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厂烟囱有污染吗(陶瓷厂有什么污染)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2287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从远古到时下的陶瓷文化有待传承、有待保留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西姚头村老支书介绍老瓷窑


(注:万圣寺古称出佛峡,从万圣寺顺流而下的河道明代洪洞县志称妫水河)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凉瓷现场


尧典记载……降二女于妫汭,到了明隆庆年间,洪洞德化坊刘家第七世祖刘应时书写下不朽之作。参政刘应时著有《砖城记》。(《洪洞县志,卷十五》367-368页)洪洞砖城墙,是明朝隆庆年间刘应时与乡贤协力捐资督工而建成,原本来是土城,经历明、清、民国,最后战乱时拆除,共约四百余年。

其最著名诗文: 杨城西望藐仙山,生长英皇在此间。

一去潇湘云缥缈,独留沩汭水潺湲。

仪型自稔当年化,魂梦宁知几岁还?

肠断苍梧望夫石,至今修竹泪痕斑。

(《洪洞县志,卷十七,文艺志下》434页)也进一步证实了传承千年的走亲,舜耕历山,陶于河滨应是妫水河两岸。万安妫汭沟考古发现的文化层堆积、陶窑、陶片,这里的陶业有数千年的历史。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距洪洞县城西25公里的万安镇曾有一个远近闻名的陶瓷村,这个村有丰富的烧制陶瓷所需的矸土资源,有悠久的烧制陶瓷的历史,也有传统的烧制陶器的技艺。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村最多时有40余个瓷窑,400余口人中上百人以制陶为业,所烧陶瓷品远销全国十六七个省。这就是洪洞远近闻名的陶瓷村——西姚头村。

俺是妫水河唯一的陶瓷传承者

“从万安到万圣寺两岸有140余家陶瓷企业,只有涧河西村张秋生一人还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坚持着、传承着妫水河两岸的传统产业——烧瓮”张秋生在闲置的和泥窑洞中介绍。

由于环保的压力和市场的竞争,红红火火的妫水河两岸边陶瓷产业就似霜打了一样。由于大集体时代的声誉,再加上涧西村烧制的瓮,酿出的酒、酿出的醋味醇、甘甜,回味无穷。虽然妫水河两岸边的瓷窑都歇息了。山西的汾酒厂,四川的五粮液、泸州老窖,河南的、安微的客商还是不断的走进张秋生的家,答应不答应,就预付定金。告诫张秋生:“你这是传承大槐树文化、也是传承传统的、洪洞妫水河特有的陶瓷文化”“你可以申请陶瓷制作非物资文化遗产”。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涂柚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精心制作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制作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制作自动化


看着到手的钱和休闲在家的陶瓷工,张秋生便偷偷摸摸重操“旧业”,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一直坚持了10几年,总算把制作瓷瓮的工艺保存到今天。

北京的景点定制直径1.1米的大缸,酒厂要的1.5米高的大瓮,他们跑遍了全国著名的陶瓷厂家,最后还是找到了洪洞万安镇涧西村的张秋生。他虽然不能保证工期,但却能保证瓷瓮质量。“如果我要停业了,洪洞万安妫水河两岸瓷瓮文化就彻底消失了”张秋生感慨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可以到号称瓷窑第一村的西姚头调查调查”。

路边堆满陶瓷的村庄

这是我们第一次去西姚头村,路况并不熟悉。进入万安镇问路西姚头村时,一老者乐呵呵地告诉我们:“顺着油路一直走,看到路两边堆满废旧陶瓷的村庄就到了。”

沿路一直往前走,果然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书有“西姚头村”的牌楼,同时也看到了许多陶瓷制品。路的西边堆满了陶瓷,有的成批堆积在一些高出的台地上,有的有序摆放于墙根下,有的横七竖八乱躺于瓷窑的废渣堆旁。路边就能看见沿着山坡的走势高低错落的废弃瓷窑。我们看了最近的一座,瓷窑保存尚好,窑内已不烧陶瓷制品,黑洞洞的瓷窑里堆放着木材、柴火、麦秆等杂物,俨然一个废弃的储物库房。

临汾:洪洞妫水河两岸村庄从辉煌走向没落的陶瓷村

成型的小坯


这些废旧或有残缺的陶瓷派上了各式各样的用场。大多村民屋顶的烟囱就是陶瓷制品,一户村民院内石桌的底座是一个半埋于土中的黑瓷缸,凳子是几个略小而反扣着的小瓷缸;一个农家的菜园也烙上了陶瓷特色,黑色的瓷缸是菜地的围墙,围墙一侧是瓷制品做成的简易厕所,瓷窑烧制的耐火砖铺成了一条陶瓷小路,路的尽头是一个硕大的盛水瓷缸。农家的小院里,闲置的瓷瓮,种花的瓷盆,装面的面瓮、铺地的耐火等皆是陶瓷制品。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陶瓷村,满目都是陶瓷元素。

先有瓷窑后有村庄

关于村庄的来历,上了岁数的老人已经懂事的小孩都知道村庄与瓷窑有关。一个共识是,西姚头村是先有瓷窑后有村庄。

西姚头村大多村民都姓姚,该村的姚姓村民是一个祖先。72岁的姚喜娃是地道的西姚头村人,年轻时也在本村的瓷窑干过活,从小就听老人们口耳相传介绍村庄的历史。

“西姚头村的山上有丰富的矸土资源,矸土是烧制陶瓷的必需材料。原来老祖先在万安镇上,最先开始在这里烧瓷窑,刚开始时是两地来回跑,后来为了方便烧陶瓷,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慢慢才有了村庄”,姚喜娃介绍:“老人们就这样传了下来,西姚头村为先有瓷窑后有村庄。”

