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利陶瓷官(广东佛山金巴利陶瓷怎么样)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1501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股东变股东债主 泰康系与阳光城未完资本局

图片来源:中房报图库

随着泰禾建材将阳光城股份质押回泰康系,阳光城与泰康系的资本故事仍是未完待续。

中房报记者 李叶 北京报道

完成从股东到股东债主的转变,泰康系只用了两步。

1月4日,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城”)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质押的公告。

公告称,阳光城近期接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沧州泰禾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建材”)通知,获悉泰禾建材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了质押。

泰禾建材本次累计质押阳光城股份3.07亿股,占其所持阳光城股份比例100%,占阳光城总股本比例7.41%,质押起始日均为2021年12月31日。其中,1.85亿股份质权人为泰康人寿,1.22亿股份质权人为泰康养老,质权用途均为履约担保。

不久前的2021 年 12 月 27 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泰禾建材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泰禾建材通过协议受让方式,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受让阳光城7.41%的股份,共计306,727,826股。该次标的股份转让价款约为9.36亿元。

2021年12月31日,该股份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完成过户登记手续。当天,泰禾建材就将该股份进行了质押。

1月6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了泰禾建材预留电话,无人接听。

对于泰康系与泰禾建材之间这笔股份的辗转腾挪,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泰禾建材与泰康系之间股份质押是履约担保性的质押,是为了确保双方之间的交易能够得到切实履行进行的质押,而非为了向泰康融资借款进行的担保性质押。“不过这也暴露了一种可能性,即这一操作并非出于真实交易目的,而是泰康系为了实现将阳光城出现巨亏的此笔投资尽快出表的阶段性和临时性操作。”

新股东背景成谜

股东变股东债主 泰康系与阳光城未完资本局

从结果上看,泰康系表面上退出了阳光城股东行列,实际上却仍将股份握在手中。

这笔股份辗转腾挪,也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微企业——泰禾建材出现在市场的视野中。

记者通过企查查APP了解,泰禾建材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1月17日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凤芬,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人民币,赵凤芬持股60%,赵宝泽持股40%;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建材、钢材、粉煤灰、矿石、管道配件等。目前,仅有阳光城一笔对外投资。

作为泰禾建材的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赵凤芬关联企业有5家,分别是运河区旭弟快餐服务店、沧州市运河区风芬快餐店、青县金巴利陶瓷店(已吊销)等。在泰禾建材之外,赵凤芬还持有北京泰禾嘉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嘉业物业”)38%股权。

赵凤芬持有股权的泰禾嘉业物业,法定代表人名为赵宝恩,持股62%;除泰禾嘉业物业外,赵宝恩还是另一家企业名为沧州万联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沧州万联物联”)的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该公司主营物联网技术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互联网技术开发等,与泰禾建材成立时间都在2019年1月。

因公司名称相似,此前曾有人猜测泰禾建材背后或有泰禾以及此前通过换股方式收购阳光城物业的万科身影。不过,泰禾和万科均予以否认。

在泰禾建材将其所持公司股份质押给泰康系后,一切又有了新的解读。

“出资近10亿元的一家地方性建材公司,确实可能存在其他出资方。”柏文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排除是泰康为了实现把对阳光城出现巨亏的此笔投资尽快出表的阶段性和临时性操作。

对赌终结

就在泰康系完成从阳光城股东到股东债主身份转变的同时,阳光城内部也在酝酿着一场巨变。

1月5日,阳光城发布公告宣布,朱荣斌因个人原因辞去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兼总裁职务,此后将不在阳光城担任其他任何职务。当天,朱荣斌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阳光城391.81万股股份。去年12月22日,他已减持454.61万股股份,两次减持合计套现27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阳光城2020年9月引入泰康系作为战略股东,正是由朱荣斌牵线。

彼时,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阳光城第二大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泰康以 33.78 亿元的作价取得了阳光城 5.547 亿股、对应 13.46% 的股权,跻身为阳光城第二大股东。

从过去一年的公开资料来看,双方的合作一直难言愉快。

入股协议中,阳光城向泰康人寿和泰康养老作出了一份长达 10 年的业绩承诺。

以阳光城 2019 年 40.2 亿元的归母净利为基数,2020 年至 2024 年,归母净利润每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不低于 15%,且累积数不低于 340.59 亿元;2025 年至 2029 年,归母净利润数分别达到 101.72 亿元、111.90 亿元、123.08 亿元、129.24 亿元和 135.70 亿元。

这份协议意味着,10 年阳光城的归母净利润需要达到 942.23 亿元,如业绩未达标,阳光城须对泰康进行相应现金补偿。

同时,泰康系派泰康保险董事长陈东升的儿子陈奕伦亲任阳光城董事。

2021年10月,阳光城交出了一份并不理想的三季报。营业收入 114.01 亿元,同比下降 18.2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9.19 亿元,同比下降 11.5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 17.52 亿元,同比下降 274.27%。

这一业绩显然不能让泰康系满意,陈奕伦及另一名泰康系董事对此投出反对票,理由是公司三季度所表现的经营恶化,需要得到管理层合理解释。

同年12 月 20 日,陈奕伦请辞董事一职,辞职后不在阳光城担任其他任何职务。陈奕伦的请辞也让市场嗅到了泰康系与阳光城合作或将终结的信号。

2021年12月27日,泰康系宣布大幅减持所持有的的阳光城股份,合计减持比例为9.41%。两天后,阳光城发公告称,阳光集团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进行磋商,拟签订合作协议补充协议,各方之间不再依据《合作协议》享有或承担权利及义务,不再以任何理由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或主张。

随着泰禾建材将阳光城股份质押回泰康系,阳光城与泰康系的资本故事仍是未完待续。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bk/22479.html

上一篇上一篇:金属光泽陶瓷(ps陶瓷光泽质感)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