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普森陶瓷是湖南的(汤普森陶瓷官网)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1647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文/Rowan Moore 编译/钱雪儿

近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位于伦敦的第三座校区开放。该建筑由曾扩建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位于泰晤士河南岸。在《卫报》评论员诺曼·穆尔(Rowan Moore)看来,这座新建筑延续了建筑师们一贯追求严肃性的特色和不逢迎的态度,它为一所杰出的艺术学院可能的样子提供了框架。

我和其他的记者坐在一起,听着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副院长保罗·汤普森(Paul Thompson)介绍他们耗费1.35亿英镑建设的新大楼,这是该学院185年历史上最大的建筑。汤普森说,这将使皇家艺术学院“坚定地站在国际化创造力的前沿”,并且使其能够“用跨学科思维解决全球问题”。这些平淡的陈词滥调与建筑本身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看起来气势磅礴而又与众不同。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皇家艺术学院新楼俯拍 图:Iwan Baan

这就引出了对于机构及其架构的核心问题。能否在实现学生数量的增长(2010年为1040名,2027年预计达到3300名)与机构收入的增加、追求国际地位与财政资助的同时,不让学院的冒险精神、好奇心以及无政府主义磨灭?正是这些品质在过去培养出了诸如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艾恩·迪里(Ian Dury)、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翠西·艾敏(Tracey Emin)、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等校友。正如奥利弗·温赖特(Oliver Wainwright)所写的那样,我们有理由担心,机构野心与自由精神之间可能确实存在冲突。不过,由设计泰特现代美术馆的著名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所创造的新楼提供了一个框架,让我们看到了一所杰出的艺术学院可能的样子。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建筑内部

你首先见到的是建筑的魅力。这座新楼是皇家艺术学院继南肯辛顿(South Kensington)与白城(White City)校区后,位于伦敦的第三处校区,地处巴特西(Battersea),坐落于泰晤士河南岸的一众视觉与社交的喧嚣之间——这些场所被认为是伦敦的滨河规划:容纳了福斯特建筑事务所的优雅的玻璃盒子;隔壁由这家事务所建造的颇具战略性的球状公寓群;20世纪80年代造的尖顶式屋顶温室;因现代房屋价值而更显豪华的维多利亚时代房屋和酒吧。比较之下,这座新借助沿着整条街道布局,在整体上是和谐而自信的。

你看到的大部分砖都很普通,可以从建筑商那里买到。你通常看不到的那些面——砖的侧面因烧制过程而斑驳——在这里被转向了外部。它们被置于一面凹凸的浅浮雕中,以达到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伦敦工作室总监约翰·奥马拉(John O’mara)所说的“毛茸茸”的效果。在边缘和角落,它们可能有意显得粗糙。在一些地方,坚实的墙壁变成穿孔幕墙,让光线进入后面的房间。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粗矮的塔楼——研究中心

这样的砖墙使建筑显得崎岖不平,而水平线上长达97米的悬臂阳台包裹了每一面,又赋予其流线性。它让人联想到公营房屋的阳台和皇后玛丽号。此外,为了避免使这种整体显得过于沉闷,两个超大的三角形出现在屋顶上,就像卡通猫的耳朵那样神气活现,这是与工作室和工作坊相连的朝北天窗。另一个惊喜在于,一座粗矮的塔楼从场地的一角拔地而起,像办公那样呈现出偏白色调与金属质感,与低处的砖墙相映成趣。

建筑内部提供了充足的高天花板体量,建筑师称之为“工作室工作的最大化容器”,高效地坐落于三层以上,底楼的工作坊则配备了先进设备。巨大的三角形天窗下的空间是辉煌的,那些环绕的阳台将让学生们从工作中休息下来,呼吸新鲜空气,欣赏伦敦的景色。工作室和工作坊用于雕塑、当代艺术、动态影像和设计。塔楼则为机器人、先进制造和“智能移动”等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支持,并且为学院毕业生孵化创业公司提供了一个中心。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屋顶图书馆与穿孔砖墙 图:Iwan Baan

到目前为止,建筑在大体上是一座复杂而漂亮的教育工厂,能够容纳多达1000名学生,但是建筑师想要做的还有更多。他们称之为“市民连接器”,能够在学院诸多专业的学生与更广阔的本地社群之间产生互动,包括皇家艺术学院的其他设施和诸如薇薇恩·韦斯特伍德总部等创意公司。为此,他们在建筑底层开辟了宽阔的通道,让公众可以抄近路经过。其中最大的通道被命名为“飞机库”,兼具展览空间的功能,可以展示学院的成果。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通往学院内部的大门

这座建筑并不总是用非常明显的方式来实现其创造性和连接性的理想。它可以无情到令人生畏的程度——例如,阳台的宽度是统一的,这有助于建筑的形式一致性,但比起更多样化的尺寸,它们可能没那么便于学生的借用和适应。多孔砖墙在理论上很有趣,透明又暧昧,但从里面看会让人觉得幽闭。

这个机库的设计用来充分展示学院各种各样的成果,例如大型车辆。然而,对于那些更温暖近人的艺术形式,它没能成为一个具有感性的空间——它粗糙的砖墙令人沮丧。比如,由艺术家拉特·布利斯·卢森伯格(Rut Blees Luxemburg)和她的学院学生们举办的一个小型摄影展,看起来有点像被困在机库上层的夹层画廊里。

建筑的严肃性是熟悉的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特色(可以从他们的泰特扩建项目中看出)。比起逢迎,他们更喜欢态度,并且倾向于相信延迟的满足会更好。这一点由于设计的一个重要部分还没有完成而被放大了。这是一个附带咖啡馆的庭院,由直线建筑结构和一些伦敦街道房屋典型的摇摇晃晃的背部构成。人们可以以轻松的方式使用这里,这是建筑的其他地方所未必提供的。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通透的建筑内部

从理论上讲,如果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学生能够在艺术和设计方面接受最好的教育,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这里学习,这对英国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皇家艺术学院的跨学科性质——人们可以在学习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同时学习陶瓷和版画等古代技能——也应该让所有相关的人受益。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楼:慷慨务实,拒绝逢迎

测试机器人的空间

在当代高等教育中,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数量并不总是与质量相匹配的。皇家学院管理层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公开声明中的通用语言能否转化为敏锐而关键的教学内容。他们的建筑——坚固,有时慷慨,基本务实,显然有个性——提供了一系列可以以多种方式开发和享受的空间。如果说建筑在空间上毫无妥协,说明它即使出错也是正确的。这比你在商场里遇到的那种虚假的友好更好。

(本文根据《卫报》相关报道编译)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施鋆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slgc/22883.html

上一篇上一篇:陶瓷艺术德国(景德镇陶瓷艺术研究院)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