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瓷器特征(清朝瓷器图片大全)

汉中陶瓷网 本文有4174个文字,大小约为19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爱新觉罗,胤禛( 1678- 1735-)清朝第五位皇帝。 雍正是历史上著名的勤政皇 帝,他勤于政事,塑造了清代盛世期间帝田“以前先天下”“朝乾夕惕”的执政风貌。雍正帝还在人权方面有一项改革,那就是削除一类人的贱民(贱)籍。消除贱籍与清初顺治帝消除匠籍的施政举措有着相似的作用,使得大批底层民众获得了相对的自由和尊严,为社会繁荣起到了极大的积极作用。雍正帝信仰佛教,自号“圆明居士”,曾把古德参禅语要编辑成《御选语录》共19卷,跟从章嘉国师学习禅学。这信仰,在雍正时期的御窑及民窑瓷器上留下了诸多时代鲜明的痕迹。这样一位认真严格、真诚率直的最高统治者,他有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品德和素质,那么对他人的要求、对他所掌控的一切事物的要求,就不仅仅标准高,而且他也有这个权力要求高。这就是为什么雍正御窑瓷器能够被后世冠以“明看成化,清看雍正”的美誉。

雍正时期的御窑厂情况及器物特点

关于雍正瓷的各类研究著作已经非常多了,无论从哪一种角度分析,大家对这位知名的皇帝的陶瓷作品都给予了极高的赞美,对于其瓷器制品的特征总结,也是五花八门、精彩纷呈。由于篇幅限制,这里尽量以直接而且简单的方式,为读者呈现本人眼中的雍正御瓷。

皇帝的个人喜好往往可以影响整个朝代工艺美术的发展倾向。这在雍正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般的文人,士大夫,仅仅沉醉于自我欣赏,而最高统治者的审美则可以贯穿到所有的宫廷艺术品的制作中。雍正皇帝学养深厚,眼光极高,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对颜色釉瓷情有独钟,推崇宋瓷和明瓷是雍正帝非常鲜明的个人审美,对于清宫旧藏的诸多前朝瓷器,雍正或自己或委托其最亲近的十三弟怡亲王胤祥下旨督办仿制,甚至连某些器物的木托,都要指导造办处精心打造。督陶官潜心体会皇帝的喜好,带领御窑场严格按照造办处提供的样品配釉烧制,生产出一批胎土细腻,体现宫廷艺术雅、秀、精、巧的高贵气质的颜色釉瓷器。

《清宫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 以下简称清档)记述了养心殿造办处每年所做的活计,其中多处提到颜色釉瓷器: “雍正四年六月十一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员外郎海望持来双喜耳瓷瓶-一件。奉指:此瓶釉水虽好,称不得上好,尔传年希窑再烧时比此颜色做精细,著款式亦更改些,再造办处亦照此颜色釉水合配著看。“七月初九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郎中海望持出各色瓷碗二十七件、盅二十件、盘二十件、小碟六件、渣斗一件、小花瓶五件。奉旨:交年希尧做样用。钦此。”内务府造办处的木作和漆作每年都要给收贮的东西配置附件,配木座、做囊匣。每年春、秋两季景德镇运到皇宫的瓷器也会先挑出好的请皇上过目,以决定来年御用瓷生产品种和数量。在进呈上来的瓷器中有为数不少的颜色釉瓷器。查阅《清档》可知,雍正单色釉瓷的品种占有相当大比例,可见雍正皇帝对颜色釉瓷器偏爱有加。

雍正时期的颜色釉

颜色釉是指瓷器釉料的装饰颜色。初步统计,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雍正官窑颜色釉瓷将近两万件,包括20多个品种,质量、数量堪称-流。唐英《陶成记事》提到的釉色几乎都囊括在内。这些各色釉瓷,不同于人们熟知的青花,粉彩等器物,以优美的器物线条与或纯净祥和、或绚烂变幻的颜色相互搭配,静雅浓烈,美不胜收。以下介绍几件雍正朝单色釉器物:

