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河南省陶瓷设计艺术大时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6883个文字,大小约为31KB,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汝瓷女传人身后那串神奇的足迹

2017年12月27日,清晨,瓷都汝州——即将揭牌的汝瓷小镇上,霞光万道中一个雕塑般的女人,摇曳一头银丝,消瘦的背影微微颤动,激动的目光眺望北方,一颗滚烫澎湃的心儿飞向了北京——

甲子汝窑梦,春秋圣火情。参加纪念周总理指示恢复历史名窑60周年系列活动的汝瓷女传人孟玉松,心潮澎湃,思绪若涌——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邓颖超接见孟玉松


1953年,周恩来总理向全国发出“发掘祖国文化遗产”的指示,1957年7月又在南京召开的全国轻工业厅长会议上指出“要恢复五大名窑生产,首先要恢复汝窑和龙泉窑”。为了总理的嘱托,瓷乡女用孱弱的肩膀挑起了恢复汝窑生产的重任,开启了漫长艰辛的艺术人生之旅,她的身后留下了一串串神奇闪光的足迹。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1973年,为恢复汝瓷生产.孟玉松调入到临汝县汝瓷厂,白手起家建起汝瓷化验室,从此开始了汝瓷的恢复研究工作。

1983年10月,担任临汝县汝瓷厂技术科科长。

同年年12月,荣获河南省二轻系统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

1984年,她和郭遂师傅等一起研究恢复成功了汝窑天兰釉,获河南省科技成果奖。《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8家全国性报纸及中央广播电视台予以报道。

1985年,在中国古陶瓷研究会郑州年会上发表论文《对于汝窑天兰釉的初步探讨》。

1986年3月,获河南省“三八红旗手”称号。

同年8月,她主持研制的汝瓷十七号豆绿釉获河南省科技成果奖、河南省轻工科技腾飞奖。

同年12月,作品荣获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百花杯”金奖。

1987年,主持研制恢复“汝瓷月白釉”,通过轻工部和省科委组织的技术鉴定,获平顶山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同年,研制出仿秦佣瓦灰釉,投产西安酒厂包装瓷,受到李鹏总理的称赞:“这种包装很好,把古文明和现代包装结合起来,打破了包装瓷的旧传统。”

同年,发表论文《汝窑天青釉的呈色热力学分析》。

1988年4月,作品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1988年7月,主持研究成功“汝窑天青釉”(即汝官瓷),通过轻工部和省科委组织的技术鉴定。填补中国陶瓷史“汝窑”制作空白,全面恢复北宋汝瓷生产工艺,《人民日报》、《文汇报》等全国16家报刊做了报道。

同年,研制成功“汝瓷月白釉”,通过河南省科委组织的技术鉴定。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1988年9月,参加全国第六次妇女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受到邓小平、李先念、杨尚昆、邓颖超、李鹏、乔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会议期间在中南海西花厅受到邓颖超亲切会见,并将汝窑八卦鼎赠送邓颖超同志。

同年,汝瓷洗被国家文化部选赠英国皇家博物馆。

1989年4月,“汝瓷十七号豆绿釉”,获河南省轻工科技腾飞奖。

1989年10月,在上海古化陶瓷科学技术国际讨论上发表论文《汝窑天青釉的呈色热力学分析》。

1989年11月,中央电视台对孟玉松研制成功“汝官瓷天青釉”进行专题报导。

1989年12月,荣获平顶山市先进工作者称号。

1990年2月,作品荣获首届全国轻工业博览会金奖。

1990年8月,作品获国家轻工部颁发的“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新产品一等奖”,并出席中共河南省第五次党代会。

1991年5月,被命名为平顶山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

同年11月,作品荣获全国“七五”星火计划成果博览会一等奖。

同年,在《景德镇陶瓷》杂志发表《汝瓷天青釉乳浊化机理分析》、《汝窑天青釉仿制技术的探讨》等论文。

1992年4月,荣获平顶山市“五一”劳动奖章。

1993年10月,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1993年,在上海古代陶瓷科学技术国际讨论会上宣读论文《汝瓷月白釉研究》,并在《景德镇陶瓷》第发表。

1995年5月,再度被命名为平顶山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1997年3月,荣获为平顶山市“兴市模范”称号。

