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陶瓷的创新(陶瓷创新创业计划书)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3010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摘要: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一个“时代新章——工艺美术作品邀请展”,吸引了大批观众前来观看,人们纷纷被匠师艺人的高超技艺所吸引,流连忘返,以陶瓷工艺为例,这些作品的釉色、造型、烧制工艺,无不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与之相对的是各个艺术机构举办的当代陶瓷展,如南京德基美术馆的“器与维度”群展、北京筑中…

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一个“时代新章——工艺美术作品邀请展”,吸引了大批观众前来观看,人们纷纷被匠师艺人的高超技艺所吸引,流连忘返,以陶瓷工艺为例,这些作品的釉色、造型、烧制工艺,无不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与之相对的是各个艺术机构举办的当代陶瓷展,如南京德基美术馆的“器与维度”群展、北京筑中美术馆的“第二届当代青年陶艺双年展(提名)”、景德镇陶溪川美术馆的“国际陶艺邀请展”……这些展览从人气上而言,就略显单薄。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筑中美术馆“第二届当代青年陶艺双年展(提名)”作品:以死印生 / 瓷、木 / 尺寸可变 / 2019 / 张春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中国国家博物馆“时代新章——工艺美术作品邀请展”现场 摄影:余冠辰

究其原因,是因为当代陶瓷对今天的老百姓来说还是个新生事物。“在中国这样一片国土上,传统陶瓷的魅力已深入人心,大家对它的认识已完全进入我们的生活脉络和精神之中,传统的陶瓷审美根生蒂固。面对陶瓷,人们习惯性地从它的釉色、工艺、造型入手,突然让观众面对表达情感的当代陶艺,他们就找不到对应物了,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看不懂。” 著名艺术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白明解释到。

努力拓展全民对待陶瓷认知的角度和包容心,就成为今天陶瓷艺术家特别注重的一项工作。其中,美术馆在向观众推介当代陶瓷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许多艺术家也相继在美术馆举办展览。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清华大学教授白明

2017年,艺术家白明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醍昂—白明的国度”,这是他第一次在北京举办大型个展,随后,他又在法国、意大利举办个展。2018年9月,“对话——白明与他的学生陶瓷作品展”在意大利奎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博物馆开幕,此外,9月1日,由白明担任学术提名的“第二届当代青年陶艺双年展(提名)”在北京筑中美术馆开幕。

传统的核心是创新

白明一直致力于向观众推介当代陶艺,但过程却阻碍重重。“在中国,很多人虽然生活在21世纪,拿着手机,坐着飞机,开着跑车,但他们的思想仍停留在上个世纪,甚至是上上个世纪。他们固守着过去所受到的教育,维护所谓的传统,质疑一切创新,这才是今天中国陶瓷发展的最大阻力。”

“当然,如果是从工匠的角度,单纯是为了工艺的传承,那么他们的坚守是值得尊重的,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没有创新就会被这个时代真正地抛弃。”

在白明看来,所有的“新”都是建立在传统陶瓷发展历史上下文的关系下,没有任何“新”的观念是脱离传统的,传统的核心就是创新。

在中国陶瓷发展历史过程中,曾出现过几十个窑口,但这些窑口大多数都已断流,唯有景德镇,一直延续至今,并成为世界瓷都。为什么?“景德镇从影青釉开始,每隔一百年都会有新的品种被发明出来,并相继产生新的技术、新的创造、新的烧成,这些革新不仅适应时代的发展,还让陶瓷与市场结合,走进千家万户。”景德镇陶瓷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创新,但凡不创新的都死了,创新的都活了。

当代陶瓷如何“新”?

其它艺术门类在欣赏时,我们可以从它的造型、色彩、艺术语言进行直观的判断,但陶瓷还有一个工艺的难度,所以我们今天看陶艺时,“既要看它对中国传统陶艺工艺文脉的推进深度,以及工艺水平;又要看它对目前国内外材料研究所达到的高度。”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左正尧说到。

无论是工艺还是材料,观念才是陶瓷创新的核心。“第二届当代青年陶艺双年展”中,白明提名了11位艺术家参展,通过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知道,面对陶瓷,艺术家是如何“创新”的?

