建筑方案、功能需求、陈列展览、信息化、专项设备工程、安技防系统、智慧博物馆建设等相关的专家意见和研究报告,为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提供了指导意见和参考依据。

近5年来,广州博物馆集中开展文物征集和馆藏研究,已成功推出10余个反映广州城市历史文化的原创性展览,出版10余本具有较高历史文献价值的广州历史文化研究著作,为新馆建设打下较为坚实的基础。

在吴凌云看来,广州博物馆这些年太过低调。“广州博物馆的藏品在国内博物馆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完全有实力大放异彩,也应该成为广州市民的骄傲。”

吴凌云坦承,新馆未能建成,的确让他有些心急。之前曾有市民想捐赠齐白石木雕作品,但到广州博物馆现场一看,担心作品到了这里没空间展出。“如果有新馆,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题。”

这些年为了推动新馆建设,吴凌云可谓尽心尽力。在今年广州市两会期间,作为市政协委员的他再度提案建议尽快敲定广州博物馆新馆的地址。他在提案中说,开展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是大势所趋,也是广泛共识和历史必然,必将有力推动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促进广州在讲好中国故事、传承中华文明、促进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方面发挥重要积极的作用。他认为应将广州博物馆新馆建设纳入“十四五”期间广州文化建设重大项目,加快推进拆迁、动工、建设进程,以此带动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建设和文化强市建设。

在吴凌云看来,广州博物馆作为广州的城市文化名片,新馆建设应立足于广州的城市定位和国际地位,紧跟世界博物馆发展趋势,深耕广州作为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底蕴,建设成为立足广州、辐射大湾区、面向世界的一流博物馆,为推动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提升其发挥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引擎功能、建设“一带一路”重要枢纽城市发挥重要作用。“广州博物馆应该成为真正的岭南文化高地。” 吴凌云说。

建馆90余载

广博藏品在国内首屈一指

广州博物馆副馆长曾玲玲向记者介绍,广州博物馆作为华南地区首座博物馆,现为国家一级博物馆,现馆藏文物达13.5万件,其中一级文物119件(套),二级文物477件(套),三级文物2082件(套)。藏品类型包括青铜器、陶瓷器、玉器、书画、木雕、象牙雕、丝织品、碑刻法帖、雕版古籍、矿物和化石标本以及旧照片等门类,是华南地区藏品类别最丰富、体系最完整的综合类博物馆,可系统展现广州两千多年历史及继承传统、融汇东西的地域文化。

说起馆藏文物,曾玲玲十分自豪。她介绍,在国内的地方博物馆中,广州博物馆的藏品丰富程度和反映地区历史文化特色文物的数量之多都是首屈一指的。“广州博物馆的藏品经过建馆90余年的积累,已建立起完整的藏品体系,主要以考古出土广州两汉墓葬文物、海上丝绸之路历史遗物、明清时期广州外销艺术品及近现代革命类文物为主,可系统反映广州‘四地’文化;此外还有著名金石学家容庚先生捐赠商周青铜器90余件及以《容庚藏帖》为代表的古籍善本、法帖30000余册,为广东文博界之首。”

具体来说,广州博物馆的特色藏品有四类:

第一类,考古出土广州两汉墓葬文物。馆藏秦汉时期出土文物1500余件,种类丰富,全面反映出广州先民的衣、食、住、行等情况。如秦代铭文铜戈、“蕃禺”漆盒、各式陶屋、陶俑等。

第二类,海上丝绸之路历史遗物。广州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从秦汉至今海外贸易长盛不衰,是名副其实的“永不关闭”的口岸。秦汉时期的陶托灯胡人俑、陶船、蓝色玻璃碗等,唐宋以来广州与东南亚地区海上交通与文化交流的碑刻、外销瓷均反映早期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紧密联系。

第三类,明清时期广州外销艺术品。近20年广州博物馆系统收集了18、19世纪广州地区生产和外销至海外的各类具有广州工艺特色的艺术品,如广州织金彩瓷、纹章瓷、通草纸水彩画、象牙扇、漆盒、银器等,目前已成为广州外销艺术品收藏、研究、展示的重要阵地。其中外销纹章瓷1100余件(套),是国内博物馆中收藏纹章瓷数量最多、纹饰种类最全的博物馆,并已策划专题展览、出版学术图录,在全世界的纹章瓷收藏界具有重要影响力;通草水彩画600余幅,原创展览《广府旧事——19世纪广州外销通草画中的城市生活》于2017年获得广东省博物馆十大精品陈列奖。