1997年5月,创立汝州市美术汝瓷厂玉松古瓷厂。

1997年,在《核技术》杂志上发表论文《古汝瓷指纹元素散布分析》。

1999年9月,作品《汝瓷三牺尊》和《三足盘》获全国首届民间藏品展交会一等奖。

1999年9月,作品《国泰民安》大花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周年人民大会堂落成四十周年之际,被人民大会堂收藏。

2001年4月,13件作品参加了由国家文物局和故宫博物院联合举办的宋代五大名窑真品暨仿品展,并被展会推荐为本次活动专家委员会委员。

2001年10月,被评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

2002年,作品获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

2002年4月,《人民日报》刊载《雨过天晴云破处-----记中国汝瓷女传人孟玉松》。

2002年11月,作品《弦纹尊》获河南省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

2004年,被评为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

2004年5月,作品《熏炉》荣获河南省第四届民间工艺美术金鼎奖。

2004年6月,产品《鸳鸯酒壶》获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为ZL2004 2 0066485.6 。

2004年7月,被评为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

2004年10月,作品被澳华博物馆收藏。

2004年,在《工艺美术》杂志上发表论文《金盘玉碗世称宝》。

2004年12月,中央电视台一套播发《众里寻她八百年-----记汝瓷专家孟玉松》。

2004年,在《河南陶瓷》杂志上发表论文《影响汝瓷产品呈色因素分析》。

2005年,作品荣获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

2005年4月,作品《汝瓷豆绿盘》在“第二届中国陶瓷新产品设计竞赛”获中国轻工联合会与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联合颁发的评委特别奖。

2005年8月,研制成功“汝瓷发光釉及其制备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

2005年8月,汝瓷发光釉作品《蛟龙出海》荣获第十二届中国艺术博览会金奖。

2005年,作品荣获第二届全国陶瓷产品设计大赛评委特别奖。

2006年7月,被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联评审认定为河南省首届民间文化(汝瓷)杰出传承人。

2006年8月,荣获河南省“行业领军人物”称号。

2006年10月,作品荣获“大厨房杯”全国陶艺大赛银奖。

2006年10月,作品《孔雀洗》获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颁发的全国陶瓷艺术设计评比银奖。

2006年10月,荣获河南省“中原陶瓷文化艺术传播贡献奖”。

2006年11月,荣获河南省“有突出贡献的陶瓷艺术大师”称号;入选《中国一代大师》。

2006年11月,作品《云龙发光盘》获中国五大名窑陶瓷展银奖。

2006年12月,作品《孔雀洗》被评为“中原陶瓷文化艺术最佳珍藏品”。

2007年5月,香港《文汇报》刊发《中国汝瓷,豪华落尽见淳真》。

2007年8月,美国《世界日报》刊载《玉松汝瓷八卦鼎与兆龙鼎》。

2007年11月,作品《汝瓷虎枕》在第八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和世界手工理事会颁发的2007“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银奖。

2007年12月,作品《孔雀洗》荣获“河南省工艺美术精品”称号。

2007年12月,作品《孔雀洗》荣获“河南省知名文化产品”称号。2008年6月,作品《七宝出香》在“河南省知识产权、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展示大赛活动中”荣获一等奖。

2008年6月,孟玉松被授予“河南省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2008年7月,孟玉松被授予“河南省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汝瓷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2008年8月8日,作品《孔雀洗》荣获国家文物局颁发的“中华民族艺术珍品”称号;并由中华民族珍品博物馆收藏。

2008年8月,英国珍宝博物馆收藏作品《贯耳炉》。

2008年10月,21种作品获得外观设计专利。

2008年10月,美国哈弗大学、耶鲁大学分别收藏作品《三牺尊》。2008年11月,作品《汝瓷虎枕》、《汝瓷加湿器》获得实用新型专利。

2008年11月,孟玉松大师受聘为郑州大学客座教授。

2009年11月,作品《桃洗》在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和世界手工理事会颁发的“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2009年12月,作品《童趣》在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举办的“闽龙杯”全国陶瓷原创设计大赛总评中荣获二等奖。

2009年12月,10种作品获得外观设计专利。

2010年1月,作品《中华尊》荣获“上海世博会汝瓷礼品评选活动”特等奖。

2010年5月,作品《国色天香》在中国(深圳)第六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

2010年10月,被评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2012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2013年12月13日,为纪念孟玉松从艺40周年,河南省省陶玻协会和省工艺美术协会联合举办了“汝窑传承发展文化谈暨孟玉松从艺四十周年作品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位陶瓷专家聚首汝州,品鉴孟玉松作品,共商汝瓷发展大计。