1解构传统陶瓷工艺

传统陶瓷的制作过程一般可分为练泥、拉坯、晒坯、刻花、施釉、烧窑、彩绘等,但在当代陶艺家看来,其中的任何一个流程都可以拿来做文章。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永恒的旋转系列 / 魏韫浓

艺术家魏韫浓就被陶瓷拉坯的“旋转”所吸引,并围绕这一核心概念进行了系列创作。“‘旋转’它可以很具象,也可以很抽象。具象是因为‘旋转’作为陶艺的一种创作方式,自古以来用于器物的成型;抽象则因为‘旋转’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一种自然界的规律,会呈现在自然的各种各样表象当中,例如星空宇宙的旋转、大气的旋转、生命的旋转等,这些‘旋转’的感觉与陶瓷拉坯时的‘旋转’有一种契合,我想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所以就有了‘永恒的旋转’系列。”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众生系列 / 白瓷、陶,1280℃,还原烧成 / 2019 / 魏韫浓

“‘众生’系列则更观念一些。在我的想象当中,每个人都是一个‘旋转’的个体, 他们不断地重复自我,重复自己的生命,不断地生老病死,一次又一次地轮回。人的生命隐约像是一种抽象的‘旋转’状态,所以我用拉坯的旋转方式,去表达一个模糊的人像,这个人不一定是指某一个人,可能是所有人,亦或某一类人。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就是让人去重新认识陶瓷,认识‘旋转’,并发自内心产生共鸣。这也是我心中的当代陶艺。”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盈亏之洄 / 陶瓷、亚克力 / 尺寸可变 / 2018 / 余梦彤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异质-ll / 尺寸可变,陶瓷、亚克力 / 2018 / 余梦彤

对艺术家余梦彤来说,面对生产性的陶瓷的工艺流程进行创作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 有时 没办法正常地面对陶瓷的生产工艺,比如陶瓷的注浆工艺,是为了将一个形态无限复制,满足器物的大批量生产,而我总是忍不住把批量生产出来的坯体扭一扭,破坏掉它所谓的精致、规整。我也没办法踏踏实实按照标准的工艺做东西,要计时,原料要有精确的比列,充分的混合等等,那些不确定的东西更吸引我。”

她利用陶瓷的翻模工艺制作了一对真实的蚌壳,获得它的无数复刻之后,对其形态进行改变。“我可以把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变成一个柔软的东西;也可以把一个柔软的瞬间,凝固成非常坚硬的状态。这是当代陶瓷给我的一种观看方式,我想把它表现出来。”陶瓷的创作一般会经历从柔软泥土到坚硬器物的过程,这种不可逆的状态,从另一个角度,会有新的呈现方式。

2传统题材的现代解读

除了传统陶瓷工艺,中国传统文化也被用于当代陶瓷的创作。艺术家王京成用一种陶瓷材料的特殊语言,烧制了一系列极具历史沧桑感的古代陶俑,其中既有南北朝的武士俑,也有唐代的仕女俑,当他们手持“禁止拍照”的指示牌站在一起“合影”时,自然而然地就与当前的时代产生对话。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合影 / 一组五件 / 陶瓷 / 2011 / 王京成

同时,每个陶俑都代表着中国人不同历史时期的气质。作为陶瓷的原始材料,石头本身是不会说话的,但作为文化传承的载体,它又向世人传达着不同的精神,例如“在旧石器时代,石头在人的手里,可能会说‘敲打-敲打’;大约到了汉代以降,石头可能会念‘阿弥陀佛’了,因为那时佛教传入了中国,随之佛造像又赋予了石头不一样的人文内涵;然而到了隋唐,中国的陶瓷艺术逐渐被世界所认知,而石头作为陶瓷的母体材料语言又可能会说‘China-China’……。中国人的陶瓷艺术,是中国文脉绵延与承传的产物,它不仅仅是器物本身,还有它所延伸出来的思维和情感。”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士 / 23.6X22.5X19.3cm / 陶瓷 / 2019 / 王京成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石语者之系列 / 陶瓷 / 2017 / 王京成

王京成用当代陶瓷语言,赋予了石头深刻的文化内涵。在《石语者》系列作品中,表现上看,他创作的似乎是一个类似方形的石头,但我们却能从中体会到石头向上的精气神儿,这是属于中国人的风骨。

高惠林的作品,也受到传统唐俑形态的启发,“但她创造性消化了唐俑的外在形态,并将其转化成个体情感语言表达,塑造了与今天现实生活相关的‘陶俑’形象。”白明评价到。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Private Ceremony_3 /瓷器 /38×38×49cm /2018 /高惠林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Private Ceremony_3(局部) / 高惠林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Private Ceremony_5 /瓷器 /43×43×82cm /2018 /高惠林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记忆的储藏机 /瓷器 / 高惠林

