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硅院陶瓷(淄博硅元陶瓷专卖店)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4367个文字,大小约为20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承父业,东渡技术研修


任允鹏,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1968年出生在淄博瓷厂一个陶瓷之家。父母都是“老陶瓷”。父亲1951年在博山北岭窑场学徒,1954年淄博瓷厂成立,作为第一批人员进入瓷厂,1958年母亲也在瓷厂就业,曾做彩绘工作。任允鹏在瓷厂长大。童年任允鹏经常随父母去工厂,看到一块块黑灰色泥土,在工人手里经过一道道工序,变成一件件精美的瓷器时,感到很好奇,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做这样的事情。考大学时,父亲说,还是考山东轻工业学院吧,陶瓷行业缺人才哪!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任允鹏在敦煌


1986年7月,任允鹏如愿被山东轻工业学院硅酸盐工程专业录取。他看看按照高考成绩在班级的排序,自己排在倒数第二,一个学期下来,他的排名变成了第一。父亲已经是山东省陶瓷公司经理,不能给父亲丢人。成为第一名以后,立马引起了学校注意,第二学期就成为班长,直到毕业。4年以后,他携《年产1500万件日用陶瓷工厂设计》以全校优秀毕业设计阔别校园,分配到山东省硅酸盐研究设计院(后文简称“硅院”)科研一室,开始进行高级日用细瓷研究。当时的“硅院”集中了一大批陶瓷科技精英人才,任允鹏有幸跟着省级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吴金环高工工作。九十年代初,在吴金环高工的带领和指导下,任允鹏与郭京洲同志(现国瓷永丰源副总裁)查阅了很多资料并试验研究,利用淄博周村彭阳瓷石做低温瓷研究。彭阳瓷石很有特点,矿石中钠长石与石英天然融合得很好,1200℃煅烧时强度已很大。研究表明,钠和钾氧化物在合适比例时共熔点很低,调配后,1180—1210℃时可以成瓷且瓷质很好,强度也很高,适合做低温瓷,当时比一般瓷器烧成温度降低100℃左右,节能效果显著,1992年,工作后参与研发的第一个项目“1200℃以下烧成的低温高级日用细瓷”通过了省级技术鉴定。

从这些前辈身上,任允鹏学到很多东西,认真、敬业、钻研,工作一丝不苟。在陶研一室那段时间,晚上常在办公室工作到9点多,加班加点做研究,无怨无悔,三年多的时间里夯实了扎实的科研精神和学术能力。

1994年,任允鹏得到一个去日本技术研修的机会,经“硅院”和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选拔、日语培训,次年1月赴AOTS日本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及高砂工业株式会社技术研修一年。

高砂工业株式会社是日本最早从事窑炉、陶瓷生产成套设备制造的厂商,也是日本国内最大的综合性窑炉制造厂家。建筑陶瓷、日用陶瓷、艺术陶瓷、工业陶瓷的各类窑炉都有生产,还做垃圾焚烧炉的研发设计制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垃圾分类已经很成熟,垃圾焚烧技术起步较早。“高砂”为再生资源行业提供专用窑炉,垃圾焚烧后的废渣做铺地砖,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渣子重金属不好解决,再一个就是气味发臭问题,他们有一批人在研究,起步很早。“高砂”的主要产品是陶瓷窑炉,为了便于他们把陶瓷窑炉销往世界各地并能很好地服务客户,他们会帮助客户利用当地提供的原料进行技术研发,为客户提供坯釉料研发服务,对陶瓷釉料配方研发技术没有保留。比如卖给淄博窑炉,需要使用淄博周边的原料或是淄博产区提供的原料开发,怎么调泥料配方,怎么调釉料,这一块他们毫不保留,在高砂的学习受益匪浅。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花釉


日本瓷器是从学习中国开始的,明治维新后,开始引进欧美的生产技术迅速崛起。二次大战结束,在源自中国制瓷技术及欧美高级瓷器制造法的基础之上,形成了以骨质瓷为代表的洋风瓷器,以中国制瓷技术为基础的中华料理瓷器以及具有地方特色的和风陶瓷,如Narumi(鸣海制陶)、Noritake(则武)、Nikko等成为国际知名陶瓷品牌,陶瓷窑炉、机械装备水平也在世界前列。

在日本的学习游历,感觉到我们与日本陶瓷的差距,在理念、技术、设备、设计、做工、管理等等方面。任允鹏更加潜心学习,有这次研修机会,能多学点就多学一点。除了保障起码起居生活,他不是蹲在车间里,就是泡在资料库里,也确实收集了不少资料,很认真地学了不少东西,从坯釉料配制技术、工艺装备,到美浓地区的陶艺创作、产品设计、陶瓷文化传播等看了不少、也学到不少。因为勤奋好学,他甚至被车间个别员工看成是中国技术间谍。有人当面质问,回答是“我们是中国技术研修生,就是来学习技术的,认真学习是我们的任务,这是经过两国政府批准的”。回国的时候,有一半行李是技术资料和样品。