2015年,孟玉松作品《和平》与《梅瓶》再次被人民大会堂收藏。

2016年3月,《玉松话汝瓷》专著出版发行。

……

少女青瓷

1942年1月,孟玉松呱呱坠地于瓷乡汝州。汝瓷因产于汝州而得名,是我国宋代“汝、官、钧、哥、定”五大名瓷之一,在中国陶瓷史上素有“青瓷之首,汝窑为魁”的美誉。

北宋时期,北方烧造青瓷中心在时属直隶州的汝州(今汝州市),当时的汝州辖临汝县、郏县、龙兴县(今宝丰县)、鲁山县、汝阳县(伊阳)、叶县、襄县等地。汝州四方烧造青瓷器的古窑遗址很多,形成“汝河两岸百里景观,处处炉火连天”的繁荣景观。

宋靖康之变后,窑毁烟冷。汝官瓷断代800余年,历代仿烧不断而终未成功,窑匠们发出了“造天青釉难,难于上青天!”的慨叹。

“家有汝瓷一片,胜过家产万贯。”孟玉松自小受到汝瓷文化的耳濡目染。她至今还记得母亲讲“一个汝瓷碗富三家”的故事。清朝末年,汝州城里有个穷人王三慌,到了腊月三十晚上,还弄不到吃的,无奈变拿根麻绳,到城东南脚文昌阁去上吊,正巧碰上个小偷,因他偷了珠宝商的汝瓷碗,以为是珠宝商派人来抓他,把汝瓷碗丢下就跑。王三慌拾起瓷碗,到汝州城“志胜德”老店去卖,老板一看是一只闪闪发光的汝瓷碗,便给王三慌50两银子,买下了这只汝瓷碗。第二天,这位老板又以800两银子的价格转手盗卖给一个汝瓷商。后来,这个商人把汝瓷碗带到海外,换来了8000两白银。从此,王三慌买了庄田,富了家,“志胜德”老板的生意更加兴隆,汝瓷商则成了驰名中外的巨商大贾……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汝瓷文化在孟玉松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1952年,私人经营的严和店瓷厂经过改造成为集体经营,后转为地方国营县办汝瓷厂,产品以精瓷碗、盘为主,也兼烧瓷缸和耐火砖等。汝瓷一厂在汝州城的十字街有三间门市部,经营碗、盘、碟、盆等日常生活用具和花瓶等造型简单的艺术陈列品。玉松是这里的常客,营业员都认得她。

1957年在周恩来总理“要恢复五大名窑生产,首先要恢复汝窑和龙泉窑”指示精神下,临汝县汝瓷一厂在县委、县政府支持下,成立了汝瓷试验小组,郭遂任试验组组长。历尽艰辛万苦,1958年,郭遂等人终于试制成功了汝瓷“豆绿釉”,产品质量达到了古代豆绿釉的标准。 此时刚刚16岁的孟玉松由于聪明好学从高中被抽调到县钢铁化验室工作,并赴郑州大学化学系学习了硅酸盐定量分析,这也为她后来从事汝瓷釉色研究打下了专业基础。

汝瓷豆绿釉产品问世,门市部的货架上首次出现了豆绿的汝瓷产品,花瓶、碗、碟……件件抓她的眼球,吸他的魂魄。她节衣缩食用省出的钱,买了一件豆绿釉碗。舍不得用它盛饭,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一天看多次也看不烦,碗的造型简单大方,线条流畅,釉色均匀。


郭遂等研制出汝瓷豆绿釉大型透花盆、洗字盘等产品,被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 ,汝瓷研究第一人郭遂师傅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出席了全国群英会,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的亲切接见。一天晚上,玉松挤在人山人海中专注观看汝瓷幻灯片,主要放的是郭遂师傅等人研制出的汝瓷豆绿釉大型透花盆、洗字盘、特大号汝瓷瓶等产品,一对特大号汝瓷瓶上还写着“向县革委会领导献礼!”的红字。最让她心房颤动的是郭遂师傅被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接见的幻灯镜头。那份荣光、那份自豪、那份神圣、那份向往,强烈地占了据青春女的心头,长久挥之不去……

