鳝鱼黄瓷器特征(我看一下明代鳝鱼黄瓷器)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3055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中国有3000多年生产陶瓷的历史,是世界上较早生产陶瓷的国家,也是世界上陶瓷技术颇好,陶瓷应用广泛的国家。但中国人生产陶瓷并走向世界的真正繁盛时期是从唐朝开始的。从陶到瓷,以及陶瓷绵延传承几千年的发展发达史,全现着人们对精美、对器物的极致追求。那一炉窑炭火,燃烧烘烤的不是一件件器物,而是烧炼聚结的刚柔相济的民族气质。

地处我国南北分界线的寿州窑融合了我国南北方青瓷造型的特点,形成了过渡地带寿州窑器物造型鲜明的地方特色。

南北朝至隋朝早期,寿州窑以烧青釉瓷器为主。其时器物胎泥细润,含杂质少,灰白泛青,器物里满施釉,外半施釉,釉层薄,色灰青,有小开片。壶、罐、盘多数以莲花纹进行装饰,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佛教色彩。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隋代寿州窑瓷器

隋代寿州窑瓷器多青釉,胎质较粗,胎色白中微带红色。先经过素烧,再施一层白色化妆土,最后罩釉入窑烧成。主要器物有碗、杯、盏、注子、钵、枕及各式儿童玩具,碗、盏居多。器物胎体较厚重,底足多为平底,有的底心内凹。碗、盏类器物,底足边缘部位常用刀削去一周,具削棱足的时代特征。器物里施满釉,外施半釉,比南北朝露胎面增多,常施釉至腹中部偏下,釉层较南朝厚,窑温控制适中,釉色较均匀,呈青绿色,有小开片,釉质如玉。有的器物在积釉处产生一种带紫翠色的窑变釉,为其它瓷窑所不见。罐壶类器物纹样装饰有贴花、刻划花、印花等,以陶纺、人物、十二属相、莲花为主要内容,但贴花类器物数量很少。印花用一种圆形戳式花模,印出圆形或几何形花纹。贴花是将模制花纹泥片用化妆土粘堆于胎上。刻划花则是用刀具,刻划成单线或双线弧与波浪纹、莲花瓣纹等。也有综合各种方法于一体,各种纹饰相配合,穿插排列,组成各种带状圆形图案。

唐代的器具

而唐代的器具特征则明显异于隋,器物以黄釉为主,釉色有蜡黄、鳝鱼黄、黄绿及铁褐釉等,釉面光润,开小片纹,表层有透明的玻璃感,但器物釉层压薄浓淡不匀。胎有粗、细两类,胎色近白色或白中微带红和绛红等色调。均先施一层白色化妆土,后罩釉入窑烧制而成。在烧制制时采用三足支钉或托珠叠烧,故碗、盘内心和底足留有三个支钉或托的痕印。常见器类有碗、盏、杯、钵、注子、枕、玩具等,器物多平底、有的底心微凹。碗盏类器足的边棱用刀削去,注子有多角形短流,枕则为小长方形。以碗最多。碗敞口、深腹、厚唇、平足,足底微向内凹,碗内施满釉,碗外仅施至腹下,底足全部露胎。浅腹碗的器壁微曲,胎质较粗。杯为小口、直壁、深腹、平底;器内施满釉,外部施釉到底,底足露胎;胎灰色较粗。钵为敛口、深腹、平足;器内外施釉,外部釉不到底,足部露胎;胎青灰色较粗。注子为喇叭口、长颈、溜肩、平底;颈与肩部一侧贴带状柄,另一侧贴多棱形短流,器内施釉,外部施釉不到底,底部露胎。具体来看:

隋朝代表性器物为:鸡首壶、盘口壶、高足盘等。

隋鸡首壶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隋代寿州窑瓷器中的标志性产品便是龙柄鸡首壶了。而寿州窑鸡首壶不论形制大小与否,造型都有修长、挺拔、俊朗的外观美感。鸡首壶最早产生于三国时代的南方窑口,六朝时期就已流行。据说源于古人认为鸡有庆胜功能,更具祛病、驱鬼、辟邪之功,故以之为器,倍受崇尚。隋代鸡首壶比六朝时瘦长高大,颈部更细,柄身加长变直,更粗壮敦厚,形制特征趋向于北方风格。

安徽博物院、寿县、无为县等博物馆均有收藏,淮南市博物馆收藏的两件鸡首壶器物,最具代表性。一件高46.7厘米,是目前所见最高大的寿州窑鸡首壶。该器以修长挺拔的壶身,厚重拱起的龙柄,诠释了古代窑工对美的理解,鸡首和双系的处理,形制、比例更加小巧,符合壶的造型曲线,壶身更显修长俊美;另一件高31厘米,虽然在鸡首、龙首的塑造上写实入微,形态上栩栩如生,但壶身的造型比例,龙首、鸡首与壶身之间的比例协调都稍逊前者。鸡首壶制作费工耗时,工艺复杂,多用于贮酒。