第四类,近代革命类文物。馆藏孙中山手书“志在冲天”横幅、中国同盟会会员证、黄兴题诗、朱执信信札、广州起义红布带、广州解放时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等重要革命文物,均为广州作为民主革命策源地、英雄城市的重要见证物。2021年,广州博物馆还获得广东省博物馆创新奖。

“我们馆藏各类文物真实反映了广州2000多年历史发展轨迹,很多宝贝在国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曾玲玲说。

“蕃禺”漆盒、元青花船形水注······

诸多珍宝尚未与民众见面

广州博物馆藏品门类之多,历史价值之高令人震撼,但因展陈面积有限,建馆90余年,很多藏品至今“养在深闺人未识”,尚未与民众见面。

除了是广州博物馆副馆长,曾玲玲还是研究馆员,是一位资深文博专家。她指着秦代“蕃禺”漆盒照片向记者介绍,这件1953年广州西村石头岗秦墓出土的“蕃禺”漆盒是在木胎上面刷多重漆再刻下文字,是很难保存的。岭南天气潮湿多雨,历经两千多年能完整保存到现在极为难得。

“蕃禺”即番禺,是秦汉时期南海郡的郡治,也是广州2000多年前的称谓,据著名考古学家麦英豪先生研究,这是“蕃禺”地名见于考古实物最早的一例。这件漆盒是秦朝推行郡县制和在广州设置郡县的重要历史物证,见证了广州2000多年的建城史,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近70年来,该漆盒一直是广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围绕该漆盒,学者们也发表了众多学术文章。因为漆木器保管极为严格,对展览条件要求也很高,这件宝贝与公众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曾玲玲还介绍,元青花向来是收藏品中的珍品,元青花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所用钴料来自一种极为稀少的苏麻离青,正宗的元代青花瓷器现在全世界存世也不超过400件。在之前的拍卖市场上,元青花动辄拍卖出数亿元的天价。 而在广州博物馆就珍藏着极为珍贵的元青花。据介绍,这件元青花船形水注为景德镇窑所产,是目前所知全国独一无二的元代青花船形水注,是广州博物馆中最具代表性的元青花瓷器。“在元代青花瓷器中,船形的器具较为少见,加上又是完整器,没有破损,所以极为珍贵。”这件元青花水注存于广州博物馆后一直没有外借展出。一方面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主题展出,另一方面,因为元青花非常珍贵,瓷器也容易破损,所以数十年来一直被作为广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小心翼翼保管。

即便是被誉为“青瓷巅峰”的龙泉窑青瓷,广州博物馆也馆藏颇丰。龙泉窑是中国古代著名的青瓷窑场,被誉为“空前绝后的青瓷高峰”。2009年,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世界范围内唯一入选该名录的“陶瓷类”项目。龙泉窑是古代丝绸之路运输最重要的物品之一,在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有发现龙泉青瓷;南宋古船“南海I号”出土了大量龙泉青瓷精品,再次证明南宋时期龙泉窑的兴盛。而广州博物馆馆藏龙泉青瓷超过460件,上迄北宋下至现代。去年11月,由广州博物馆主办的“龙泉之美——馆藏龙泉青瓷展”在镇海楼专题展出,直到今年2月20日展出才结束,期间反响非常热烈。

提升文化软实力

“让市民以后每个月都有大展看”

而就在近日记者采访之际,好消息终于传来:广州博物馆的新址基本敲定了,这也让吴凌云的心安定了一些。在他看来,博物馆选址体现了我们对历史的敬畏程度。

对于广州博物馆的未来,吴凌云充满信心。他说,广东省和广州市向来有重视文化事业的传统。早在1983年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建设时,当时国内的城市基本是没有博物馆的。“在当时的条件下,广州依然拿出一大笔钱建成了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现在大家也看到了,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给广州带来的文化软实力提升是不可估量的。”

在吴凌云看来,广州博物馆承载着广州的历史文化记忆,是展示广州软实力的重要窗口。他表示,新馆建成后,面积至少在8万平方米以上,这相对于现在只有800平方米展出面积的“五层楼”来说,无疑是一次质的提升。“我对广州未来的博物馆事业充满信心,广州的博物馆之城建设未来可期,广州到处都有‘能触摸到的历史’,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座大的博物馆。”言谈间,吴凌云若有所思。

吴凌云说,广州博物馆新馆建成后,不仅会让广州市民更加有“眼福”,观赏更多珍宝,还能促进广州的文化事业大繁荣。“我们不能关起门来办博物馆,要把博物馆办成老百姓的博物馆。新馆建成后,可以让市民每个月都有大展观看。”他说,从国外经验看,博物馆的建成与当地经济发展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博物馆作为文化高地,将提升城市软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来源: 广州日报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bk/24467.html

上一篇上一篇:怎么开瓷砖店(开瓷砖店的流程)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