敢问善逃在何处,牧童遥指窑吾乡。古城的春风青鸟一样,驮着一个青春少女的青瓷梦飞向了高空……

筑梦严和店

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来的。

1973年7月,为加强恢复汝瓷科研生产力量,.孟玉松调入到临汝县汝瓷厂,专事化验工作。

当时的汝瓷厂,厂址在离县城三十多里的严和店村。蟒川河蜿蜒流过,这里曾经是宋代汝瓷的一个烧制基地,当地有一句古话叫“十里蟒川河,十里大窑厂”,严和店古代叫验货店,是陶瓷质量的一个检验中心。当年,蟒川河两岸炉火连天,瓷器在这里烧制、检验之后顺流而下,运往全国,这里见证了汝瓷的辉煌,也承载了新一代汝瓷人的希望,在这块希望的土地上,孟玉松们开始了他们的筑梦之路。

没有设备,没有药品,孟玉松一次一次往郑州和洛阳跑,用笑脸面对别人的冷眼和误解,在艰难中开始了自己的研制之路。为了尽快使自己熟练掌握陶瓷业务知识,她购买了大量有关陶瓷方面的书籍,工作之余认真钻研,虚心向师傅郭遂请教、切磋,很快成了业务骨干。师徒二人走遍了汝州所有窑址,在大峪的东沟、黄窑、大泉、棉花窑、邢窑和蟒川和焦古山、三间房、土门等地选捡古瓷碎片,研末进行化验分析,经过上千次的实验,终于掌握了它的配方。1978年,汝瓷豆绿釉研究成功,1983年汝瓷天蓝釉面世。两项成果的研究成功,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

孟玉松是一个科研工作者,但她还是一个母亲,一个妻子。公公婆婆和自己的父母离世早,当时她的大儿子10岁,小儿子才4岁,丈夫工作忙,都由她自己带,每次上下班都手里扯一个,肩上背一个,带着两个儿子来回跑,其辛苦和艰难可想而知。

1973年国庆节假期的一天,休假的她正在家中吃午饭,一个同事突然急冲冲地找上门来,喘着气说:“厂里有要事,厂长要你马上赶回厂里。”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常言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孟玉松正是这样的人。当她在思考问题、搞试验的时候,她显得特别沉静;当需要去找材料、寻瓷片的时候,她又双脚生风,雷厉风行。此时,她从同事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到事情的紧急,立刻放下筷子,准备动身。

临汝县汝瓷厂在城南的虎狼爬岭上,孟玉松的家在城区北郊的王庄村,一南一北两地相距达三十多里,中间还隔着一条汝河。平时孟玉松到厂里上班,遇到班车时就坐班车走,遇不到班车时只好步行。

天气变冷了,正逢假期,孟玉松好不容易回家给孩子们取厚衣服,料理一下家务,但假期还没过完,厂里又有急事。她二话没说,扯着大儿子,背上小儿子就往厂里赶去。

十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天高云淡,到河边时却大风突起。强劲的风一阵阵呼啸着从山谷里刮过来,树枝都匐匍倒地;地面上的碎石子,像炸锅的豌豆在地上打滚。瓢泼大雨也从天而降。汝河水虽然不太深,但浪花翻腾,流速较快,像一匹匹奔腾的小马。孟玉松犹豫起来:如果仅自己蹚水过河,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两个孩子怎么过?万一出点差错,后悔都来不及。想到这儿,她本能地转过身,想返回家去,可是,她立刻又把脚收回来了。厂长既然派人捎信,肯定有急事,万一因为自己耽误了汝瓷研制的大事,又怎么对得起组织的信任?她咬咬牙:不行,即使有危险,也要冒一冒,必须赶回厂里。

孟玉松毅然挽起裤腿,先让小儿子坐到背上的篓子里,然后对大儿子说:“你拉紧妈的衣裳,千万别松手,不然河水会把你冲跑,你就再也见不着妈妈了!”儿子瞪着迷惑不解的一双眼睛问:“妈妈,河水这么凶,又下雨,咱不去不行吗?”孟玉松语气坚决地说:“不去不行!公家有事!”说罢,她攥紧大儿子的手,转身淌进河里。