1997年,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授予他优秀研修生荣誉称号,也说明他没有枉费国家的托付、单位的培养。

心怀感恩,不把学习当私用,在日技术研修期间,任允鹏把了解到的一些陶瓷技术信息及时汇报给“硅院”领导,提供相关技术信息供同事参考。回国时还为在研合成骨瓷的项目组带回日本的合成骨粉和骨瓷样品,并且做了解剖分析比较,减少了弯路。一年以后,人工合成骨瓷研究取得了成功,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确立了淄博高档骨质瓷瓷器在全国的领先地位,任允鹏虽然不是合成骨瓷课题项目成员,功成不必在我,其中有自己的一丁点付出,也很高兴。

回国之后,任允鹏将学到的技术和理念想办法用国产原料进行研究推广。最早在学术刊物上提出“新骨瓷”这一概念并做出了产品。当时日本陶瓷行业流行“ニューブン”,发音与“new born”和“new bone”相同,日造外来语,“ブン”可以翻译成“诞生”,也可以翻译成“骨”。当时他就琢磨这个词、这类产品,使用相对精细的原料,不用骨粉或者是少用骨粉去改变瓷质,以较低的成本靠配方技术提高透光度,使质感像骨瓷,做出高级感。沿用这个思路,结合国内原料,任允鹏搞了这个研究,新骨瓷透光度较好,白度较高,质地细腻,釉面光润。当时国内将这类产品翻译为假骨瓷、仿骨瓷,任允鹏认为把它定义为“新骨瓷”比较好。传统骨质瓷磷酸钙含量26%以上,是高档日用品,属于奢侈品,有些国家需要增加关税。新骨瓷品质跟骨瓷接近,但新骨瓷不一定含磷酸钙或含量很少,所以按普通瓷核定关税。动物骨粉是脱骨胶的衍生品,要避免动物骨批次差异导致的配方不稳定的问题,可以跟畜牧业发达的国家合作,如进口新西兰等畜牧业发达国家的骨炭,减少自然资源的开采,只要原料来源稳定,生产配方就会相对稳定,这应该是环保的日用陶瓷材料。学术论文《新骨瓷初探》1999年在《中国陶瓷》上发表。此项技术,九十年代末“硅院”曾在山西太原、河北唐山、山东临沂等地有关瓷厂推广。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花釉


日本的研修,开启了任允鹏的国际视野,也开启了国际陶瓷交流的历程。之后近30年间,他的足迹遍及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丹麦、瑞典、韩国、泰国等国家,为交流、传播中国陶瓷文化奔走。



材美工巧,代际结合,铸就雍容华贵“中华龙”

1998年5月,殷书建同志出任山东省硅酸盐研究设计院院长,对“硅院”进行改革。7月份,以“硅院”在淄川昆仑的国谊陶瓷工贸公司(原试制车间)为试点,进行干部竞争上岗,任允鹏当选“国谊公司”经理。

当时“硅院”处于从计划经济的科研院所思维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项目从中试到产业有漫长的过程。一年半的时间里,任允鹏直接负责高石英瓷的设计开发生产,主要对公司进行了以提高装备水平和产能为核心的技术改造,给“国谊公司”注入产业思维、市场思维,为今后的规模化生产打下了生产基础,开发了“中华龙”系列餐具等新产品。国谊公司原先只是陶瓷项目中试车间,只能做如盖杯、壶、糖缸、奶缸、花瓶等注浆产品和少量碟子等扁平制品,品种、产能规模较小。通过技改和管理改革,增加了滚压成形机和窑炉等设备,开发了新产品,品种、产能大幅增加,劳动效率大幅提高,从3吋的碟子到20吋的盘子都能做,奠定了生产基础,具备了盘、碗等滚压制品的批量生产能力和餐具配套能力。

恰在这时,他们得到了陶瓷餐具开发的机会。

1999年4月中旬,任允鹏接到上级通知,要求尽快准备一批有代表性的高石英瓷产品,随领导去北京。到北京后,任允鹏作为技术代表向负责同志分别介绍了高石英瓷等淄博特色陶瓷并展示了样品。经过分析比较,选定了“硅院”高石英瓷,并安排做详细订货安排。现场,殷院长与任允鹏商谈认为根据使用要求,对产品重新设计后可以满足要求,决定承接这一艰巨任务,并承诺在国庆前夕提供第一批样品试用。