黄釉:为明清两代宫廷中的至尊之色。 日常餐饮所用的盘、碗绝大多数为黄釉間。这点从故宫衡厨房大量的发掘标本就可以得知。黄釉的星色剂是氧化辅,雍正时在氧化锑中加人不同数量的铁,使色调发生丰富的变化。此时的黄釉有娇黄(钢黄)、淡黄、蜜蜡黄,细鱼黄等,有名的淡黄(蛋黄)为雍正新创。色薄而淡,滥润无比,多见小件源趋盘,美器物。黄釉有里外全黄、里白釉外黄釉之分。在日常餐具的使用方面,皇帝,皇后可以无定额地使用最尊贵的黄釉器皿,皇太后份额下。每年供应“黄瓷盘二百五十个。各色瓷盘百,各色瓷碗五十”。皇后路少,用“黄瓷盘二百二十,各色瓷盘八十,黄瓷碟四十,各色克谋五十,黄瓷碗百,各色瓷碟五十”。以此类推皇责妃使用里白外黄瓷。费妃,编。贵人、常在,答由位序的中下等馆妃侧与纯黄器无缘。除了日常餐具外。黄釉的牙一个重要用途就是在祭相时使用。清代皇室每年要祭拜京师的天,地,日、月,先农、先蚕、社稷诸坛,以及风,云,雷、雨诸神庙,还要祭拜皇宫内设置的家庙奉先限:坤宁宫每年元且,冬至,万寿之大节也要举行隆重的祭把礼仪。清代整端所用之色。沿着传统的天玄地黄之说,按照五行中的水、火、木、金、土配以对应的五色:青,赤,黄,白、但果祭拜不同方位的神灵。国家大祭中“圜丘、祈谷,常雩用青。方泽用黄,日坛用赤。月坛用白。社稷,先农用黄"。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青釉:青釉的历史最悠久, 自东汉创烧 原始青瓷以来,历经1800多年而盛烧不音,宋代青瓷的或就举世闻名。然而真正呈色稳定,毫里不差的青釉,最终完成于清雍正时则。雍正官窑青精颜色的深浅可分为粉青、警青,豆青三大类。从这3种领色的青釉中又警行出天青.虾青、淡青,雾青,体榄青.蟹甲青等数种新色釉,最深的量甲青近平于墨绿,最浅的接青近乎于月白。青釉的造型非常丰富,有双牺耳尊,穿带瓶。费耳方瓶等大件器物和中等大小的象耳尊。五孔方尊。革头尊,石福尊,撒口瓶,水丞。笔山。笔洗。铺纸、笔筒等陈设及文库用品。星色最深的蟹甲青粕,色背绿,光泽极强,闪耀永不消退的七彩晕光。粉青、冬青釉器物的底款多见“大清雍正年制”青花双圈六字楷书款。龙泉青釉在雍正朝御瓷中烧制极为成熟,被后人尊为“清代龙泉”,其成就不亚于同时代所仿制的宋代五大名窑瓷。

由于官窑烧制青釉器物的高超技艺,带动了雍正时期民窑的青釉瓷水平也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以标本冬青釉瓜棱橄榄瓶为例,器物形状优美婀娜,鼓腹饱满,瓜棱泛白,以单、双筋交替出现,使得器物整体观感在淡雅中不失活泼,细腻砂底无釉,足见当时胎土淘洗工艺之精炼。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蓝釉:雍正霁蓝釉, 旧称霁青,是一种高温釉,以色泽纯正、光亮细腻闻名,又称宝石蓝釉、霁蓝釉。最早创于明宣德时期,此种釉色的器物多用于祭天时所用,故又称为祭蓝。另一种较为厚重的霁蓝釉器物,则是为了赏贵所制。《清档》记载:“ (雍正十年)二月二十二日内大臣海望奉上谕:可将雾红、雾青、黄色、白色高足靶碗每样烧造些,厚些的亦烧造些,以备贯蒙古王用。钦此。”