果然,不深的汝河已失去了往日的温柔。大风把河面推成一层层的浪,打得孟玉松一晃一晃。凭着对河道的熟悉,她一步一步地往前淌。溅起的浪花打湿了她的上衣。走到河中间时,一个浪头突然跳起猛打过来,撞得她一个趔趄,脚步也不稳了。就在这时,她听见大儿子叫了一声:“妈妈!”一脚踏虚掉进了河水中。孟玉松心头一紧,死死抓住大儿子的手不放,大儿子呛了几口河水,吓得大哭起来。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孟玉松把大儿子一拽,大喊大叫着把两个儿子带到了南岸。

瘫坐在河岸上,孟玉松浑身冷的直哆嗦,回头再看汝河,心里充满了后怕,河水更凶了,咆哮着滚滚而下。看着儿子吓白的小脸和湿透的衣裳,孟玉松禁不住泪水直流。她脱掉儿子的衣服,拧干河水,害怕的感觉顿时浸遍全身。要是儿子真被河水冲走,我咋向家人交代,自己一生又怎么能够安宁?

上天似乎在考验孟玉松。过了河,风息了,但雨还在下。本来就坑坑凹凹的虎狼爬岭的山路因为这场透雨更加泥泞坎坷。孟玉松背着小的,拉着大的,脚上的黄胶泥像灌铅似的越裹越紧、越黏越重。她仍然艰难而倔强地一步步向汝瓷厂走去。正是凭着这股执着追求,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孟玉松献身汝瓷研制工作四十多年,先后全面研制成功了汝瓷四大釉色:天蓝釉、十七号豆绿釉、天青釉、月白釉,为汝瓷的恢复发展、再创辉煌,贡献了毕生力量。


寻梦故宫

  “雨过天晴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宋徽宗梦中的那一抹天青色,是汝瓷釉色中最为神秘最难恢复的,1984年省科委把恢复天青釉的项目定为重点攻关项目,这时候郭师傅到了退休年龄,孟玉松接受了这一艰巨的任务。当时一片天青釉瓷片可以与黄金等价交换,要想研究它,恢复它,就要先认识它,当时只有故宫博物院才保存有汝官瓷(也就是汝窑天青釉)。

  1984年惊蛰刚过,为了研制汝瓷天青釉,孟玉松怀着忐忑的心情,到北京故宫找到陶瓷组专家耿宝昌先生,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讲述了自己为了恢复汝瓷所做的一切,耿先生特别感动,当即签字并通知拿钥匙的四名馆员到珍宝馆现场从玻璃柜里捧出弦纹尊,让她近距离观看天青釉弦纹尊。多少回梦里,孟玉松想象着“雨过天晴”的“青”;多少次冥思中,孟玉松想象着汝瓷形神兼备的美。现在,这尊弦纹尊就在自己的眼前,孟玉松仔细端详着,简洁的弦纹尊也像一尊塑像,尽情地展现着它优良的天姿,美妙的神态。孟玉松的心里不禁升起一种如敬神灵的虔诚。好久,她才像抱一个初生的婴儿,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件弦纹尊,她要把它的艺术之美刻在自己的心里,刻在灵魂深处。世界静极了。

  春风拂动屋外柳枝的声音都听得见。只见那弦纹尊的釉色青中泛绿,绿中泛青,开片均匀,柔和典雅,像一湾静泊的泉,又像一首美丽的诗,含蓄内美,意味隽永。拍照是不允许的。孟玉松把那种“釉感”牢牢记在心里。

  在走出故宫时,她心中忽然想:“如果回到汝州后,这种记忆模糊了怎么办?”就在这一刻,女性的细腻发挥了作用。她赶到北京市最繁华的大栅栏布匹市场,寻找与那件弦纹尊颜色接近的布料。大栅栏布匹市场里各种颜色的布料虽然琳琅满目、各呈异彩,但真正要寻找到那柔和典雅的天青色调,却遍觅不得。整整转了5个小时,正当孟玉松有点绝望的时候,忽然在一个不起眼的摊位上,看到了一种与天青釉颜色十分相似的棉布。她顿时眼前一亮,快步上前,毫不犹豫地买上3尺,十分珍贵地装进了自己的包裹。多少个日日夜夜,孟玉松依托布料的颜色做基础,对各种釉色的配比进行调整,反复进行试烧。多少次失败苦恼,孟玉松告诫自己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一直到1985年,当配方调整到41号时,孟玉松拿上烧制的几个汝瓷小碟再次来到北京故宫请教耿宝昌先生,耿先生看后说:“嗯,有点味,但是有差距。”耿先生再次找院长批准让孟玉松再进一次珍宝馆观看弦纹尊。看完弦纹尊她又去请教冯先铭先生。冯先生说:“小孟,你真不简单,我看一次都是不容易的,你却看了两次。”孟玉松回到厂里后继续试制汝瓷天青釉,一直到1987年,配方调整到91号时,终于试烧出了天青釉的雏形。孟玉松把自己试烧出的天青釉瓷器送到北京,请专家们鉴评时,专家们说:“小孟,这种颜色与古汝瓷的天青釉十分相近了,但宋代的汝官瓷敲起来声音短而哑,你这实验品声音清脆,和汝瓷声音不符合。”