盘口壶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大小形制不一,按大小形制划分,可分为高20、30、40厘米3种形式。功能主要是用作贮水之类, 2()厘米左右的小型盘口壶兼有贮酒和贮水的功能。高20左右的时代较早,在南朝或更早一些。早期的形制不甚规整,在口沿、颈部等胎体较薄的地方往往稍有些变形,颈部有些弯曲。主要特征表现在釉色上面,釉层薄而不匀,色偏黄,与胎色桐近,系的形状有桥形和双股系两种。胎的结构较松散,没有青釉的玻璃质感。隋代器物部分釉色发色青绿,玻璃质感强,在口沿处、门弦纹处积釉的器物形制规整,拉坯工艺及烧造水平较高。30厘米左右的中型盘口壶是隋代寿州窑最常见的产品,其制作工艺已十分成熟,形制上可细分为较多见的腹下内收,底部外撇,足部呈喇叭状及较少见的,腹下缓收至底部,器型腹部硕大饱满。施青釉,发色很好,釉较厚,玻璃质感很强,腹下露胎处有数道蜡泪痕。在颈、腹部装饰有弦纹、戳印莲花纹、团花纹、草叶纹等等,收藏在蚌埠市博物馆的盘口壶,甚至在系的下端戳印一圈团花纹,属隋代寿州窑盘口壶中装饰较细产品。但大部分是以在颈部、腹部装饰凹弦纹和凸弦纹为主。其胎质细腻,色灰白,质坚硬,烧造温度高是隋代产品中较好的一类,完全不同于唐代寿州窑产品的粗松。

大型盘口壶一般在颈部饰两道方形凸起的弦纹,显得宽大有力,为隋代寿州窑产品特有的符号,在弦纹上下及盘口下沿等处有厚厚的积釉,往往产生窑变釉色。收藏于合肥市文物管理所的高达47.2厘米高的青釉盘口壶,釉色青中泛绿黄,釉面玻化程度高,光可鉴人,充分显示出隋代寿州窑窑工高超的烧造技艺。

隋代的盘口壶类器物至唐初仍有烧造,但工艺上有明显区别。唐代保留了盘口特征.但颈部变短,粗壮的弦纹消失,腹部变得硕大,其使用功能只能是贮存水。器物也由青釉向黄釉过渡。

高足盘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常见的高足盘一般高度在10厘米左右,大盘口直壁,下部为喇叭状足。足的高矮是其形制变化的主要特征。有的足矮,近似外撇的圈足。高大的较少见,长丰县文物管理所收藏的隋代莲花纹大高足盘,系用刻划和模印两种方法制成,中间以六瓣莲花组成,外区以缠枝莲组成,中心部位的莲蓬模印制成,在盘中及高足上。有窑工的刻铭。但寿州窑产品中很少见。

唐朝代表性器物则有:注子、瓷枕、玩具等

注子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注子是从早期鸡首壶或盘口壶、瓶一类瘦长高大的器物演化而来。这源于鸡首正好置于壶的肩部,与注子的流口位置大致相当有关,其演化一是由小口鼓腹罐演化。二是从细长的壶、瓶一类的器物演化。淮南市博物馆馆藏了52件注子,有圆柱形注子、圆鼓腹形注子、还有介于二者之间的,一股肩部丰满,腰下束,也有少量的腹下肥大。圆鼓腹形注子,如果将口和錾去掉,与罐类器型无二,其颈部很短或无颈.翻唇口,略外撇。

寿州窑注子的口部富于变化,由唇口逐渐演化到小喇叭口过程中,喇叭口沿上仍保留有唇口的特征,后期演变成细长颈大喇叭口。由于窑工技艺的娴熟,喇叭口的大小、曲度与颈部和注体十分协调,散发出优美的韵味。

寿州窑注子的流口是寿州窑瓷器的重要特征之一。棱形流口的制作,工艺上是先将圆形流置于肩上后,待瓷胎晾干后,适时用刀削成6~9个不等的斜直面。流口口沿削成平面,与颈口平行:圆柱形注子的流较圆鼓腹形注子的形制要小一些,一般6~7棱。圆鼓腹形注子流口较大,一般7~9棱,最多的有10棱。注子流口因削成大小不等的棱面而千变万化,在注子流口的长短、棱面的形状上,没有一件是重复的。相比之下,圆形流口明显有粗笨生硬之感。如唐代黑釉瓷注,其流口直竖,几乎与腹部呈一直线,而流的内侧因积釉与颈部相连。

寿州窑瓷注的釉色因窑膛内温度不同,发色变化丰富,几乎没有两件相同釉色的注子。发色好的注子均出自匣钵内烧成,其造型十分规整,口部、流口、系和錾的制作也精细工整,除底部外,胎体满施釉。寿州窑瓷注是二次烧成,第一次是在施好瓷衣(即化妆土)以后,入窑素烧而成;第二次是在化妆土上施釉再入窑烧成。而黑釉、酱釉类器物烧成温度、烧成时间都比黄釉类时间长,使釉、化妆土、胎三者的紧密结合,而黄釉类器物烧成时间稍短,胎、化妆土与釉的结合要差。