中国墓葬艺术中的陶俑,“对于我个人来说,陶俑即是来世的引路者,陪伴孤独的死者一路前行,又是记忆与灵魂的承载物,这些记忆无论是否美好都是需要我们极力珍惜的。”在《Private Ceremony》中,高惠林“希望将这些陶俑所承载的美好记忆带往我想象中的那个新世界。”“在我的脑海中那个世界的样子犹如我小时候的那个时代的样子,而我则会想小时候一样拥有很多我曾喜爱的玩具、宠物、零食、以及糖果。”《记忆的储藏机》中,高惠林把陶俑与这些玩具、糖果相结合,“我想通过我的作品去怀念我们90后共同的童年,纪念我们逝去的岁月。”

3模糊与绘画、雕塑、装置的界限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物质的关系-茶宴 / 80×80×70cm / 2014 / 彭赞宾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物质的关系-茶宴(局部)彭赞宾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高温水墨之物质的转换-No.1 /330×400×22cm /2012 /彭赞宾

艺术家彭赞宾则把中国的茶文化和水墨山水融入陶瓷的创作之中。他热爱艺术,也热爱生活,特别是对于茶的嗜爱,使得他常常把关于茶叶的奇思妙想表现在陶艺作品中。他模拟茶饼制作了一系列圆形、方形瓷板,然后在上面进行“高温水墨”的山水画创作。

他所运用的泥和黑料的表现方法极具特色,“彭赞宾的泥法,重视速度感的表现,具有一种水墨写意式的淋漓畅快之感。黑料的使用,是彭赞宾作品的又一特色,它渲染于泥料之上,与凸起的泥料形成阴柔与阳刚之间的互动而又相合的关系,二者相得益彰,表现出作者内心的镜像。” 中国美术学院刘正教授评价到。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岸边的沉默2 / 28×12×20cm / 陶瓷 / 2018 / 刘佩洋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不知名的永恒世界 / 13×10×12cm×11 / 瓷 / 2019 / 刘佩洋

与彭赞宾在陶瓷上进行艺术创作类似,艺术家刘佩洋在她的陶瓷作品上,将绘画结合陶瓷作为自己的艺术表达语言,“陶瓷是一种传统而历史悠久的艺术门类,随着时代的变化,它也面临着新的发展。作为一个90后,我们生活在信息量巨大而丰富的时代,面对陶瓷这种具有深厚历史积淀的材料,我希望把属于自己的语言注入其中,诞生一个有我个人风格的作品。从小就画画我也热爱绘画,就试图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结合陶瓷这种材料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

在导师白明看来,这样的尝试很成功,“刘佩洋有着很好的绘画能力,她把自己对时代的困惑,配合着绘画与陶瓷融合在一起,使作品满足观众的多种诉求和感知,你可能会被她的绘画所吸引,也可能是雕塑,也可能是陶瓷。”


当代陶瓷走向创新的N个路径


排舞 / 瓷泥 / 16×5.5×4.5cm×9 / 2018 / 陈骁

陈骁也在自己的创作中加入了雕塑的概念,“这几年我的作品以线条为主题,并把自己的情感加入其中,陶瓷外面,我还加上了情绪强烈的颜色,以此来表达自我。”

结语:当代陶艺之所以呈现如此丰富多样的面貌,是因为青年艺术家们都已认识到观念和情感对于创作的意义。

“当代陶艺的工艺性和材料性趋于泛化与多元,不再沉溺于某一种材料,也不再追求什么不传的绝技,只有情感才是个人的绝技。”王京成说到。

在魏韫浓看来,“当代陶艺就是要与传统不同,与西方不同,‘当代’首先是个人的,与他人不同的那一部分,落实到陶瓷上的表现时,它就是一种观念,一种个人的表达。”

刘佩洋也尽量让自己的创作与大家都不一样,“我想让大家一看到绘画,就想到是我,或者一看到我绘画中的元素,就认出这是我的艺术语言,我觉得这就够了。”

至于陶艺的未来,就像评论家孙振华说的那样:“也许将来,陶艺语言的发展会逐步淡化。它只是作为一个材料,它会更多地渗透到整个艺术领域。”

(注:文章图片来源筑中美术馆)

文章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slgc/24960.html

上一篇上一篇:电子压电陶瓷(压电陶瓷的工作原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