虽然还没有达到理想的境界,但对孟玉松来说,曙光在前就是胜利。她回厂后一头扎进试验室,反复配料、反复试烧。“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本来瘦弱的她变得更加黑瘦,长期的窑炉高温烘烤,脸面上竞起了一层粗剌剌的硬皮。一天夜来,从学校赶来的丈夫发现妻子挽起裤管洗脚时,腿梁上密布着一片片的黑痂。那是窑火的炙烤的印记。丈夫摩挲扎手的黑痂,豆大的泪水砸在了女人的腿梁上……

生活燃烧,痴梦无价。又经过古陶瓷专家们的多次鉴评和指点,当配方调到222号时,历经上千次的烧制,那一抹纯正的天青色终于稳定下来了。汝瓷天青釉经过专家们最终鉴定,各项指标都达到和接近宋代汝瓷水平,一致认为研制成功,举世哗然!

的烧制,配方调到222号时,终于试制成功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汝官瓷的研究成功,引起了海内外各界的关注。1988年,汝官瓷鉴定会在河南省汝州市隆重召开,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这一消息。他们称:汝官瓷古老工艺重放异彩,汝瓷故乡人已成功掌握了其胎釉配方和烧成规律。断代八百年的汝官瓷,今始有传人。

圆梦中南海

  1988年,金秋时节,孟玉松凭着对恢复发展汝瓷作出的显著贡献,被推送为全国妇女代表,出席了第六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从县城到京城,让这个弱女子既骄傲,又激动,和全国各地的妇女代表一起畅谈,让她倍感振奋。会议期间,一个工作人员突然找到她:“请你准备一下,作为河南省的代表,到中南海西花厅,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邓颖超同志要接见你。”听完这番话,孟玉松呆住了:“邓颖超同志要接见我?尊敬的邓大姐要接见我?真的吗?”直到工作人员重复了一遍,她才如梦方醒。这是真的,那个追随周恩来同志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经历风雨,浴血奋斗,深受全国人民爱戴的邓大姐要接见她!瞬间,两行热泪从眼中涌出,激动、幸福交织在一起……

  精心挑选了一件汝瓷天青釉八卦鼎,匆匆坐上了开往中南海的专车,窗外景物飞逝,朦胧的泪眼中,一幕幕往事悄悄浮现。车缓缓进入中南海,孟玉松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汝窑天蓝釉、豆绿釉、月白釉、天青釉在自己的汗水中研制成功,填补了陶瓷史上的空白,抚摸着手中的八卦鼎,她感到一丝欣慰,汝瓷人没有辜负周总理的嘱托,满是泪水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此时的中南海天空澄澈,金菊绽放,时不时有鸟儿叽叽喳喳飞过。西花厅,显得格外热闹,来自全国31个省份的妇女代表齐聚于此,当他们知道这个瘦弱的女子来自汝瓷的故乡,恢复了断代千年的汝瓷时,纷纷竖起大拇指。人群突然安静下来,82岁高龄的邓颖超精神矍铄地走到大家面前,一一和代表们握手。当走到孟玉松面前时,她好不容易止住泪水再次流出,上前紧紧握住邓颖超老人的手,激动地说:“邓大姐,您好!”邓颖超微笑着说:“你好!”孟玉松赶紧将带来的汝瓷天青釉八卦鼎捧在手上,送给邓颖超说:“邓大姐,我完成了周总理的嘱托,将失传近千年的北宋汝瓷恢复成功了!”邓颖超再次握住孟玉松的手说:“谢谢你!你是我们妇女同志的骄傲。”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泪水再次模糊了孟玉松双眼。她突然体会到了作为一名汝瓷人的自豪和骄傲,十几年的艰辛在这一刻,一切都值了!“邓大姐,现在恢复的汝瓷还达不到极致,我一定认真总结,不断完善,以更优异的成绩向您汇报!”说完,孟玉松深深鞠了一躬,许下了让她坚守一生的承诺。这时,随行的记者“咔嚓”一声按动快门,记下了这不寻常的时刻……