寿州窑注子的装饰纹样较为少见,寿县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在肩腹部装饰剪纸漏花的瓷注,纹饰较为清晰。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瓷枕是寿州窑瓷器产品中在形制、釉色、装饰等方面变化最丰富的品种,也是寿州窑产品中工艺最讲究、最能够体现寿州窑烧造工艺水平的一个门类。

迄今为止,尚未见到唐代寿州窑瓷枕在形制上的重复件。寿州窑瓷器烧造发展到宋代大中祥符时,瓷枕采用了模印方法成型后,才出现了一批船型瓷枕的重复件。寿州窑瓷枕形制变化丰富,不仅反映在大的形态上的不同,也表现在局部和细节处理上的巧妙变化。其形制大致可分为箱形、箱形委角、半圆形委角、腰圆形、椭圆形、长方束腰形、动物形、船形(元宝形)等。从其形制的变化能够感受到,一个简单的长方形器物,在寿州窑工匠的于上通过对曲线、边角、斜面的细微处理,使烧成后的瓷枕生动舌泼,干变万化,充分展现了窑工的艺术创造能力。

寿州窑瓷枕的釉色主要分为黄釉、黑釉和酱红釉三个品种。黄釉发色较好的是蜡黄釉和玉米黄釉一类。少量黄釉器的釉色十分纯正,使观者有惊艳之感。这种纯正的黄釉器在唐代窑口中仅见,不仅是在匣钵中烧成,更需要窑工对窑膛控温技术有严格的掌控,十分不易,所以十分少见。大多数黄釉瓷枕偏向蜡黄、玉米黄或黄中偏绿、偏褐,因施釉时厚薄不圴匀或积釉,会产生窑变及褐斑。

枕的胎骨一般较碗、罐类器物要细密和均匀一些。最有特点的是瓷枕的底面往往是施过化妆土地的,这是与碗、罐类的最大区别。所以,瓷枕的底部一般更显光滑、细腻。

寿州窑黑釉瓷枕釉色深黑,散发出漆光质感。在黑釉瓷枕的棱角处,因釉层较薄,往往形成一道筋纹,.黑中泛酱红,形成一种天然装饰。寿州窑中酱红釉瓷枕数量不多。但也偶见窑变釉瓷枕。如烧成于宋代大中祥符年间的窑变枕是将瓷枕侧立烧成的。

寿州窑唐代瓷器中,装饰变化主要表现在瓷枕上,有装饰纹样或制作成动物形状的。唐代寿州窑瓷枕上的纹饰多见蝴蝶纹、缠枝花纹、松叶纹、菊叶纹、鹿纹。其纹饰多以剪纸贴花为主,这种办法比较方便。另一类是贴于化妆土上,施釉后再揭去,烧成后露出化妆土形成的纹饰,这种方法烧成的瓷枕较少见。

寿州窑瓷枕中有象形、兔形等肖形枕。一般是一个比较写实的动物顶着弧形的枕面。动物形态栩栩如生,枕的底部是椭圆形平面。釉色多为深色的黑釉、酱釉或茶叶末釉,器型也小一些,但其制作很精致。动物身体的各个部分均是随手捏成,且富于变化,非常自然协调,随手塑造成的动物与釉色深浅变化,浑然一体,有天然成趣的意味。

玩具

荐读|程晋仓:漫说寿州窑之四多彩的寿州窑器形

寿州窑生产的动物小玩具种类丰富,器型有马、羊、狗、狮、猴等,都是随手捏成。在诸多玩具中,马是主要品种,尤其是胡人骑马类玩具有多种形态。有头戴瓜皮帽的胡人骑高头大马,也有将面部简化到极致,没有眼睛的胡人骑马玩具。其成型方法,一般是动物、人的身体和头部分两步捏成型。人的头部有接胎痕迹,再以篦类工具玉出各种线条,动物的四条腿以四根小泥条粘接上。每一件小玩具都生动、自然有趣,窑工在塑形时注重动物的动态和人的神态,不论是人和动物,两眼大而圆,以夸张的手法传达雕塑者的思想。猴子的造型诙谐可爱,注重把握两前肢的动态或捂着面部,或袖手端坐,或双莺挥起,这些造型抓住了能够反映动物特点的部位,加以变形夸张,反映了窑工们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在处理玩具底座上,常有平板托底、环形底形式,更多的是四足着地,小玩具底部,常用环状底。玩具的釉色中,最常见的还是各类黄釉,也有少量黑釉、酱釉类器物。

作者:程晋仓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slgc/24346.html

上一篇上一篇:景德镇书法协会成员(汕头市书法协会成员)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