姚喜娃的说法得到村民的认可,正在搜集整理西姚头村志的原村支部书记姚七斤也表示赞同。姚七斤已经整理了许多关于西姚头村的历史资料,并根据村民保存的族谱搜集整理出了西姚头村从始祖到现在的族谱。

“相传,姚姓始祖自宋代从相州(河南安阳府)迁居洪洞县万安镇,明嘉靖年间我祖先姚温、姚隆、姚能三兄弟利用西姚头村的矸土资源烧制陶瓷,并在这里定居了下来,后来携全家从万安迁居这里,才繁衍成村庄,取名西姚头村”,姚七斤介绍:“姚氏祖先迁居这里后,以烧陶瓷为业,世世代代居住于此。”

村落中间瓷窑坡

村子中间有一黄土长坡,坡两侧有石砌的建筑,村民沿用了老人留下的称呼,依然叫做瓷窑坡。

“老人小孩都叫这里瓷窑坡,据说这里是先祖们较早开始烧制陶瓷的地方”,姚七斤指着荒废的老瓷窑介绍:“这里留着村庄瓷窑历史的古老印记。”

记者在现场看到,瓷窑坡下有一砖石砌成的老窑,老窑在村庄道路的一侧,前面堆满了砖块与杂物,瓷窑口前放一架破旧的织布机,敞开的窑口前缠满了枯草的藤蔓,窑内乌黑,因杂石等物堆积无法看清窑内大小及形状。在该瓷窑之上、瓷窑坡一侧还能看见两孔不规则石块砌成的房屋,屋顶呈拱形,由天然未经打磨的石块所砌,屋下已堆满黄土,只能看到半米高左右的窑口。两孔窑内均没有火烧的痕迹。

据村民推断,瓷窑坡的石窑可能为晾干陶瓷的瓷窑,因日晒可致矸泥做好的陶瓷裂缝,所以作为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矸泥做好的陶瓷成型后一直放置在晾干窑内自然晾干。

瓷窑坡是西姚头村烧制陶瓷历史的古老印记。

辉煌时远销全国十六七个省

靠着祖传的手艺,西姚头村烧制陶瓷的窑火一直未曾熄灭,而且还曾创造了辉煌,成为劳动力输入大村,从长治等地聘请技术工,烧造的产品远销十六七个省。曾经一度,陶瓷成为西姚头村村民的骄傲。

“土改时期瓷窑属个人所有,那时村里有四五个大瓷窑,建国后成立了国营陶瓷厂,当时有七八个陶瓷窑”,姚七斤介绍了西姚头村瓷窑的发展:“改革开放后,部分村民承包了瓷窑,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创造了西窑头村陶瓷史上的辉煌,瓷窑数量达到40余个,技术人员不够就从长治等地聘请,产品种类多、产量大,远销全省十七八个省,带动了本村及周边一大批从业者,形成了产、供、销陶瓷产业一体化链条。”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西姚头村陶瓷史上最辉煌的年代,至今提起当地老百姓依然怀念和自豪,同时也有许多的感慨和无奈。时间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环保部门大力整治污染企业, 西姚头陶瓷业因污染严重,也难逃此劫,陶瓷窑在国家政策大潮流中逐渐关闭和荒废。

2000年后,一个因烧陶瓷而存在,因烧瓷而辉煌,也因烧瓷而受到环保部门严查的村庄,其绵延数百年的炉火终于彻底熄灭。

即将消失的陶瓷工艺

陶西姚头瓷窑的炉火熄灭后,即将消失的是传承数百年的手工烧制陶瓷工艺。

西姚头村生产的陶瓷产品丰富,大到水缸、水瓮、酒缸、醋缸,小到小瓮、盔子、罐、浅口缸、花盆、香炉等,工艺上也有普通和精细之分,普通者成型成器,粗笨而实用,精细者雕花雕叶,栩栩如生,美观而大方,每一样产品都有不同的做法和工艺,都需要掌握熟练的操作技术,但随着陶瓷窑炉火的熄灭,许多以烧瓷制陶瓷为业的村民和技工另谋生路,与制瓷工艺渐行渐远。随着一批批老年制瓷工的渐渐离去,制陶工艺面临着即将消失的尴尬。

姚七斤曾经承包过村里的瓷窑,在传统烧制工艺的创新上曾下过功夫。他家院里有两口精美的陶瓷缸,缸里装满了土,土里养着木质的花儿。这两口陶瓷缸是西姚村陶瓷制品中的奇葩,陶瓷缸的外面外凸成美丽的图案,莲花或娇羞而低垂,或含苞而欲放,水草若随水流而隐隐摆动,画面形象而逼真,村里极为少见。姚七斤介绍,这是他承包村里瓷窑时,让从长治聘请来得师傅试验烧制的陶瓷缸,因工艺复杂,烧制数量很少。隔壁邻居家的一口大些的荷花缸,也被古董收藏者买走。

“不要说精细的烧制工艺,普通的烧制技术也没多少人能掌握了,更不要说传承”,姚七斤介绍:“西姚头村因烧制陶瓷而兴,曾一度成为周边乃至县里的劳务输入大村,窑火熄灭后,依靠烧制陶瓷为生的村民自谋生路,走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从劳务输入成了劳务输出,烧制工艺已经无人再传承了。”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tcbk/22324.html

上一篇上一篇:精品玉石瓷砖是什么地板砖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