追梦无止境

圣火燃烧汝窑梦,窑变神器炼狱情。 神韵天成汝瓷魂,道法自然青精灵。“孟玉松吟哦着这首诗,在追梦汝窑的路上跋涉着,青丝变白发。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1997年,孟玉松退休了,但她仍割舍不下对汝瓷的感情,她总在思考,汝瓷,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人类遗产非常重要的资源。如何让汝瓷这一祖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去?于是,她和家人商量后,带领几名下岗员工创立了汝州市美术汝瓷厂古瓷分厂,开始了汝窑研究和汝瓷生产的新探索,也开始了汝瓷的传承工作。

2011年,文化部把汝瓷列为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她被评为汝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她觉得更有责任把汝瓷这一国粹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把汝瓷文化和汝瓷烧制技艺传承下去。

孟玉松的二儿媳李晓涓,从小在她的父亲、汝州市工艺美术汝瓷厂厂长李聚万的熏陶下,受到汝窑神秘窑变的诱惑,对汝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9年,16岁的李晓涓带着金色的梦幻走进了汝瓷厂。练泥、拉坯、施釉、雕花、化验、烧成、……她用心学习和反复实践着汝窑生产的一道道工序。父亲对痴迷于汝瓷的女儿格外呵护,把自己掌握的隧道窑烧成技艺传授给了女儿。聪颖好学的她深得师傅们的喜爱,尤其是工艺大师孟玉松,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眉清目秀、勤奋好学的姑娘。也许是天之作合,她和拉坯小师傅、孟玉松的二儿子王德新相爱了。6年后的1994年,李晓涓进门成了工艺美术大师孟玉松的儿媳,自此开始了手把手、心交心的艺术传承。

孟玉松退休后创办了玉松古瓷厂,李晓涓跟随婆母进厂担任技术员,继续系统地学习和实践,并娴熟地掌握了泥料加工、釉料配制、模具制作注浆成型、施釉、烧制等整个汝瓷的工艺流程。她对儿媳妇说,我们既要重视仿烧汝瓷经典传世品,又要创新现代汝瓷产品。心有灵犀一点通,二人想到了一块。

追梦——在传统经典与现代创新中越,婆媳二人一路进取。2006年新春伊始,正当婆媳联手将古瓷厂改扩建为汝州市玉松汝瓷有限公司时,婆母突患脑溢血住进了医院。

李晓涓毅然挑起了玉松汝瓷传承的重担。出院后的玉松尽管身体虚弱,但她不顾家人的劝阻,依然出现在工厂里。在她的指导下,晓涓的作品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和世界手工理事会颁发的第十三、十四、十五届“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中国轻工联合会和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颁发的第三、四届“大地奖”金奖,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颁发的第四十九届“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其作品《虎枕》被英国珍宝博物馆收藏,《疏影钵》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确定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四十周年外交活动”国礼;《喜上眉梢》被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选为高端礼品,赠送欧盟主席范龙佩;《龙耳炉》被外交部亚洲司选为外事活动国礼,赠送参加北京APEC会议的高官;《乾坤尊》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选定为国礼,在中国——东盟峰会期间,赠送给缅甸总统吴登盛……

晓涓创新的产品,无一不是把汝窑传统的造型、釉色之美和创造创新的符合现代审美意蕴完美结合的精品。她的力作《福寿吉祥》,将“大象”与“蟠桃”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以小寓大,使天、地、人浑然一体,道法自然,赋予汝瓷以灵动的生命、以丰厚的文化、以超然的魂灵,以雍容的美丽。汝瓷传承有来人。孟玉松打心眼里笑了……

追梦汝窑?——汝瓷女传人孟玉松的艺术人生

追梦汝窑,永无止境。汝瓷女传人孟玉松大写的艺术人生,在汝窑那一抹天青中更加熠熠生辉!

2018年3月29日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slgc/25215.html

上一篇上一篇:佛山金陶陶瓷外墙砖样品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