从北京返回淄博,殷院长立即组织原总工刘凯民先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贻谟先生和任允鹏等成立研制小组,落实设计开发及生产任务。开发从“养源盅”开始。选用了先进的高温釉中彩颜料,并烤制了色标盘供调色使用。为了提高速度,釉中彩实验与器形设计同步进行。当时还没有企业生产釉中彩花纸,他们便一次次调色烤样,颜色基本试好后,带着颜料到花纸厂请他们帮助印刷打样。釉中彩与釉上彩并不是简单的色料不同和烤烧温度不同,釉中彩在1050℃左右烤烧后会熔入釉中,部分颜料在熔入过程中会出现色散现象,线条会出现模糊,例如,有时龙鳞会连成一片看不出来,有时还会出现无光、凹陷等现象,经过反复试验、反复调整后,釉中彩花纸烤烧效果才算基本满意。

经过反复调试与修改,9月中旬首批产品“养源盅”终于试制成功,殷院长与任允鹏带着首批产品晋京。后经过不断研制设计开发,2000年5月一百多套新产品被送往北京。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山东硅元制第二批全新的“中华龙”国宴用瓷(选自网络,侵删)


“中华龙”系列餐具的成功有很多值得总结的地方。

一是新技术高温快烧釉中彩技术创新。陶瓷花纸一般分为釉下彩、釉中彩、釉上彩三种,如景德镇的釉下青花,北方的釉上彩烤花,还有一种就是九十年代末发明的高温快烧釉中彩。使用高温快烧釉中彩颜料,当时在国内还没怎么听说过,不是第一家也是最早使用者之一,处于领先水平,国内大面积使用也由此开始。二是高石英瓷材质优异。高石英瓷分高温素烧、低温釉烧两次烧成,热稳定性好。石英瓷是在一个很规整的窑具上扣烧,规整度很高。三是它的功能性。以“养源盅”为例。“养源盅”中间有一个内胆,隔层里加上热水,菜放在内胆里,把内胆放进去,盖上盖子可保温。这套产品不但装饰设计很有特点,在功能性上也做了大量工作,功能设计上也动了很多脑筋。有时客人开会不知道开到几点,饭菜热了又凉,厨师很为难,出于保温和卫生的考虑很多餐具都要求带盖子。普通瓷规整度不是很高,易变形,因为变形,不少异形产品盖上盖子很不舒服。石英瓷规整度很高,盖子烧出来很规整,盖上去规规矩矩。后来还专门做过带盖的鱼盘。鱼盘是椭圆形,长轴方向和短轴方向的翘起弧度不一样,做起来很费劲,盖上以后或者瓢偏或者看见空隙,经过认真设计调整,最后很成功,如果没有这些反复试验,认真设计实践,没有掌握技术上的诀窍是做不了的。后来该产品在不少重要场合使用。“中华龙”产品引领了高级日用细瓷设计创新的潮流,为陶瓷新产品在科学与艺术结合方面树立了标榜,同时也为公司创造了可观的销售收入和一定的社会效益,形成了一种“中华龙现象”。

做“中华龙”带来的文化思考也令任允鹏受益匪浅。

“中华龙”系列餐具研发成功后,公司安排记者找到任允鹏采访,这套产品叫个啥名字好呢?任允鹏略一思索随口说道,叫“中华龙”吧!“中华龙”有啥内涵吗?想了想,这套产品上有卧龙、行龙、草龙、腾龙,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中华民族的图腾。虎踞龙盘,二龙戏珠,寓示着国泰民安,欣欣向荣。五十六朵祥云又指代五十六个民族团结祥和,堪称是科技、艺术和文化的一次完美融合。

在之后的设计过程中,自觉运用这些文化元素指导设计、完善设计,包括明黄色的主色调,与古典建筑和谐吻合;龙的颜色接近青花色,还有火球的橘红、橘黄,既富丽堂皇,又不失古朴典雅。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硅元原创中华龙凤盖杯(选自网络,侵删)


科学与艺术结合并融入文化的路子,是任允鹏后来新产品设计开发坚守的基本原则、行动走向,与这个项目的成功有很大关系。

2015年,团队又专门开发了以凤为主题纹样的“有凤来仪”系列,形成了龙凤呈祥的“龙凤系列”。

自从1999年9月“中华龙”系列餐具开发成功,今天的“硅苑”还在生产,不定期进行补充。十多年来,因为临时要增添一些新品种,客户有时要得很急,没法统筹系统设计,产品做出来与原来已有的餐具存在色差,时间长了,积攒多了,风格也有差异。2016年的时候,根据需求又集中重新规划设计了一批,进一步统一完善了这个系列产品,得到了客户的认可。

任允鹏任职经理一年半的时间里,除了完成了餐具生产的技术改造,“国谊”公司还干了两个大项目。一是“中华龙”系列至今畅销不衰。二是“和平鸽”系列。任允鹏时常检讨自己,“和平鸽”系列潜藏着无形的市场潜力,但当时自己以技术思维为主,缺少经营思维,而且侧重了中华龙,没有抓住机会把“和平鸽”等系列的市场份额做大,是一个遗憾。