这种釉面或平静或布满橘皮棕眼的蓝釉,深蓝色中泛紫。雍正时期的造型有玉壶春瓶、胆式瓶.穿带瓶、圆洗、茶壶、盖钵、高足碗,大碗、盘、碟等,釉深浓沉静,厚而均匀,有里外蓝釉与里白外蓝两种。雍正朝的仿古釉(主要有仿宋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及宋龙泉窑青瓷)、胭脂水、厂官釉、仿漆釉等十数种颜色釉也十分出色,有些品种干脆直接仿制古瓷,惟妙惟肖,无款的御窑器物与被模仿者真假莫辨,而有些品种则新添了造型,如高足尊、直椎瓶、折角六方瓶、深腹大碗、盘等。其中还有些品种数量极少,非常名贵。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影响雍正时期制瓷的重要人物

雍正御瓷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虽然仅存13年,但精湛绝妙、无与伦比,尤其是颜色釉方面成就卓越,仿古创新,新添十数种鲜艳的新釉色,代表了雍正官窑的最高水平,它所达到的艺术境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没有人能够超越。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雍正朝颜色釉的高度发展呢?所有的艺术品都不是天然形成的,参与制作的人才是作品的灵魂,除了雍正本人无可替代的决定性因素之外,还必须要着重介绍以下几位功不可没的人物:

1.怡亲王胤祥:

爱新觉罗.胤祥( 1686- -1730),清康熙帝第十三子(实为二十二子),与雍亲王胤祺关系最亲密,人评怡亲王胤祥“精于骑射,每发必中。诗词翰墨,皆工敏清新。临危不惧,猝变不惊”。内务府的《活计档》中显示胤祥不仅负责包括烧彩漆、烧珐琅、主持地图出版、镌刻雍正宝玺等事务,还要负责“如养心殿用物制作,雍邸事务,诸皇子事务,雍正陵寝,凡宫中府中,事无巨细,皆其一人筹划料理...莅事八载,精白心, 从不居功,又极谦抑”。

除了满人普遍喜好的打猎以外,胤祥的兴趣爱好还有收集字画、古籍和鉴赏珍玩。他的书法也得到过康熙、雍正两位皇帝的认可,雍正在《交辉园遗稿》题词上说“朕弟怡贤亲王,天资高卓,颗悟绝伦”。胤祥和胤禎兄弟俩不仅在政治方向上保持高度一致, 在审美情趣上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朱家潛先生为《养心殿造办处史料辑览》作序时曾说养心殿造办处最高级管理人员“以怡亲王的管理最为全面、具体,其自身的审美标准也很高”。

因雍正帝遵守祖制家法为其父康熙和生母孝恭仁皇太后守孝三年,根据《清档》资料记载从雍正元年到三年,造办处与陶瓷有关的主要事务就是认看大内藏品和为这些瓷器珍宝配置座、匣、镶口等装饰和保护性工作,御窑厂“生产十分有限,自雍正四年才恢复正常生产,开始大规模的烧造活动。著名的督陶官年希尧总管窑务的时间是雍正四年到十三年,更为知名的督陶官唐英是在乾隆时期任职景德镇陶务。那么这3年间,在怡亲王总览的御瓷制作过程中,雍正早期官窑器物是什么样子?或许可以从清雍正墨彩山水纹马蹄杯(套杯)管中窥豹。

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中认为:“套杯是雍正时的器型,是将康熙时的高奘铃形杯改为覆斗式,亦称马蹄杯;多以大小不同的十个为一组,可依次叠套...外壁以墨彩或粉彩为_----胎轴白细轻薄。”节选(清档》资料:“雍正二年,本年内珐琅作所做活计有:厂官窑套杯镶金里,宋磁挂瓶镶金口金....可知,套杯的出现始自雍正,其釉色应不止于墨彩和粉彩,还有高温茶叶末釉,雍正本人对这类器物较为喜爱,故而特自要求造办处为其中某些套杯制作内胆。