自参加工作以来,任允鹏先技术、后艺术、再设计、融文化,主持或参与省级以上项目十几项,有多项成果获得省市科技进步奖、发明奖,多项设计作品全国及省市级评比中获奖,不论工作期间还是业余时间,都非常注意加强专业的学习,在《中国陶瓷》《中国陶瓷工业》《山东陶瓷》等科技期刊上发表论文50多篇,出版了《骨质瓷生产技术》《简明陶瓷技艺》两部专著,主笔起草了《高石英质瓷》国家和地方标准,获发明专利授权、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及版权30多项。


攻关“鱼子蓝”筚路蓝缕,“星光美钻”“梵华境界”如神助天赐

2000年初,任允鹏从“国谊公司”回到总部,任“硅院”副总工程师兼任综合实验室主任,服务退休老专家一块做实验,做研究开发。不久,“硅院”改制为山东硅苑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硅苑”),任允鹏历任“硅苑”总经理助理兼技术中心主任、科技管理办公室主任、设计中心主任、副总经理等职,在为专家服务、跟老专家学习的同时,对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更感兴趣,有意识开始将科学与艺术相结合,带领科研和艺术设计团队进行艺术瓷开发,做出产品来推向市场也是维持企业生存的现实考虑。几年工夫把艺术瓷做得有声有色。在公司的支持下,研发设计队伍也从一开始的四五个人逐步扩大到几十人,新产品销售收入也做到了过千万,同时还负责公司日用陶瓷产品设计。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玉壶春——明黄釉


2004年,“硅苑”、山东工业陶瓷研究院和山东理工大学材料学院合作建立国家陶瓷工程研究中心,姚福生院士亲自给36岁的任允鹏颁发了山东理工大学材料工程学科教授聘书。任允鹏也感到了前辈的重托和期望,感到了责任和压力,进一步认识到要推动经济发展必须加大科技研发和设计创新力度,要不断学习、努力拼搏。

2008年时,殷总提出把尝试陶瓷彩绘纳入产业发展的思路。任允鹏积极响应认真执行,组建了“硅苑”彩绘项目团队。一开始很难,销售收入很低,当时淄博刻瓷艺术比较盛行,大家对陶瓷彩绘艺术还不太了解,市场还不认,大家思想产生动摇,任允鹏说小时候曾见识过淄博瓷厂彩绘的辉煌,再坚持坚持,好作品自然有人欣赏,不要轻言放弃。大家努力拼搏搞好创作,很快硅苑陶瓷彩绘走红,信心和士气空前提振,一火火了四、五年,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当地陶瓷彩绘的发展。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艺术花釉——听泉


科学、艺术、文化的完美融合,为“硅苑”由“科研院所型”向“科技产业型”企业突围开辟了路径,任允鹏也先后获得淄博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陶瓷艺术大师、淄博市劳模、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有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006年晋升为工程技术应用研究员。

根据公司发展要求又把目光盯在了“鱼子蓝”釉的开发上,赓续创新。过去的“鱼子蓝”叫做“孔雀蓝”,是硅院科技人员的早期研究成果。历史原因,只是停留在科研成果阶段,没有作为商品去继续开发,走向市场。时代在迅猛发展,产业化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出路。

“硅院”早期的“鱼子蓝”其实是“孔雀蓝”或“孔雀绿”,硅院科技人员早有论文发表论述,是釉面有细碎的蓝绿色开裂,元明时期景德镇有生产。古籍中常把陶瓷釉面的细碎开裂称为“鱼子纹”,如许之衡先生的《饮流斋说瓷》中有“汝多有鱼子纹,少有蟹爪纹,龙泉间有蟹爪纹,绝无鱼子纹”,也就是说,汝窑产品有鱼子纹。二十一世纪前的鱼子纹多是不规则的细碎开裂,但并不是圆球状的。任允鹏想,既然叫“鱼子”,就得想办法让颗粒变圆,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发展提升。经过下力气反复攻关实验,终于把它做成了规则的球状颗粒,“鱼子蓝”釉遂更加贴切,名正言顺。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很多发明是遇到难题想办法去解决的过程中出现的。在攻克“鱼子蓝”出“鱼子”的过程,任允鹏收获了一个意外惊喜,那就是发明出“星光美钻”釉。

“星光美钻”是在解决“鱼子蓝”釉产品模缝问题时的“无心插柳”。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科学与艺术的狂想(上)——记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任允鹏

本文为刘培国先生原创文字

若需转载请联系此公众号

未经授权转载者

将追究其相应法律责任

转发时切勿删除版权信息


刘培国

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执行董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pcjl/25233.html

上一篇上一篇:鹤壁陶瓷协会(鹤壁富来陶瓷有限公司)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