单独将墨彩作为一种釉上彩绘来表现纹饰主题的装饰手法,始自康熙中期,并成为传统品种。至雍正朝,由于雍正帝本人非常喜欢墨彩器物,官窑、民窑皆有制作,因此墨彩器物较为多见,器型有杯、碗、盘、瓶等。官窑作品多采用纤细的笔触描绘纹饰,浓淡有致而层次分明。画面常以山水楼阁、林树宝塔、渔樵人物为主,有如一幅通景水墨画。极其精致的,归为珐琅彩类瓷,有些还会辅以赭石色料加以点缀(见台北故宫藏品)。同时期的民窑墨彩器物则相对粗糙,画风较为写意,但均感觉清雅脱俗。这经典又极具中国风的装饰手法直延续到清 末和民国时期。这件器物的款识比较特别,也是它所表明的年代标志,即“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列式落款与康熙晚期之六字三列式落款致,尤其是其“清” 字的写法,与康熙末期官窑器款之“清”字完全相同,均写成“清”。故将这件墨彩山水纹套杯的准确制作年代归为雍正早期,是有相当充分的依据的。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2.年希尧(年窑)

年希尧,清康熙、雍正朝汉军镶黄旗人,出身官宦名],有相当的艺术素养和管理才能,为雍正朝封疆大吏年烫尧之兄。初任工部侍郎,雍正三年十一月,受到其弟年资尧事件的株连,被罢官免职。但是缃正唯贤是举,看中了翰林出身的年希尧非凡的管理才能和艺术素养,第二年正月年希尧便复出担任了内务府总管的要职,并兼理景德镇窑务,直至雍正十年,任职长达10年之久。年希尧恪尽职守,上通下达地贯彻皇帝的意图,严格把握宫廷御器的使用标准,对雍正官室的贡献功不可没。每次雍正帝需要制作自己喜欢的器物时,都差人交年希尧“照样儿”烧制,只要是雍正喜好的瓷器品种,无论技术难度有多大,年希尧总是全力以赴地组织研制烧造,一遍又一遍地请皇上过目,直到皇帝满意为止。雍正对官窑瓷器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苛求得近乎于吹毛求疵,在他的眼皮底下连任10年之久的督窑官,没有超出常人的才于是根本不可能的。年希尧可以承接皇上: 支派的各种活计,《清档》多有记载:

“雍正四年八月初八郎中海望持出宜兴挂釉瓶一件,奉旨:镟一木样将两头收细,交年希窑烧造,再著年希窑烧圆球瓶径八九.......做木样交年希窑烧造。钦此。”年希尧也是雍正朝《清档》中被提到名字最多的人,最早的.条记述 是:“雍正四年五月十三日,交年希窑照样烧造。钦此。”

最晚的一条记述是:雍正十三年.传旨:著交年希尧照木样烧造一百三十件送来。钦此。”由于年希亮在任期间充分发挥自己的艺术才干和管理才能,其督陶期间所创制的某些独具特色的御瓷作品被后人尊称为“年窑”,其仿古创新成绩斐然,一些纯色釉的品种堪称一流。 清人蓝浦《景德镇陶录》记述年窑时说:“ 选料奉造,极其清雅...仿古创新,实基于此。”乾隆朝查俭堂称“国朝陶器美无匹,迩来年窑称第一。

如今年窑作品已经是凤毛麟角,被历代高端藏家青睐,也正是由于其实物稀有,而不被大众熟知,虽然名头太响亮,但是无缘见到真身,或者见到而不识,这不免令瓷器爱好者多有遗憾。而清雍正年宿红尊则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红釉是以铜为着色剂的高温铜红釉,元代已经十分成熟,“明永乐以鲜红为宝”,宜德年间的宝石红更胜-筹。班正官窑为恢复宣德宝石红的优良传统,不惜工本,在釉中添加玛瑙、珍珠等贵重原料,烧成呈色稳定均匀的雾红釉。霁红釉色艳丽,浓淡不等:釉面或平静或有橘皮纹,但均温润光亮;有些还有片纹,概是冷却后惊釉所致。由于铜红釉对烧成气氛敏感,成品率极低,故尤为珍费。雍正霁红藏品中里白外红者居多,也有里外全红的,雍正帝对于这类器物也非常喜爱,曾经专[ ]叮嘱造办处木作为一件霁红小碗制作紫檀木托,内廷对于这类霁红器物的数量需求也较为巨大,在那样难以成瓷的条件下,仅一件高足碗,一次就要求年希尧烧造130件送来。

而年窑红器物与霁红器则路有区别,其颜色较浅,有红釉垂流的痕迹,釉面较为光洁,有些有细小的橘皮纹,胎质火石红色明显,器物线条浑圆。年窑作品,多见单色釉,以浅淡清雅为主,少有其他繁缛的辅助装饰,外观线条简洁,其中有些没有款识,是雍正特意叮嘱为追摹古意而不要落款的缘故,因此年窑的器物多以古朴练达为佳。以这件红釉尊为例,尊是商代至西周时期盛极一时的青铜器造型,这-经典器型至今-直被历朝延续和逐渐演变着,形状特点就是侈口、长颈、圆腹(或方腹)、高圈足。其器型的前身似乎与江西修水新石器时代山背文化陶器中的圈足壶极为相似,或许这就是中国式器物的代表,它们的每-一个形状,都不是古人凭空捏造出来的。由此也提醒一些收藏者:鉴定时应多参考- - 些关于器型演变方面的专业论述。鉴定是科学严谨的,不能因为某个人的观点而改变。既然是科学的,就应当有规律可循,就应当经得起反复推敲一甸“你没有活在当时怎么知道古人就没有"的问话,或许正是那些膪造品的货主最开心的挡箭牌。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3.唐英:

唐英,字俊公,号蜗寄,汉军正白旗人。康熙三十年16岁时在养心殿任职。班正六年派往景德镇督理陶务,他虽然雍正六年到任,但赴景德镇之前就已经在养心殿造办处任职30余年,通过刻苦自学和宫廷艺术的耳演目染,精通经史诗文,能书善画,成为功底深厚的清代工艺美术大家。早在雍正元年即被皇帝赏识,安排在养心殿造办处负责设计画样工作。《清档》记述:“雍正元年正月 十三日怡亲王交定窑小瓶-...王逾:俱交唐英照样画。避此。”“雍正元年二月十三日怡亲王...着唐英照样画样。”

唐英凭借自己的绘画功底,经过刻苦学习和实践终于成为烧瓷内行。他在《陶人心语》中自述道:“杜门谢郊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息食者三...具有心得,躬自指挥。唐英是实干家,他撰写成《陶成记事碑文》,概括了57个烧造品种,其中有近30种颜色釉。

由于唐英本身可以说就是一位工艺美术大师,由于他精通瓷器烧制的所有工艺流程,致使雍正朝颜色釉烧制水平有了跨越式提高,为雍正御瓷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雍正瓷器实用的特征辨伪 和 三个关键大人物


总而言之,由于皇帝本人极高的艺术素养和对陶瓷的喜爱,依凭怡亲王,起用年希尧、唐英等人管理窑务,君臣-一心,仿古创新,集中国古代瓷器之大成。雍正瓷器线条优美,在清代历朝瓷器中,突出了一个“秀”字。它们纯正高雅、超凡脱俗,也代表了清代官窑的最高水平。那些孜孜不倦、呕心沥血的历任督陶官也成为后世制瓷人的光辉典范和心灵楷模。


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汉中陶瓷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zfswh.cn/hydt/22141.html

上一篇上一篇:景德镇彩瓷碟(景德镇粉彩瓷)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